当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投100万亏70万!投资人接连踩雷 京东金融出来走两步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投100万亏70万!投资人接连踩雷 京东金融出来走两步
老佛爷网贷之家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4日 08:56:38

(网经社讯)基金管理人挪用投资者资金炒美股暴亏七成,投资人投了100万元两年后却只剩31.5万元,宣称保本保息的代销机构急于“甩锅”……这一顿操作令人大开眼界。

据报道,由京东金融(2018年更名京东数科)旗下高端理财平台东家金服代销的名为“东方价值基金五号”的私募基金出现兑付问题。这款承诺兜底、号称投向B站IPO份额的私募产品,两年封闭期到期后,却给投资人造成了近七成的惨重亏损。

事件最蹊跷的地方在于,B站在美股上市后涨幅很好,算下来两年涨幅可能在140%以上。如果东方价值基金五号确实投资了B站,投资人的收益理应翻倍,即投了100万元,回报至少是240万元。

B站股价月线图

然而,到了基金清算兑付之时,投资人没等来240万元,却被告知该产品净值大跌,仅剩0.315元。换言之,投资者两年前投入的100万元,现在只剩31.5万元。

东方价值基金五号的募集和投资管理者是广州基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基岩资本)。从外界曝出的信息来看,该公司陷入兑付危机的产品还不止东方价值基金五号,同样投资B站的“基岩东方价值基金发现一号”和另外一款承诺投向老虎证券IPO增发份额的“东方价值基金十四号”也发生类似问题。

事后,基岩资本自认操作违规,挪用投资人资金炒美股,由于3月中旬美股连续出现4次熔断,标的暴跌,造成基金无法兑付。

虽然基岩资本拒绝投资人查看基金持仓情况的诉求,据媒体几经波折得到的底层股票买卖记录显示,目前基金处于满仓持有中概股标的的状态。

基岩资本在给投资者的情况说明函中表示,将尽己所能,最大程度使得基金净值回升,并拟于2020年9月30日前完成基金的退出清算。

显然,这样的处理结果无法令受害投资人满意。他们还有很多问题没有给到明确说法:当初承诺的8%收益还算不算数?资金为何被投入到其他标的且从未告知?冲着京东品牌才购买了这只产品,代销方又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1

急于“甩锅”的京东,脱不了干系?

东方价值五号、东方价值一号都曾承诺“在标的企业完成 IPO的情况下,基金存续期所获得的年化净回报率不低于每年8%”。

因承诺保本保息属违规行为,所以基岩通过补充协议的方式,明确了具体的内容。

补充协议包括两点:本基金与标的企业股东达成协议,自基金成立起12个月内,如标的企业不能完成IPO,自标的企业于约定期限内未能完成IPO之日起1个月内,由担保方以基金年化6%的净收益对基金予以现金补偿。

此外,本基金与标的企业股东达成收益保障协议,在标的企业完成IPO的情况下,自基金成立日起至基金清算日开始止,其所获得的年化净回报率不低于8%/年。若基金未达成保底收益条件,则由担保方以现金予以补足。

虽然相关法律已明令禁止基金管理人和销售机构承诺收益的行为。《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五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收益。

事实却是,京东在销售私募基金时竟然协助基岩资本做保本收益,同时也没有尽职尽责的告知投资人这个标的投资的风险以及更多的产品介绍。

根据投资者的证据,在产品销售之初,代销方东家金服就明确知晓了8%的保底协议。在明确知晓产品违规的情况下依旧向投资者销售该产品,存在误导投资者等违规行为。

据投资人反映,2017年底,她收到了京东金融(2018年更名为京东数科)理财师的一个推销电话,对方称有一个哔哩哔哩(即B站)的IPO产品,两年期,最低保证8%的年化收益;如果哔哩哔哩没有上市,则按照6%进行回购。

此外,还有投资人表示,在2019年底,基岩资本没有按时清算时,就已经提醒过东家金服,而且是多次强调。“当时我的表达是,基岩很可能挪用了资金,希望东家金服可以去调查。但是对方没有给任何答复。”

另一位有同样经历的投资人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也反映东家金服未尽职之处,“到期没有按时清算,我们向东家金服询问,对方的回复是,可能受到疫情影响,他们并没有去核查具体情况,只是让我们等,直到4个月后,才告知我们管理人挪用资金购买了其他中概股造成重大亏损。”

对于上述种种,有投资人直指“东家金服投前审核失职,宣传时虚假宣传。直到近期基岩资本通知,东家金服才知道巨亏情况,没有尽到充分的告知义务”。

在产品暴雷后,东家金服似乎急于“撇清”自己。对于投资者的损失,京东数科相关人士在接受《投资时报》采访时称,“我们也是受害者”,目前只能通过磋商和法律程序降低投资者的损失。

据报道,东家金服给到投资人唯一解决办法,就是让其报警,并为投资人提供了完整的报案模板,包括东家—基岩东方价值发现一号私募报案,东方价值五号报案,东方价值基金十四号报案三份模板。

在本次事件中,基岩资本毫无疑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涉嫌非法挪用基金财产、未如实披露基金投资和数据造假等严重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称,广州市经侦已经对基岩展开调查。

作为代销方的东家金服是否负有连带责任?很多人冲着京东品牌才购买了这只产品,这类机构又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基金销售机构是经向中国证监会获得基金销售牌照的专业机构,其募集行为受中国证监会以及中基协的监管,如基金销售机构在受托从事私募基金募集中存在违规行为(例如未遵守基金推介前的特定对象确定程序、未对投资者资格尽到合理审慎审查的义务、未按要求回访等),其应当独立承担相应责任。

换言之,代销机构应根据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销售不同风险等级的产品,把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投资人,除此之外,代销机构应当尽到充分的告知说明义务,可以说告知说明义务是“适当性”义务的核心内容。

从上述规定来看,京东这次似乎难脱干系。

2

代销方按过错大小,承担一定赔偿比例的责任

近年来,互联网理财平台代销产品频频踩雷,蚂蚁金服旗下的招财宝曾在2017年踩雷代销的“侨兴私募债”,导致招财宝后期被一关了之。平安集团旗下陆金所也在2018年数次踩雷代销的大同证券理财产品。

京东金融旗下东家金服这次踩雷也并非首次。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东家金服代销基金还先后踩雷*ST北讯(1.510, 0.00, 0.00%)、南京建工、利达股份等上市公司。

不过,由踩雷事件引发的口水战也屡见不鲜。因责任划分不清,当出现兑付问题时,资金募集方和代销方双方经常会上演甩锅大战。

在此前诸多纠纷案例中,若代销方在推介过程中存在不当行为,需按过错的大小相应承担一定比例的责任。

浙江群恒律师事务所郭心仪律师指出:

对于代销机构来说,主要义务是推介产品售前阶段的适当性义务,以及对投资者所做的针对产品的风险告知,只要尽到以上义务,投资风险可由投资者自己承担。

但是从已知信息来看,基岩资本对产品进行保底承诺构成“刚性兑付”。郭心仪认为,产品本身违规,代销机构在宣传时又表示“整体风险可控、有托底、后续超额收益可期等”,这些都不应该是专业的代销机构所做的,同时也没有告知投资者风险,引诱误导了投资者,应该对投资者负责。

“代销机构的义务是适合投资者筛选推介与产品风险告知。从目前的司法判例来看,两点都没做到,会对投资者损失赔偿最高达100%;只做到其中一点,根据目前查到的案例,赔偿比例在10%-40%。”郭心仪向表示。

3

最严销售新规:卖者尽责,建行代销基金全赔案

金融消费纠纷案件中,司法机关秉承“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原则。

2019年11月14日, 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涉及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共计6条。在举证责任、赔偿范围、责任主体、告知义务等方面对资产管理人/销售机构(“卖方机构”)课以了前所未有的超高义务和标准,被戏称为“史上最严销售新规”。

上述《会议纪要》对卖方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明确提出“适当性义务的履行是‘卖者尽责’的主要内容, 也是‘买者自负’的前提和基础”。

核心内容包括:卖方机构未尽适当性义务,导致金融消费者在购买金融产品或者接受金融服务过程中遭受损失的,可以请求金融产品的发行人、销售者共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此外,卖方机构对其是否履行了适当性义务承担举证责任;卖方机构未尽适当性义务导致金融消费者损失的,应当赔偿金融消费者所受的实际损失。实际损失为损失的本金和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存款基准利率计算。

换言之,投资人一旦遭受损失提起诉讼,由销售机构/管理人举证证明已尽到投资者适当性义务,如果举证不能,将承担败诉、全赔风险。

从近年来的金融消费纠纷案件不难发现,司法层面更倾向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2019年轰动一时的建行代销基金全额赔偿案件就是其中一例。

大致案情是:2015年6月,客户王翔在建行北京分行某支行购买了96.6万元“前海开源中证军工”指数型基金,不料正赶上2015年股市大跌基金大幅亏损,等到2018年3月王翔赎回该基金时,赎回金额只剩38.95万元,亏损大半。在此期间,王翔称曾同该支行投诉反馈,但没有结果,最终将建行告上法庭。最终判决结果是,王翔通过建行购买基金造成的57.65万元亏损全部由建行赔偿,且还要按王翔所投本金自购买涉案理财产品之日起至给付之日止的同期银行存款利率计利。

王翔状告建行的理由是,上述基金产品是由建行客户经理向其推荐的、风险较大的、并不符合其风险承担能力的、不适合她购买的产品,违反了银行推荐产品时应该遵守的投资者适当性原则,因此产品亏损造成的风险应该由建行全部承担。

最后的结果让所有人意外,从一审法院都判了银行赔偿这个基民所有损失,建行不服。于是二审,还是维持原判,建行再三不服,去到北京高院,最后高院驳回再审申请。不服都不行了。

2019年8月,北京高院一份民事裁判书显示,因建行未按金融监管的相关规定履行适当性推介义务、未向客户出示和提供基金合同及招募说明书,存在明显不当推介行为和重大过错,违反了作为基金代销机构应当承担的适当性义务,应承担基金亏损的赔付责任。

所以说,代销机构踩雷之后两手一摊是不可行的,不能光收钱不干事,该担起的责任必须承担。

毕竟,资管新规要求去刚兑不等于不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要想打破投资者购买理财刚兑心结,前提是不论作为资管产品的发行机构还是代销机构,都应更加规范才是,要让客户充分了解产品风险,推荐与投资者风险偏好相匹配的产品,真正做到“卖者尽责”,这样投资者在充分知晓产品风险的基础上,才能自负盈亏,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买者自负”。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9年度中国新三板挂牌电商公司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48家新三板挂牌电商营收总额1686.64亿元。具体包括:1)零售电商:壹玖壹玖、康泽药业、酒便利、家电网、猫诚股份、乐汇电商、昆汀科技、他趣股份、喜宝动力、红酒世界、全网数商、优雅电商、茶人岭、悦为电商、唯车电商、春水堂、奥斯马特、桃花坞、速普电商;2)跨境电商:世贸通、遨森电商、渝欧股份、宝贝格子、五五海淘、理德铭、百事泰、宝信环球、跨境翼、择尚科技、淘淘羊、万方网络;3)生活服务电商:神州优车、骏途网、差旅天下、虎凤蝶、留成网、淘车无忧、小马科技、爱车坊;4)产业电商:钢银电商、浩德钢圈、钢宝股份、中钢网、中钢电商、报春电商、锦桥电商、搜了网络、信立方、中塑在线、讯网网络、滨兴科技。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