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行业动态>工业互联网平台落地新路径:下沉到产业集群中去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工业互联网平台落地新路径:下沉到产业集群中去
蔡宇丹齐鲁壹点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8日 09:09:23

(网经社讯)北京上海广州、武汉、重庆这五大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落户城市,如今成了巨头鏖战的战场。

在上海,伴随着海尔、用友等通用型工业互联网平台落地,上汽、宝武、上海电气、智能云科等面向装备制造、钢铁化工、航天航空等重点产业的行业平台纷纷冒出。

在重庆,重庆市政府及两江新区管委会与浪潮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培育两江新区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海尔COSMOPIat西南区域总部落户重庆,阿里云落地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

广东,上周首批73个数字新基建重大项目举行了集中签约,总投资约1800亿。

通过已公布信息的466个工业互联网新基建项目来看,上海、广东、重庆位列工业互联网建设投资额前三城市。中国信通研究院副院长余晓辉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预计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3.1万亿元,占GDP比重达2.9%。

这些工业互联网平台头部厂商一方面向上走,抢滩上海、重庆等“高地”,在这些工业基础雄厚、政策扶助力度最大,拥有强大经济腹地、资源聚集能力强、技术创新最活跃、基础设施完备的地区跑马圈地,迅速规模化;一方面也在往下走,往传统企业聚集的产业集群走,运营工业互联网生态,寻找变现模式。

那么,各大平台厂商为什么在2020年下沉到深水区,探索产业集群这条新路径?

下沉到深水区,打造新型产业集群

这是2018年的统计数据,截至2018年底,中国已经有269个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世界所有其他国家总和,并且各类企业都在做工业互联网平台。

2019年贵州数博会,在工业互联网专场论坛上有人提了一个问题:这么多厂商在做工业互联网,怎么见不着效益?

当时,浪潮集团执行总裁袁谊生打了个比方——“工业互联网是大象,不是大象的耳朵,也不是大象的腿。”他说,现在大家都只做了工业互联网某一部分,就以为摸着了整条大象,但怎么也摸不到“大象”带来的效益,正因为只做了一部分,还不到见效的时候。只有筑起一个底层工业互联网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长出生机勃勃的应用时,才会见到收成。

2020年,工业互联网领域出现了一条新路径,各大平台厂商纷纷下沉到传统企业聚集区,通过工业互联网将其改造为新型产业集群,目的就是“让大家真正看得见工业互联网带来的效果”。

在广东,阳江的五金、廉江小家电、中山灯具等,已经形成大量中小企业汇集的产业集群。有工业互联网企业在广东阳江调研,阳江70多家五金刀剪企业,每家都存在大量手工流程,产值占了全球60%以上。调研结论是,阳江中小企业单靠自己做数字化转型,一次性投入成本很高,轻量级的工业互联网应用非常适合这些企业,快速实现数字化转型。

关键是,这些传统产业集群既有自发的市场需求,又有地方政府的政策扶植。像山东滕州就设立了5000万的工业互联网发展专项基金,并对机床企业的大数据分析服务费用给予补贴。

从去年底开始,阿里云与汕头澄海玩具、中山古镇灯饰、佛山顺德的家具建材产业集群进行合作,将在上述行业建立产业集群工业互联网平台。这三大产业集群集聚的全是中小企业,产品受众多为C端消费者,淘宝、菜鸟多是这些产品外销的重要渠道。

腾讯对全国108个工业强市进行梳理,挑选了烟台、张家港等20个产业集群比较明显的地方构建区域工业互联网平台,这样做的优势是,在各个产业集群,同类型的企业往往有数千家,一个产业集群往往包含上下游链条中所有类型企业,在一个区域树立标杆后,市场开拓就比较容易了。

在中国最大玻璃集散地河北邢台沙河市,在中国模具之乡浙江台州,海尔卡奥斯联合当地行业龙头构建工业互联网子平台,以打通产业链上下游。

浪潮云In-Cloud工业互联网平台对于滕州机床产业集群的改造从2018年就开始了,历时两年多实践完整展现了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验证价值的过程。

滕州机床云的实操之路:以工业APP以小搏大

滕州作为“中国中小机床之都”,钻铣床产量占到全国总产量80%。“滕州造”机床在全球都有销售,这就导致一个巨大痛点,就是制造厂商后期维护成本很高。

2018年,鲁南机床、威达重工等多家滕州当地机床龙头企业签署服务协议,浪潮依托工业互联网平台,围绕滕州机床产业集群构建了机床云平台,链接上研华、斯木信息等这样的平台服务商,承载了滕州100多个中小企业,机床云为这些机床企业提供设备联网、上云、远程监控、故障预测、能源管理等服务。

把龙头企业做好了,最大的好处就是立竿见影,进行“从点到面”规模化复制,辐射更多的企业,从而带动当地整个行业转型步伐。比起不停做单个的试点项目,改造产业集群的优势就是将工业互联网的价值急遽放大。

工业互联网首先为机床“号脉”——每台机床都会抖动,反映机床健康状况,通过专业设备把这种抖动转化成IT信号,再转化成数据,通过IOT设备传到云上。经过授权后采集数据,通过智能工具进行分析,找出影响成品率关联因素,形成了一个机床故障诊断模型,通过这个模型诊断机床存在的问题进行预测性维护,以减少维护成本。

这就是工业互联网了吗?还不是。

当第三方合作伙伴把提炼出来的模型放在机床云平台上,其他企业上平台后可以付费调取模型进行故障预测诊断,提供数据的企业、专业数据采集商、开发模型的第三方、平台运营都能分成。

平台厂商要做的事,就是让这个平台沉淀更多的APP、工具、模型,汇集更多的开发者,同时又有更多企业调用这些APP、模型、工具,逐渐形成一个针对机床产业的工业互联网行业平台。不管是要个钻头模型,还是拧螺丝的工具,还是降低能耗的算法、预测故障、提高钻削精度的APP,在这里都能找到。

目前滕州机床云已经服务了当地305家中小企业,在云端提供包括加工程序离线仿真、机床切削工艺优化分析、在线监控等在内的数百种机床行业专用APP,还建立了中国机床海淘网,对园区机床企业的设计、生产、销售、金融、物流、后服务等提供全产业链条服务。

山东海特从2018年和浪潮开始合作,通过工业互联网优化生产线流程工艺,产能扩大近一倍,机加工生产车间从47人缩减到9人,产值从原来不到1个亿到现在接近2个亿。

现在,滕州当地一半以上机床企业都主动上云。上云后备品备件供应时限平均缩短6天,生产运营效率提升10%以上,物流效率提升15%以上,通过能源管理生产成本降低5%,利润提升5%以上。这就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能力——改善企业利润。企业不需要做一个示范工程,你帮它降本增效了,让它赢利能力增强了,它才愿意买单,这个市场才能真正转起来。

通过工业APP以小搏大,这是滕州机床产业集群转型升级蹚出的一条路子。

在工业大省山东,像滕州机床、聊城轴承、淄川陶瓷、博兴厨具这样的省级产业集群有一百多个。这些产业集群聚集了大量中小企业,开发大量工业APP放在行业平台上即取即用,立见成效,投入还低,这是一条颇具实操性的路子。

但是,这些工业APP需要量身订制,软件厂商没有精力去做,需要打造一个开源PASS平台,吸引开发者去解决这些个性化、碎片化问题。这成为现阶段工业互联网的一个痛点。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国内两大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掌门人浪潮董事长孙丕恕和海尔总裁周云杰在建议中,不约而同呼吁加快构建工业互联网APP应用创新生态圈。

2018年浪潮与欧洲最大中小企业软件厂商Odoo成立合资公司,重点发展中小企业PaaS业务。现在,浪潮云In-Cloud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沉淀了5457个工业APP,机床、钢铁、化工、能源管理类APP调用量最高。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具有影响力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超过70个,平均工业APP数量为2120个,平均工业模型数突破1100个。按照工信部2025年形成百万量级APP目标来看,目前这个数量远远不够。

新型产业集群的下一步:协同制造?

在切入到重庆汽车产业集群上,浪潮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探索又向前迈出了一步——这就是通过工业互联网把不同行业串起来,进行协同制造。

重庆汽车产业领头羊长安汽车总部位于重庆两江新区,这个区域集聚了重庆75%的汽车产业,应用场景非常丰富。重庆市已发布的208个国家级和市级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项目中,近1/3集中于两江新区。

从2018年开始,重庆汽车产业开始滑坡,产线出现闲置。今年,浪潮基于这些闲置的产线与长安汽车及生态伙伴共同打造了汽车行业共享制造平台,通过智能化改造工厂,将需求方的大规模订单拆解与优化,整合其他制造工厂的闲置产能来生产,提供产业链协同服务,大幅降低成本。

目前,重庆汽车零部件本地配套率在70%,以长安系为龙头聚集了上千家汽车配套企业,通过长安汽车这样的核心企业拉动,工业互联网平台把产业链每一个环节聚集起来,平台厂商在打通整条产业链后,还要通过商业模式去验证自身价值。

现在,浪潮通过供应链金融解决中小微企业贷款难问题,树根互联探索“平台+保险”模式。阿里云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通过C2M模式为重庆食品电商赋能,从C端破局,都是基于各自优势出发。

这种以行业龙头进行强大拉动的协同制造,最终要实现创新能力、制造能力和服务能力的共享。不过树根互联CEO贺东东指出了产业集群另一个发展趋势,就是未来产业集群应该是平台和平台之间的连接,因为能同时做到横向打通和纵向打通的企业少之又少。

这一轮工业互联网对于产业集群的探索实践,正体现了工业互联网建设进入了靠实力、看效果、凭价值说话的阶段。在国家对新基建大力支持下,中国将成为全球工业互联网赛道上加速度最快的国家。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约10059亿元,同比增长14.96%;用户规模达4.13亿人,同比增长5.35%。头部玩家有:(1)旅游订票类平台:携程、美团旅行、马蜂窝、去哪儿、飞猪、途牛旅游、穷游网、同程艺龙、驴妈妈、欣欣旅游、遨游网、侠侣网、春秋旅游、途风旅游、要出发、6人游、拼途网、梦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类平台:途家网、爱彼迎、一家民宿、小猪短租、木鸟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