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蚂蚁花呗 京东白条们的监管红利 究竟还能吃多久?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蚂蚁花呗 京东白条们的监管红利 究竟还能吃多久?
徐大宇消金界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2日 08:41:22

(网经社讯)信用支付在2020年火了。

自360金融在今年初上线信用支付产品“微零花”、腾讯上线“分付”后,美团金服全面上限“美团月付”。加上原本信用支付巨头蚂蚁花呗、京东白条,信用支付领域可谓“群雄并起”。

然而,2020年两会期间,银联原董事长葛华勇提出意见,建议由人民银行牵头制定统一的支付产业监管标准,按照支付业务的实质内容进行监管,而不是按行业或机构监管,真正实现一致性监管。

如此一来,以花呗、京东白条为首的信用支付业务时,是否应以商业银行信用卡类产品的标准执行监管?而不只是一般的信贷产品。

在具体推行落实过程,葛华勇建议:

一是规范业务监管,商业银行和非银行支付机构面向用户提供信用卡、信用支付等同类型业务时,应推行一致的账户开立、业务管控、风险防范等要求;

二是理顺价格机制,各类支付服务应根据其业务风险、资金来源、清算方式等进行定价,统一线上线下支付通道价格;

三是严格落实跨境等重点领域监管要求业务规则,防范跨境支付的业务风险,提升反洗钱监管效力;

四是对支付领域的垄断现象进行跟踪研究,出台政策禁止个别机构对支付市场的局部垄断。

此外,还应防止这些支付机构依靠大型电商、社交等互联网平台形成变相垄断,将支付业务视为流量入口,通过其他金融业务变现的模式。

部分业内人士认可葛华勇的建议,表示应该施行统一监管措施。小贷公司信用支付的兴盛、对支付场景的把控,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银行业务。从去年中旬开始,信用卡业务新增发卡量增速减缓,交行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不过另一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商业银行、非银机构本就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生命个体,注册资本各方面存在很大差异,难以用统一标尺来衡量。

巨头把控支付场景

虽然现在商业银行和非银机构似乎成了两个对立的竞争集体,但曾几何时,他们也曾有过一段如漆似胶的时光。

2015年11月之前,用户可以通过招商银行及交通银行信用卡为京东白条还款,但在此后,各大银行逐步关闭了信用卡为京东白条的还款通道。

银行之所以会叫停信用卡还京东白条,除了风险防护方面的考量外,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银行的冲击也是原因之一。

“信用卡还款京东白条,实际上是各大银行信用卡的客户逐渐变成京东白条的客户,是银行在给京东‘输血’,而银行却很难实现京东白条客户向自己银行用户的转移,这种单方面的‘输血’是银行不愿意见到的。” 银率金融研究中心信用卡组分析师华对媒体表示。

花呗、京东白条为首的互联网小贷支付产品,确实对银行传统金融业务造成了冲击。搜索浏览器中经常能看到“有了花呗、还用开信用卡吗”这样的词条。

此外,小贷执行信用支付时,面临的监管更为宽松。

以信用支付为例,商业银行及其信用卡业务在用户要求、账户开立程序、业务管理、风险防范等方面接受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的严格监管。

而部分非银行支付机构及其关联的小贷机构,在提供与信用卡功能相同的虚拟信用支付服务时,则主要受地方金融管理局监管,各方面要求均比银行信用卡业务宽松,客观上便利了其业务的迅速扩张,但却对信用卡业务产生了明显冲击。

目前,阿里、腾讯、美团、京东这些互联网巨头,把控着份额巨大的支付市场。

以腾讯为例,2019年第四季,腾讯的商业支付日均交易笔数超过10亿,月活跃账户超过8亿,月活跃商户超过5000万。微信支付的单日流水在数百亿元至上千亿元左右。

以支付为入口,给用户嫁接其他金融产品的路子,巨头做的得心应手。这或许也是葛华勇提议,“对支付领域的垄断现象进行跟踪研究,出台政策禁止个别机构对支付市场的局部垄断”这一提案的最大原因。

由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已经把控了场景,监管若是再宽松一些,会更进一步蚕食本属于银行的零售市场,所以应该施行统一的监管政策。

银行监管更强

另一部分业内人士眼中,硬要给银行机构和非银机构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贯彻同一套监管体系,是一套不现实的提案。

“首先银行机构能够吸储,这就使其面对小贷、持牌消金时占据了很大的资金体量优势。”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表示。

相比之下,进入2020年后,持牌消金、小贷们获得资金的方式,除了股东增资外,发行ABS似乎成了主流手段。

重庆市小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为主体发行的小米小贷3号2020-5期ABS,发行金额为5亿;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在2020年2月份连续发起的京东白条ABN2020-2期和东道二号2020-2期ABS,发行金额均为10亿,共计20亿;重庆度小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行的天风-度小满消费分期贷1-15期ABS已获得深交所通过,备案金额为50亿。另外度小满最新于2月27日再次提交了度小满有钱花1号1-20期ABS,目前在受理过程中,申请金额为80亿。

除了资金体量优势外,大多数银行注册资本规模更大,承受风险与监管的能力更强。

给出两组数据对比,小贷行业领头羊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20亿元。

不算六大行,单看其中一家股份行恒丰银行注册资本,就达到了1112.1亿元,几乎是前者的10倍。

“大部分小贷注册资本相比银行着实薄弱,如果硬要把银行监管体系安在这些小贷平台身上,他们是扛不住的。“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特别是除阿里、京东等巨头外的数量众多的中尾部小贷平台,注册资本更低。如果严格要求的话,他们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反而进一步将市场集中到头部平台。

两高两部发布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放贷利率卡在36%、甚至24%以下后,很多放贷、助贷机构,采取受托支付的形式、深耕场景,满足监管对于利率层面的要求。

因为场景金融有明确的资金用途(减少了坏账的发生),能够减少企业的综合成本,因此在前端就能给到用户更低的利率。

“在银行把控着大部分优质人群、小贷掌控次级人群的情况下,如果硬要对两者施行统一监管,严卡小贷受托支付业务,无疑对小贷平台开展业务上了一把枷锁。”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此外,例如阿里、京东等通过电商等场景自带流量的公司,如果强制其使用银行信用卡等其他支付服务,难免会“将自身业务发展情况、数据暴露在别人眼皮底下”。发展自己的信用支付,同时以此获取用户,已成行业“范例”。

巨头间虽然已瓜分市场,但目前竞争依然激烈,格局随时都有变化的可能。如果市场规则变化,谁又会是最大的受者益者呢?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约10059亿元,同比增长14.96%;用户规模达4.13亿人,同比增长5.35%。头部玩家有:(1)旅游订票类平台:携程、美团旅行、马蜂窝、去哪儿、飞猪、途牛旅游、穷游网、同程艺龙、驴妈妈、欣欣旅游、遨游网、侠侣网、春秋旅游、途风旅游、要出发、6人游、拼途网、梦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类平台:途家网、爱彼迎、一家民宿、小猪短租、木鸟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