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背靠阿里 丽人丽妆过会 第二家美妆电商上市公司或诞生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背靠阿里 丽人丽妆过会 第二家美妆电商上市公司或诞生
张泽炎新京报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6日 14:33:47

(网经社讯)6月4日,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人丽妆”)首发过会。2019年10月,丽人丽妆在证监会网站预先披露招股书,拟发行401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5.86亿元,其中,约有45.72%用于品牌推广与渠道建设项目,11.4%用于数据中心建设及信息系统升级项目,22.22%用于综合服务中心建设项目,剩余资金则为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再度闯关A股,丽人丽妆有望成为继壹网壹创后的国内第二家美妆电商上市公司。若成功上市,该公司有望成为A股最大的美妆类代运营商。

不过,目前,丽人丽妆对大客户的依赖尚未治愈,此外也存在高存货、低毛利的“网络零售商”模式,使得该公司应收账款逐年增加的情况。丽人丽妆能否打破现有业务格局,寻找更多新的利润增长点?

业绩增速骤降 与欧莱雅兰蔻等“说散就散”

公开资料显示,丽人丽妆前身为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称“丽人有限”),成立于2010年5月。该公司是化妆品零售服务商,为品牌方提供全链路网络零售综合服务。丽人丽妆主要从事电商零售业务和品牌营销运营服务,其中电商零售业务是核心业务,主要通过天猫淘宝开展电商服务。

2016年8月,丽人丽妆在证监会网站上预披露了IPO招股书。不过,2018年1月,丽人丽妆出现在IPO被否名单中。关于IPO被否的原因,发审委当时给出的意见为“对天猫/淘宝平台构成重大依赖,质疑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质疑返利会计处理不符合会计准则、返利跨期核算、返利计提是否合理等。”

上次冲击IPO,丽人丽妆拟募集3亿元,其中1.8亿元用于收购上海联恩贸易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联恩”)51%股权。

时隔近两年,丽人丽妆卷土重来。此次丽人丽妆计划募集5.86亿元,其中2.68亿元用于品牌推广与渠道建设项目、6683.31万元用于数据中心建设及信息系统升级项目、1.31亿元用于综合服务中心建设项目,剩余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已经和美宝莲、施华蔻、兰芝等超过60个品牌达成合作关系。也就是说,这60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天猫店,真正的幕后推手实际上是丽人丽妆。

虽然也有品牌营销运营服务,但丽人丽妆的主营业务是电商零售业务。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丽人丽妆分别实现营收20.16亿元、34.2亿元、36.15亿元和16.5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070万元、2.26亿元、2.51亿元和1.51亿元。其中,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丽人丽妆的电商零售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86%、92.21%、92.55%及94.50%。

虽然营收和利润整体保持增长态势,但丽人丽妆的业绩正在遭遇考验。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该公司营收同期增长了87.40%、70.09%、65.60%、69.67%、5.69%;同期净利润同比增长11.50%、475.68%、146.71%、179.63%和11.53%,2018年业绩增速下滑明显。

丽人丽妆在招股书中表示,与超过60个品牌达成合作关系,但该公司的营收主要集中于前十大品牌店铺的销售收入。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电商零售模式下前十大品牌店铺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7.58%、71.50%、69.89%及74.61%。

值得注意的是,丽人丽妆有时也面临客户流失的问题。例如,2016年和2017年,兰蔻品牌的销售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均位列第一,但2018年8月双方却终止了业务合作。

不仅如此,2019年8月起,美宝莲品牌由授权丽人丽妆运营美宝莲品牌官方旗舰店,变更为授权公司通过丽人丽妆官方旗舰店销售美宝莲产品。

在招股书中,丽人丽妆表示,自2016年以来,多数品牌与公司保持了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但也存在巴黎欧莱雅旗下兰蔻、巴黎欧莱雅等品牌因自建销售团队、调整线上销售渠道、市场竞争等原因,双方终止合作。

“买断”导致存货高企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书中,公司表示,其电商零售业务是指公司与化妆品等产品的品牌方签订销售协议,以买断方式向品牌方或者其国内总代理采购产品,主要在电商平台开设品牌官方旗舰店,以网络零售的方式把产品销售给终端消费者。

“买断式”则意味着先囤货后销售,这样的销售模式导致该公司存货高企。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丽人丽妆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88亿元、3.65亿元、5.80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0.58%、22.02%、27.56%。

同期,丽人丽妆的应收账款在逐年增多。2016年至2018年,丽人丽妆应收账款账面净额分别为4038.47万元、7908.28万元和1.33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18%、4.77%和6.30%。

这样的经营模式导致丽人丽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告急。招股书显示,2016年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为-5515.32万元,2018年则为-1.39亿元。

阿里“依赖症” 如何寻求新的增长点

提起丽人丽妆,从资本端到消费端,阿里系都是该公司“逃不开的结”。

企查查显示,丽人丽妆的控股股东为黄韬,持股比例为37.22%;阿里网络持有股比例为19.55%,系公司第二大股东。

2012年7月,阿里创投首次对丽人有限股权投资,出资564.5万元认购新增的注册资本。2015年,阿里创投又将所持丽人有限20%股权转让给阿里网络;同年,阿里网络参与了丽人有限第五次增资。

2016年2月5日,丽人有限全体股东签署协议,以截至2015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7亿元为基础折合为3.6亿股,其余3.40亿元计入资本公积,丽人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自此,丽人丽妆正式拉开了冲刺A股的序幕。

丽人丽妆对阿里系的依赖不仅体现在资本端。在招股书中,公司坦承主要通过天猫和阿里开展电商业务。2018年度,丽人丽妆在天猫平台的销售金额为33.42亿元,占该公司电商零售业务总销售的99.88%;2019年上半年,这一比例为99.95%。而公司自有平台、品牌官方商城、亚马逊蘑菇街等平台的销售占比均小于0.05%。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丽人丽妆提供的另一服务品牌营销运营服务中,天猫平台的销售金额占比分别为100%、98.98%、99.47%和98.66%。

虽然公司表示,在进一步拓展天猫平台业务的同时,公司亦积极开拓包括拼多多小红书等其他电商平台业务,且上市平台已经于报告期内产生销售收入,但是此次“卷土重来”,丽人丽妆对阿里系的依赖似乎并没有改善。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丽人丽妆的广告推广费用分别为1.79亿元、2.58亿元、3.43亿元和1.42亿元,支付平台运营费用分别为0.88亿元、1.43亿元、1.97亿元和1.02亿元。此外,丽人丽妆在阿里的平台运营费用占同类型交易比逐年升高,从2016年的88.47%一路攀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93.33%。

实际上,在丽人丽妆第一次IPO被否的时候,业界普遍认为,对于阿里的过度“依赖”是丽人丽妆首次上市失败的绊脚石。

不过,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表示:“丽人丽妆IPO面临最大的障碍并非是对阿里系的依赖,而是公司本身的业绩和发展情况。如何增强客户黏性、面对大品牌流失所带来的业绩震动,是丽人丽妆最大的挑战。”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9年度中国新三板挂牌电商公司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48家新三板挂牌电商营收总额1686.64亿元。具体包括:1)零售电商:壹玖壹玖、康泽药业、酒便利、家电网、猫诚股份、乐汇电商、昆汀科技、他趣股份、喜宝动力、红酒世界、全网数商、优雅电商、茶人岭、悦为电商、唯车电商、春水堂、奥斯马特、桃花坞、速普电商;2)跨境电商:世贸通、遨森电商、渝欧股份、宝贝格子、五五海淘、理德铭、百事泰、宝信环球、跨境翼、择尚科技、淘淘羊、万方网络;3)生活服务电商:神州优车、骏途网、差旅天下、虎凤蝶、留成网、淘车无忧、小马科技、爱车坊;4)产业电商:钢银电商、浩德钢圈、钢宝股份、中钢网、中钢电商、报春电商、锦桥电商、搜了网络、信立方、中塑在线、讯网网络、滨兴科技。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