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CEO被调查 租客在维权 蛋壳公寓四面楚歌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CEO被调查 租客在维权 蛋壳公寓四面楚歌
向阳连线Insight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2日 08:49:52

(网经社讯)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登陆纽交所,成为2020年纽交所第一中概股。敲钟时CEO高靖被簇拥在舞台中央,笑容满面。

但6个月不到,形势已突变,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作为CEO兼联合创始人、公司重要管理者的高靖,不得不缺席公司未来的发展。

市场对此反响巨大,蛋壳公寓在周四开盘后仍遭遇大跌并触发熔断。截至收盘,蛋壳公寓股价跌幅达6.32%,报8.75美元/股,市值降至16亿美元。较上市时缩水超10亿。

蛋壳公寓在极力减小事件带来的影响,其一方面声称,高靖是因涉及地方政府部门对其在创立蛋壳公寓前参与的商业投资进行调查,与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蛋壳及公司其他董事和管理人员,均未收到和该项调查有关的任何通知、查询或索赔。

另一方面又火速任命接替者,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成为临时CEO,该任命即刻生效。

上市现场,右四为高靖,图源蛋壳公寓官网

外界对崔岩知之甚少,从蛋壳公寓创立之初到上市的高光时期,对外露面的绝大部分时候是高靖。

但蛋壳公寓董事长沈博阳在公告中为崔岩背书,“崔岩五年前与高靖共同创立了公司,此后一直与高靖共同负责公司的管理和运营。崔岩对中国住房租赁市场有着深刻的洞察,并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相信高靖不在公司期间,公司亦能正常前进。”

高靖被调查的结果至关重要,虽然目前缺席,但他仍紧紧掌控着蛋壳公寓。截至2020年3月31日,蛋壳联合创始人、CEO高靖持股为13.5%,拥有75.7%的投票权。沈博阳持股为6%,拥有1.6%的投票权;Yan Cui持股为1.9%,拥有0.5%的投票权。

此次危机事件发生之前,蛋壳公寓在2020年的发展也十分艰难。从今年1月爆发新冠疫情,到大规模业主和租客维权,而后被深圳市住建局约谈。

前不久又有高层变动。蛋壳公寓曾宣布,纪纲因个人原因,已于2020年6月14日辞去蛋壳公寓董事一职。纪纲为蚂蚁金服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也是蚂蚁金服投资蛋壳公寓的关键人物

蛋壳公寓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没有人能预测,高靖是否能顺利回归,而这家明星公司将走向何处。

带蛋壳公寓崛起,刘二海评价其敢打仗、也会打仗

蛋壳公寓之前,高靖的创业履历并不算成功。

高靖在2014年创立过广告公司橙色阳光,从事互联网 传媒资源整合营销,为互联网公司提供广告分发服务。年底,高毅与人合作成立了媒体交易平台众易盟,为广告客户提供自媒体传播服务。2017年之后,高靖相继从两者退出。

从广告行业走到重模式的长租公寓行业,是沈博阳给高靖打开了一扇大门。

2014年,高靖接到了来自沈博阳的电话,沈博阳要给高靖一笔投资,让他自己去闯。高靖曾在糯米网工作,当时沈博阳是糯米网CEO。沈博阳给的250万元投资,成了蛋壳公寓的启动资金。

资金入账,高靖拉着崔岩等人开始创业。当时高靖看到了租赁市场的机会,为了了解市场,他常常请房产中介喝咖啡,一聊一下午,聊得多了,他发现房东和租客之间信息不透明,充斥着黑中介。

最后蛋壳公寓做得也是中介生意,将业主的房子改造后出租给租客,并提供租后服务。又想尽办法笼络年轻人群,高靖曾对媒体表达过自己创建蛋壳的初心,“让年轻人有尊严地在城市生活”。

乘着“租购并举”政策的东风,4年多时间里,蛋壳公寓迅速发展壮大,打入北京上海广州等13个城市,员工增至数千人。

高靖为蛋壳公寓拉来的投资,阵容也越来越强大,包括愉悦资本、优客工场、老虎环球基金、蚂蚁金服等。

这里面也有沈博阳的功劳。这些年,沈博阳一直在为蛋壳公寓做背书。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曾在一次亚布力论坛上对沈博阳说:“北京有个叫蛋壳公寓的项目,做得挺不错,就是不知道谁做的。”沈博阳笑着回答:“是我投资原来糯米的人做的。”

在沈博阳的帮助下,高靖获得过不少机会。愉悦资本合伙人刘二海曾提到,当初沈博阳将蛋壳公寓的项目推荐给他时,自己有些纠结。刘二海纠结的地方是,2016年下半年,蛋壳公寓只有8000间房,相比整个行业,太少了。

见面之前,曾是高靖同事的途虎养车CEO陈敏,对刘二海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

高靖,图源蛋壳公寓官网

刘二海还了解到,蛋壳公寓进攻的是强者占领的北京、不只是出租房子还做数据等,种种信息增强了他的信心。

“别人势力很大的情况下,高靖依然敢闯进来,而且还做得不错,这说明他敢打仗、也会打仗,也说明长租这个行当还可能不是一家能够独大,不是赢者通吃。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约高靖来公司聊一聊。”聊完之后,刘二海最后决定投资。

2018年和2019年,蛋壳公寓完成了B轮和C轮融资。愉悦资本连续多轮投资了蛋壳公寓。

蛋壳公寓之后也实现突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截至2019年11月30日,公司共运营432690间房间,是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二的长租公寓品牌。

上市后爆发大规模维权,现金流风险待解

蛋壳公寓离高靖的初心越来越远了,高靖希望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但经过数年发展,长租公寓长期带雷,屡次发生维权事件,整个行业不断被否定。蛋壳公寓也不例外。

从2020年1月起,蛋壳公寓拖欠业主租金,并要求业主“免租”,这一事件爆发了大规模的房东维权和租客维权。

蛋壳公寓租客刘度曾对连线Insight表示,疫情期间,预计自己复工时间遥遥无期,就考虑在蛋壳公寓退租,但管家一再推迟退房时间,未经他确认就发送了水费、电费等账单。

疫情期间,蛋壳公寓推出爱心免租政策,给租客减免房租。但有租客在疫情期间临时续约,不仅没有减免房租,反而提高了服务费。

而最后给爱心免租政策买单的不是蛋壳公寓,而是房东。部分房东在不知情、没有同意方案的情况下,被蛋壳公寓扣除了房租。房东提出解除合约后,蛋壳公寓又以“不可抗力因素”表示不能免除房东的违约金。

房东不愿买单的原因还在于,蛋壳公寓作为中间方分别和房东、租客签订合约,最后可能存在房东免了租、租客又在交租的情况。他们对蛋壳公寓并不信任。

部分房东也在维权时直接表示,蛋壳公寓“一鱼两吃”,他们找到了租客,但对方表示已经提前向蛋壳公寓支付了租金,这个租金既没有退给租客,也没有交给房东。

同一时期,蛋壳内部也出现了裁员、延迟发放员工工资等现象。

不少员工在脉脉上爆料,一个留言写到,“面试时承诺的14薪(2个月年终奖),不发,也没个说法;1月份工资延迟到3月份再发;借这次疫情通知80%的员工2月份不用来上班,且2月份的工资,只发北京最低工资的70%(差不多1500左右);停薪留职的员工,自生自灭。”

种种表现指向了蛋壳公寓的资金链十分紧张。而后蛋壳公寓回应称“蛋壳公寓刚刚在纽交所上市,资金充裕,经营情况正常。”

对于蛋壳的未来,外界没法乐观。过去几年,长租公寓行业涌入大笔投资,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玩家用真金白银打下江山,形成了“高进低出”的模式,高价争夺房源,低价吸引用户。而长租公寓本身就是一个重模式的行业,装修、运营等成本支出并不小。

这也导致蛋壳迟迟无法盈利。财报显示,蛋壳公寓的亏损持续扩大,2020年第一季蛋壳公寓收入达19.40亿元,同比增长62.5%。净亏损12.344亿元,上年同期为8.162亿元,同比扩大逾50%。

这一情况也出现在过去3年,2017年到2019年,蛋壳营收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71.29亿元,亏损为2.72亿元、13.7亿元、34.47亿元。蛋壳公寓跑得越快,也就亏得越多。

2020年1月,蛋壳公寓IPO上市时,预计募集资金1亿美元,但实际金额并未公布。在此之前,2019年,蛋壳公寓完成了C轮和D轮融资,共6.9亿美元。按照目前的亏损情况,两者的数额加起来,也无法支撑蛋壳公寓在2020年的发展。

租金贷,是蛋壳公寓现金流的重要支撑。租金贷模式,是长租公寓与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让租户以借贷的方式实现分期付款,每月支付房租,但长租公寓可以获得贷款机构提供的一次性大额贷款。

看起来一举两得的租金贷,隐藏着巨大的风险。2018年,长租公寓寓见公寓资金链断裂,房东收不到租金,驱赶租客。租客深陷“租金贷”,手里欠着贷款,但无房可住。

而根据蛋壳公寓招股书,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公寓直接从租客处获得的预付款为1.1亿、2.8亿和7.9亿元,但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

蛋壳公寓上市前夕,住建部联合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发布文件,提出“租金贷”收入占比不能超过租赁企业租金收入的三成、租金和押金纳入银行监管账户等措施。

种种措施无疑给了蛋壳公寓巨大压力,留给蛋壳公寓的时间不多了。

被调查、被约谈,僵局难解

2020年以来,蛋壳屡次被监管关注,在高靖被调查之前,相关负责人曾被被深圳市住建局约谈。

年初,包括蛋壳公寓在内,长租公寓诸多玩家都出现了大规模维权的情况。

2月14日,深圳市住建局约谈蛋壳公寓相关负责人。深圳住建局要求,蛋壳公寓及时组织法律专业人士参与研究制定解决方案,积极与业主沟通协商,按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妥善处理问题。

在监管的压力下,蛋壳公寓在一周内发布了协调方案,返还房东的房租,返还的方式可以有三种,即合同期满时返还一个月房租、分期返还一个月房租、支持蛋壳半个月免租期。蛋壳公寓还成立专项工作组,协助部分被业主收房的租客进行换租。

同一时间,维权也受到了杭州有关部门的关注。2月13日,杭州市房管局发文称,住房租赁企业未能与房东就租金减免达成一致的,不得单方面停止支付租金;双方协商一致时,房东减免的租金应全部惠及租客,并在租客应付租金中直接予以体现。这两项要求,都直指蛋壳公寓。

监管出手,协调方案推出,看起来反应迅速的应对措施,最后没有解决维权问题。直到方案推出后的几个月,都不断有租客与房东维权。

高靖此番被调查,对于蛋壳公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崔岩的临时接任,很难重获外界对蛋壳公寓的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4日,蛋壳公寓旗下公司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出现变更,崔岩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由张雪接任。

崔岩卸任四个月后,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张雪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下达了限制消费令。

这一系列信息都显露出,蛋壳公寓已经到了至暗时刻,它能绝地求生吗?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刘度为化名。)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上)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PDF全文下载)。《报告》显示,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渗透率为8.7%。直播电商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1)MCN机构:如涵、谦寻、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网络、网星梦工场等;2)主播: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直播、多多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蘑菇街直播、唯品直播、小红书直播等;4)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火山、B站、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微博、MOMO;6)服务商:有赞、微盟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