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金融科技>714高炮被端:仅8个月2亿滚成189亿 背后金主系贝贝网投资人徐俊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714高炮被端:仅8个月2亿滚成189亿 背后金主系贝贝网投资人徐俊
互金商业评论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6日 15:47:21

(网经社讯)在这世界上,全世界一共有5亿5千万支军火。那就是说每12个人就有1只枪,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让其他11个人也有枪。

——尼古拉斯凯奇《战争之王》

6@)E_~OOT`ANX97]0E6(36R.png

左:央视播出的王淑焘受审画面;右:王淑焘2015年参加活动时照片

王淑焘的微信头像是一团火,下方签名是“努力,其他就交给命运吧。”

只是,努力的代价是,命运将他推向了一条黑色歧路。

[~YY7`@68TD]4E~8[OZ12O5.png

2019年3.15晚上,央视3.15在曝光大名鼎鼎的“动物系”套路贷后,大批警方突袭了呆在杭州某豪宅中的王淑焘。一同被查扣的,包括2400多万现金,20公斤金条,9块价值400万元的名表,7辆价值3200万元的豪车,包括两辆劳斯莱斯和一辆保时捷,两处豪宅,一处价值7000万元,一处价值4800万元。此外,王淑焘还在其情人处藏了152公斤黄金,价值达5000万元。

堆积如山的财富,纸醉金迷的生活,这一切都来自“动物系”的暴利。

“动物系”是什么?《时代周报》记者卢桦笔下的一名借款人对此解释的通俗易懂,“你知道什么是动物系吗?动物系里有个产品叫开心虎的。一只笑嘻嘻的老虎看着你,这就是他们自己啊。这些人凶残、无情,拿着这么多浸满血的钱,肯定开心了。”

除了老虎,“动物系”还有很多名字看似可爱而无害的小动物,包括节气猫、甜兔、网牛、雏鹰、白鸽、花猫。正是这个714高炮网络,从2018年5月到2019年3月,8个月的时间里,从2亿本金开始,向47.5万人放款近60亿,收回91亿,获利31亿。仍未收回的本金14.7亿,逾期利息84亿,累计规模189亿。

而出生于1982年的王淑焘就是“动物系”的主操盘手。

有知情人士告诉互金商业评论,王淑焘是一个颇不安分的创业者,曾在网游推广、电商等行业闯荡过,也取得过一些成功。但对于他最后为何选择了套路贷这种灰色产业,他并不清楚。“有可能是他骨子里太渴望成功了,也可能是诱惑太大了,毕竟这个行业钱来的太容易。”

不满阿里工作辞职,创业屡屡失败

实际上,王淑焘早年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

他2014年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随后进了一家小型销售公司,一年多下来既没学到什么东西,也没赚到钱。于是,王淑焘在南京参加了一场阿里巴巴的面试。面试的有几百人,王淑焘很幸运,最终成为五名被录取者这一,被送到杭州参加培训

这段经历奠定了王淑焘未来的职业道路。在阿里,王淑焘学到了让他受用终身的销售真经。

不过,王淑焘对阿里的销售工作也不太感冒,呆了一段时间后,他选择离开。随后他加入了杭州弈天网络。这家成立于2003年的公司是一家互联网广告和线上营销方案提供商,实际上是一家互联网的“卖水人”。

最初的时间,王淑焘过得比较艰苦。他回来跟朋友讲,那段时间他没钱,只能住在每个月260元钱的农民房里,天天都有饥寒交迫的感觉。但是在弈天网络,王淑焘最终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突破口。王淑焘找到了当时刚刚兴起的网页游戏,并快速突破,将网游变成弈天网络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他自己也在业内声名鹊起。

后来,喜欢折腾的王淑焘离职后开启创业生涯。他先是从事网页游戏创业,一年后无疾而终。再后来,王淑焘在杭州域名交易大佬徐彩俊的资金支持下,尝试移动网盟的创业项目,但最终也失败了。

创业不成的王淑焘只好重新回归打工队伍。这一次,他加入了杭州斯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十几年前的山寨机时代,杭州斯凯是神一般的存在。

这家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为山寨手机提供软件平台。鼎盛时,杭州斯凯在低端功能机市场拥有4.79亿用户,累积下载量达36亿次,几乎垄断了“屌丝”市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你可以将杭州斯凯理解成山寨机时代的苹果或者安卓应用市场,其当时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2010年,杭州斯凯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市值最高时达到了6亿多美元。不过随着山寨机的没落及国产智能手机的崛起,杭州斯凯很快陷入衰落。2016年,斯凯宣布完成私有化从美股退市。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的时候,王淑焘担任杭州斯凯旗下的手机软件平台冒泡堂的线上推广负责人。他曾在多个场合演讲推广公司的新业务。在知乎、雷锋网等网站上,王淑焘还以“斯凯王淑焘”的用户名注册了账户。

笔者了解到,2013年的时候,王淑焘离开杭州斯凯,去跟朋友做了一个母婴创业项目,但貌似并不顺利。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王淑焘主辗转反复,在创业和工作之间不断摇摆。他在社交媒体上的职位头衔不断变化,从斯凯项目负责人到,到浙江盘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媒介总监,再到海蜜全球购副总裁。这时已经是2015年底。

海蜜全球购也是曾资助王淑焘创业的域名交易大佬徐彩俊的项目,海蜜全球购2014年9月创立,是一个海外代购移动电商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徐彩俊(对外资料里也叫“徐俊”)出生于1982年7月12日,和王淑焘同龄。徐俊是浙江温州人,早年从浙江理工大学退学创业,从炒卖域名中赚到了第一桶金,后来陆续创办了域名网站4.cn金名网、互联网广告平台多麦、海外代购平台海蜜全球购。他还投资了母婴网站贝贝网,还拥有一家以域名为质押物的网上借贷平台米贷网。

2018年7月,域名交易平台1618出现崩盘,平台实际控制人沈晓航、潘杭据报道在6月份即先后离境。而1618私自将用户域名抵押给第三方平台,牵涉金额上亿元,提供融资的平台包括米贷、简贷、958等,据投资人称,仅徐俊的米贷网就提供了1个多亿的域名抵押贷款。

从公开信息看,徐彩俊对王淑焘是比较欣赏的。从前期投资支持王淑焘创业,到后面任命其担任海蜜全球购副总裁,负责对外事务。这也反映了徐彩俊一贯的用人风格,“很多有能力的人都像我一样胸怀梦想,我希望我能提供一个平台让有梦想的人去实现梦想。”

2亿资金搭起714高炮网络

王淑焘的梦想是什么?2017年,他可能找到了答案。这一年,他开始与人合伙做网络贷款业务。2017年12月,监管部门对现金贷业务进行限制,他的公司业务被迫叫停。但王淑焘并不想放弃,他看到了其中的巨大机会和利益。

2018年6月,王淑焘在背后金主的鼎力支持下,组建团队,开始启动714高炮网络。根据警方通报,王淑焘的初始资金高达2个亿,对7天和14天的现金贷来说,这意味着一周的资金滚动规模高达8亿,一年累计放贷规模就可以达到百亿。最终动物系的放贷规模到了189亿。

为了隐藏真正的身份,王淑焘布局了无数个马甲公司和众多的APP产品。在聚投诉和各大现金贷借贷论坛里,王淑焘的“动物系”被投诉的产品至少几十个,包括闪电狼、节气猫、网牛(新网牛、老网牛)、开心兔、萝卜、菠萝快租、红番茄、闪电虎、涂开心、开心龙、名片大全、雏鹰、白鸽、新白鸽、开心虎、闪猫、花猫乐租、机猫等。

企查查显示,王淑焘名下有5家公司,不过目前这5家公司都已被注销。

R4U5W~NZ$}QR]~}8Y0KBJXV.png

王淑焘更多的通过关联人控制大批壳公司,注册各种马甲APP放贷。例如,“动物系”在杭州的主力公司是杭州土豆用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9年1月14日已经注销。企查查显示,其旗下注册有火牛APP和神猫记账APP。

@J1E1FQPGWFLN4KQ1]B69OU.png

王淑焘在幕后控制的另一家壳公司杭州利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8年12月7日注销,杭州利昕旗下注册了“闪电虎”、“机虎”、“机猫”、“卡虎”、“黄瓜头条”。

SX7%OYA1J(S8~IRXCAJEQ2R.png

值得注意的是,两名股东王山明与王海荣在2018年5月份同时从杭州利昕的股东名单和主要成员中退出。

~0`~WGTE6LDI}}1C)]35E7N.png

杭州雏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3月12日注销,旗下注册的软件包括闪电兔和雏鹰APP。

Y0LT8%0S$}05H7(RJ4RY`1K.png

“动物系”类似的壳公司还有很多。例如,杭州译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有米猫APP;杭州东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中注册有涂开心软件,对应现金贷产品为“节气猫”;杭州凌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注册了白鸽软件;杭州思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注册了钱兔和闪电兔APP;武汉淼三行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注册软件为“闪猫”。

玉灵舒(武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注册了三个软件,白菜绘图、开心龙和白菜系统,对应的现金贷产品为花猫乐租和机猫。

OBY`P9TXVKM%}JVQJ]HR`N6.png

武汉沐致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有奶牛帮软件和涂开心软件,对应现金贷产品为开心虎。

`8984NT@{_6`)SK@8WE6FII.png

2013年1月27日,在女儿出生前几个月,或许是感慨于自己多年创业受挫,王淑焘在微博上转发了一篇“江南愤青”的励志文章,其中一段写道:

“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它的祖辈父辈奋斗挣扎乃至流血付出生命的身影,羡慕别人有个好爸爸,为什么自己不可以?问题是,你的下一代,会有一个好爸爸吗?至于问到为什么不能有同样的赢面概率,我只能问,为什么物种竞争中,人和猴子不能有同样的赢面概率?”

这番话或许对即将拥有下一代的王淑焘有强大的刺激作用。当年3月,当好朋友邀请他再次创业的时候,王淑焘虽然纠结于收入的不稳定,还是毅然选择了辞去工作。只是,这一次重新出发,他走得越来越远,最终因此锒铛入狱。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9年度中国互联网医疗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约1044亿元,用户规模约4.66亿人。目前,互联网医疗主流玩家包括:(1)在线挂号:健康160、微医、易挂号、趣医院、快医等;(2)在线问诊:平安好医生、企鹅杏仁、春雨医生、好大夫在线、七乐康、丁香园、阿里健康、泰康医生、京东健康、拇指医生等;(3)健康管理:蓝信康、美年大健康、优健康、爱康、帮忙医、善诊、禾连健康、云鹊医、掌上体检、禾健康、优医邦等;(4)互联网医美:悦美、新氧、更美、伴美、美了么等;(5)医药电商:1药网、叮当快药、健客网、掌上药店、康爱多、好药师、健一网、八百方、药师帮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