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法律案例】“SaaS第一案”即将开庭 微盟集团或陷诉讼泥潭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法律案例】“SaaS第一案”即将开庭 微盟集团或陷诉讼泥潭
李静中国经营报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9日 09:40:08

(网经社讯) 微盟集团“删库事件”2月底爆发后,虽然经历了几个月沉寂期,但实际上并未风平浪静。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尽管微盟方面于3月初拿出1.5亿元的损失赔付计划,但在赔偿问题上仍然遭到大量商家的集体投诉,目前这些投诉已被立案,并将于6月22日在上海开庭审理。

  记者联系到参与诉讼的多个微盟商家。其中,天津一个微盟商家告诉记者,微盟宕机十天,损失50多万元,但可以给到的现金赔付只有1万元。山东一个商家透露,损失在200万元左右,赔付只有2万~3万元。

  这些商家都已在尝试通过法律追偿损失。围绕微盟“删库事件”出现的一系列赔偿官司,在业界也已经被称为“中国SaaS第一案”。

  微盟“删库事件”伴生的赔偿官司,典型意义在于,如何度量数据等虚拟资产的价值问题。从微盟的角度来 看,1.5亿元的赔偿计划似乎已经不小,但其SaaS服务号称覆盖300万商家,如果全部受到“删库”影响,那每一个商家实际上平均只能得到50元的赔 偿,即便是只有1/3(即100万)商家受到影响,平均赔付额度也只有150元。

  微盟方面并未回复记者关于多少商家获得赔付、平均赔付金额等问题的采访请求,只是表示,“正在准备应诉中”。

  多位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该案目前没有先例可循,此案过后将为该领域的纠纷、诉讼提供宝贵经验。目前来看,如果败诉,微盟集团恐将陷入更多诉讼泥潭。

  微盟赔付方案远不及损失

  微盟这样的完全删库事件,无论在SaaS,还是其他云计算相关行业的今天,都是极其罕见、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微盟号称是智慧商业服务提供商,主要围绕商业云、营销云、销售云打造智慧云端生态体系,为企业提供微商城、智慧零售、微盟直播、智慧餐厅、智营销、微站等全场景全链路的SaaS产品。同时,微盟也是腾讯社交网络服务平台中小企业精准营销服务提供商。

  了解微盟背景信息以后,好士多多化妆品工作室负责人邵建豪于2018年把业务搬到微信平台,并因此接触到在微信平台上从事电商SaaS服务的微盟。

  邵建豪签署合同成为微盟平台的一个商家。通过微盟SaaS服务,上传自家产品的图片、文本、成本价、销售价等各类信息和数据,邵建豪基于微信生态搭建了自己的小程序商城。

  在每天不间断的运营和维护之下,邵建豪的微盟店铺逐渐有了数量可观并且具有黏性的会员群体,销售产品主要包括中高端化妆品、燕窝、乳胶用品等。邵建豪说:“店铺交易日单日两万元左右,一个月销售额能达到60万元。”

  但毁灭只是在一瞬间。今年2月23日晚间,微盟服务器出现故障,商家商城、小程序均无法登录。邵建豪的微盟店铺也未能幸免。

  据微盟内部人士透露:“2月24日上午还不到9点,就听说公司宕机了,到了11点还有点蒙,后来调查发现不是技术故障而是人为造成。通过追查IP的方式知道是谁做的,24日上午就已报警。”

  2月24日,微盟“删库事件”的犯罪嫌疑人贺某已被宝山区公安局进行刑事拘留,贺某承认了犯罪事实。

  2月25日中午,微盟发出声明,称这次事故系人为造成,微盟研发中心运维部核心运维人员贺某,于2月23日18点56分通过个人VPN登入公司内网跳板机,因个人精神、生活等原因对微盟线上生产环境进行恶意破坏。

  但损失已然造就。微盟数据迟迟无法恢复,导致部分商家日常经营活动停滞。

  微盟当时称,截至2月25日早上7点,微盟集团的SaaS生产环境和数据修复在有序推进。预计老用户的数据修复将可以在2020年2月28日晚上24:00前完成,在此之前将提供临时过渡方案。

  记者了解到,商家使用微盟在微信开通小程序大致的流程是,先开通微盟账户和后台,然后认证小程序和完成相关内容及规则搭建。其中认证小程序需求等待微信的审核,审核通过之后商家才可以上架商品。也就是说,商家小程序商场的运营高度依赖于微盟系统的稳定性。

  明道云创始人任向晖对此事件则评论称:“微盟这样的完全删库事件,无论在SaaS,还是其他云计算相关行业的今天,都是极其罕见、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们不了解那位运维员工到底发生了什么特殊的精神状态,但无论什么情况都不应该发生这样的结果。”

  “微盟提出的过渡方案意味着重新上传资料,重新搭建一套商家,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搭建完成的。”邵建豪没有接受过渡方案,而是期待着数据能尽快恢复,商城能尽快恢复运转。

  直到3月1日晚间,微盟官方发布公开信,称在腾讯云团队协助下,花七天时间被删数据已全面找回,同时公司将准备1.5亿元人民币赔付拨备金进行赔偿,同时拟定了现金赔付计划和流量赔付计划供商家选择。

  其中,现金赔付计划是针对因系统不可用期间商家边际贡献利润额进行赔付,具体公式为:边际贡献利润额= 日均收入×行业平均边际贡献利润率×系统故障时间,其中日均收入等于该商家在2020年2月17日晚7点至2020年2月23日晚7点在微盟系统中产生的 实际成交额除税后的平均值;流量赔付计划是针对因系统不可用期间的商家给予腾讯广告50000曝光次数进行流量补偿,并且提供账户运营服务,同时再延长 SaaS服务有效期两个月。

  而在3月1日,一些商家对记者表示数据并未完全恢复,并对微盟提供的赔付方案表示不满。直到3月3日,微盟再度发布公告称早晨6点已完成SaaS业务数据恢复上线,已恢复2020年2月23日及之前的数据。然而同日,一些微盟商家却对记者表示,数据还存在丢失。

  待微盟逐渐恢复之后,商家进入恢复运营阶段,并且开始选择微盟提供的赔付方案。

  邵建豪告诉记者,微盟系统显示,可以给到他的现金赔付额是1万元。“微盟宕机近十天,我的损失有50多万元。”邵建豪表示无法接受微盟提供的赔付方案,在沟通无果之后决定起诉

  忐忑的其他商家

  一位从事进出口贸易的微盟商户正在观望这起官司:“当然想要点儿赔偿,但打官司有点耗费时间。”

  据记者了解,还有一些微盟商家正在准备起诉微盟的路上。

  微盟系统宕机之后,在山东济南负责生鲜电商的王先生内心比邵建豪更加煎熬。受疫情影响,用户减少出门的频次,网上买菜在全国范围迅速普及。

  “大年初二接到复工的命令就开始准备,联系供应商、人员、车辆。”王先生负责的生鲜电商也基于微盟SaaS运营,2019年9月上线测试,2020年初正式运营。突发的疫情让解决民生需求的生鲜电商获得了极为难得的业务拓展机会。

  “仅在2月份微盟正常运营的23天时间里,我们就拓展了20多个小区,还有20多个小区有意向并且准备 和我们签约。”王先生回忆道,一个3000户居民的小区如果能获得500个用户,20个小区意味着上万个用户。而微盟宕机不仅让这些即将到手的合作戛然而 止,更难的问题也一一接踵而至。

  “微盟宕机,数据都没有了,我们完全不知道哪些用户订菜了、订了哪些菜。”王先生介绍道,在疫情期间他们的运营模式是用户第一天下单,第二天配送到社区。

  一边是成吨易腐、易坏的生鲜果蔬;一边是怨声载道的几千名用户。为了安抚用户,2月25日,王先生决定先保障用户的生鲜供给。

  在不知道销售明细的情况之下,王先生申请从兄弟部门调集了四十多名同事做售后工作,配合各个社区团购群的团长一一统计用户购买的明细,然后再提供给仓储的工作人员打包之后分别配送。

  “这中间有个时间差,微盟是2月23日宕机,我们是在2月25日决定先用实物赔偿用户,两三天的时间其 实90%的叶菜和水果会出现不新鲜或者腐烂的情况。做生鲜电商不保证菜品新鲜的话,团队很难做起来。宕机之后库里大部分的菜其实都不能配送给用户了,我们 只能再买新的配送给用户。”王先生告诉记者,仅这次配送就花费了4万多元。为表达歉意,并且稳定用户群,在配送用户购买的生鲜之外,王先生又给每个用户附 赠配送了啤酒等小礼物,金额也有数万元。

  按照微盟公告内容,预计老用户的数据修复将可在2020年2月28日晚上24:00前完成。然而2月28日,仍然有部分商家表示,数据没有完全恢复。

  “我们以为能很快恢复,所以为了保证团购的正常持续进行,采购、仓储、人员和车辆等各个环节并没有间断,但微盟没有依据承诺按时恢复,在随后的几天里,团购没能如期开团,生鲜果蔬储备因此造成损失,据统计,损失价值达到15万元。”王先生不满地表示。

  迟迟未恢复的数据再度导致团购群里的用户不满。“根本压不住(用户的负面情绪)。”王先生感叹道。3月5日决定再次给2月23日受影响的用户提供一款解决方案——用户未收到的货品按订单价格进行两倍赔付。

  “如果没有这两次赔偿方案,可能连这些人我们都保不住。”王先生无奈地说道,“而按照微盟提供的现金赔付方案,只给我们赔偿2万~3万元。仅我们货物的损失,两次对用户赔偿的损失都不止这个数,还有增加售后的人力成本,以及难以推进的业务损失。”

  就赔偿问题,王先生的公司和微盟公司经过了多论协商讨论,但双方并未达成任何解决方案。目前王先生所在的公司正在法律顾问的指导之下收集整理相关证据材料。

  对于山东这家社区电商的投诉,微盟方面对记者表示:“我们正在沟通中。”

  在浙江从事生鲜配送的吴展鹏的遭遇和王先生类似,黄金销售期突然被迫暂停,不仅生鲜货物烂在仓库,人员成本、库存成本也没有降低,而用户却在流失。

  “店铺突然不能用了,存钱的会员就要求退钱。用户就很慌张,感觉我们想要卷款逃跑一样。”吴展鹏对记者回忆道,在宕机事件之前,店铺每天只开放一个半小时,每天稳定的日订单量有400多单,日营业额在五六万元。“每天只开一个半小时,因为量太大了,我们也做不了。”

  根据吴展鹏的盘点,今年1月份商铺的营业额就有100多万元,2月份在微盟宕机前,商铺的营业额有120多万元。在1月和2月份,商铺每日新增用户数在4000~5000人。

  微盟数据在删库事件十天之后恢复,但吴展鹏店铺的订单量下降非常快,为了把客户量、订单量拉升起来,后续他不得不花大价钱做了很多营销活动。

  “根据微盟的计算方式,只能给我赔偿5万多元,按照我自己的计算,公司损失在200万元,这个差距太大了。”吴展鹏对记者表示他也在准备起诉。

  一位从事进出口贸易的微盟商户正在观望这起官司:“当然想要点儿赔偿,但打官司有点耗费时间。”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对记者表示,天津好士多多起诉微盟 作为第一个起诉的案子,对于后续的维权方而言有利有弊。有利的是有借鉴意义,包括可以借鉴诉讼思路、赔偿请求等来查漏补缺;甚至于第一个案件落地后,可以 直接以该案诉讼结果与微盟进行非诉协商处理,节省诉讼成本。不利之处在于,微盟此次事件涉及商家多,后续涉诉案件多了,微盟是否有能力全部赔付值得关注, 后续维权者是否能拿到赔偿也须考虑风险。

案件争议的焦点

  这是云服务领域发生的第一起侵权案件。

  因微盟删库导致用户对商家丧失信心,并对商家未来业务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这是让重多商家耿耿于怀的事,而这也是在法律上难于举证的损失。

  王先生告诉记者,原本可以很快发展起来的社区电商业务,因为微盟删库现在 举步维艰,他把微盟删库事件形容为“灭顶之灾”,不光即将到手的20多个社区合同泡汤,正在接触的投资人也没有了音讯,连业务模式也不得不改变。“之前用 户第一天下单第二天配送的模式在订单规模下降,成本效益的影响之下不得不改变为一周三次配送,甚至一周两次配送的模式。”

  吴展鹏说:“如果没有微盟删库事件,在温州市区我们就是最大的社区生鲜电商平台,但因为微盟删库事件,用户从我们平台流进了其他平台,导致现在很多平台的生意并不比我们差。”

  数位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家以合同违约起诉微盟的胜率较大。这类案件的难点在于受害的商家一方如何举证自己的损失,如何让赔偿至少足以填补损失。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联合创始人欧阳昆泼律师告诉记者,这是云服务领域发生的第一起侵权案件,没有任何先例可考,赔偿方面是这个案件最大的焦点。“很多隐性成本比较难量化,比如系统无法运营,导致用户无法找到商家,导致用户丢失了,商家生意也没法做。”

  关于金额的计算,欧阳昆泼提出了三个维度供法官考量,第一个维度是根据商 家原有的流水来计算平均收入水平;第二个维度是对商家商誉造成的损失,大量的客户基于信任在一个店铺交易,因为系统原因导致客户的流失,这块有点难量化; 第三维度是经营成本,系统原因导致商家没法做生意,但商家很多硬性成本,比如水电房租、员工工资等硬性成本的损失。

  “经济损失的计算是最难的地方,上面提到的三种供参考的维度也存在一些重 合的地方,流水比较少的商家可以参照第三个维度主张成本损失。商家可以向法院提交流水、房租水电和员工成本支出以及丢失的数据等,最终法院会综合参考证据 给商家带来的影响。”欧阳昆泼告诉记者,这不是机械的可量化的数学题,法官有自由裁量权,授权法官在法律规定的基础之上有一个主观的估计。

  在和律师沟通后,邵建豪最后决定索赔18万元。邵建豪表示他共拥有三家公司,分别从事不同的业务,不过和微盟正式签署合同的是邵建豪手中最不重要的一家公司,索赔金额以这家公司的损失为准,而其他两家公司的损失则无法计算在内。

  在律师的指导之下邵建豪已经做了证据的保全,他认为应该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有意思的是,邵建豪在微盟另外还有一层代理商的身份,成为微盟代理商之后他只卖出了四五套产品,就没有再卖了。当邵建豪以商家身份主张微盟对其损失进行重新定价赔偿之后,邵建豪被移除以代理商身份存在的微盟群。

  邵建豪告诉记者,觉得起诉有两个方面的诉求,一方面是要求得到微盟的正面道歉,另一方面是适当的赔偿。

  王先生也表示,该公司在两年前就购买了微盟的服务,但一直没有使用,微盟 却没有任何的提醒动作,相当于白白交了一两年的钱。直到2019年中旬在盘点中发现有微盟这个资产,才正式开始使用。这也是王先生公司在心理上比较介意的 点。另外在宕机期间以及后续的赔偿事宜的沟通上,王先生和微盟多有摩擦,双方至今未达成任何有效的协商结果。

  微盟方面对记者表示,在签署客户后,会协助客户平台上线,并且每家客户都 有微信群进行服务对接,针对客户回访一般情况,每月或每周会对不同的客户进行不同时间的回访,部分客户会跟进到店回访;针对长期没有使用的客户,会每月与 客户进行电话回访了解情况,并将相关的营销活动、更新通知实时推送客户。

  对于该案件的进展,本报将持续关注。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上)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PDF全文下载)。《报告》显示,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渗透率为8.7%。直播电商产业链中包括的主要平台有:1)MCN机构:如涵、谦寻、美one、蜂群文化、大禹网络、网星梦工场等;2)主播:薇娅、李佳琦、张大奕、雪梨、罗永浩 、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直播、多多直播、京东直播、苏宁直播、蘑菇街直播、唯品直播、小红书直播等;4)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火山、B站、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微博、MOMO;6)服务商:有赞、微盟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关键词】SaaS第一案微盟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