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美团2号人物王慧文 一条发了又删的朋友圈背后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美团2号人物王慧文 一条发了又删的朋友圈背后
互联网爱帝鹅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5日 09:36:48

(网经社讯)6月29日凌晨,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在微信朋友圈发文“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疑似宣布将提前退休。

王慧文朋友圈截图,现已删除

不过这条朋友圈不久之后即被删除,美团方面称:王慧文还是将在今年年底离开美团,这条朋友圈被外界解读为他要提前退休,是一个“乌龙”事件。

王慧文即将离开美团的事已经不是秘密——美团创始人王兴曾在今年1月发布的内部信中表示:老王(王慧文)将于今年12月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后续老王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并任美团终身荣誉顾问、“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等职务。

年初王慧文也曾公开说道:“今年12月18日是我在美团的十周年,这十年激烈精彩,不负年华。届时我将退休,换一个人生轨道和生活方式。”

公开资料显示,王慧文于2010年加入美团,担任副总裁职务,负责美团网的市场和产品相关工作,培养和招募了一大批人才,为美团网的市场和产品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实王慧文今年才42岁,与其说他要“退休”,不如说他也许在谋划自己职业生涯的“下半场”。

和王兴合作的这些年大概是王慧文的“上半场”,这上半场有太多故事值得一说。

在美团,王慧文是当之无愧的“二号人物”。

王慧文和王兴在清华大学是“睡在上下铺的兄弟”。2001年大学毕业后,王兴去了美国特拉华大学,王慧文去了中科院声学所。在美国,王兴看到了社交网络正在崛起,就鼓动王慧文一起创业。2003年,归国的王兴在清华大学附近的海丰园租了间房,并找到了王慧文,还拉上自己的中学同学赖斌强,共同创办了后来火遍中国的校内网,开始了创业生涯。

第一次创业的结果非常不错。王兴和王慧文虽然没能为校内网(当时可说是中国的Facebook)拉来融资,但陈一舟的收购,让王兴和王慧文还是顺利实现了“财务自由”。

卖掉校内网后,创业热情高涨的王兴和穆荣均、杨俊等人创建了饭否和海内网,随后又创立美团。相比之下,王慧文则“佛系”得多——他用自己分得的钱在北京和大连各买了一套房,还用了一整年时间周游世界

旅游归来,王慧文重启了创业生涯,拉上陈亮(现任美团高级副总裁)一起创立了淘房网。

但是淘房网的发展不是很顺利。2010年底,淘房网事业发展遇阻,王慧文找到王兴,希望他能给自己企业前景提供一些建议——没想到最后他却被王兴说动,带领整个淘房网团队加入了美团。

王慧文加入美团时正值“千团大战”期间,当时美团刚在全国28个城市铺开,规模和影响力远不及势头正盛的头部企业。但王慧文带领团队采用“边算账边开城市”和“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在那场残酷至极的“千团大战”中成功突围。

5000多家团购网捉对厮杀的千团大战

“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也给了王慧文很大挑战,他的压力大到连董事会都不愿意去开——因为美团的董事们大多在北京和上海,而美团在北京上海的资源投入不足,在账面数据的竞争中落于下风。2012年,王慧文每次开会还需要跟投资人解释北京上海暂时落后的原因,到了2013年,形势的变化让投资人认可了“农村包围城市”策略的正确,同时认可了王慧文团队的努力。

2011年7月,美团网B轮融资5000万美元到账。王慧文曾向王兴建议说:“资本寒冬一来,如果商家觉得我们没钱了,就不敢合作了,我们得提前宣告自己有钱。”后来就有了王兴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众多记者公示账户上6192.2122万美元余额的那一幕。

“晒账户”这一行动无疑是“千团大战”时代一场漂亮的公关——美团在行业寒冬到来之际展示了自己健康的现金流,也亮出了美团在账面背后的实力。果不其然,随后团购行业进入寒冬,资本市场崩盘,竞争对手现金流紧张,排名靠前的团购网站开始拖欠商家账款、裁员,而美团的风险控制做得更好,从而留在了第一梯队。此后,一直被拉手网窝窝团压制的美团开始反攻,逐步成为今天硕果仅存的团购网站之一。

2012年底,美团实现盈亏平衡后,王慧文认为团购领域大局已定,又开始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为此,王慧文组建了全新的产品部,通过一系列考察,他把目光聚焦在了外卖领域。

2014年初,美团外卖团队还仅有30多名成员,但却涵盖了产品、研发、商业分析、市场、销售、运营、客服等领域,并在全国各地组建了独立的外卖城市团队。虽然同一时期美团的主要竞争对手还有饿了么淘宝外卖和百度外卖。但竞争对手的一系列操作反而给了美团一个稳步发展的机会和环境——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百度退出;随后阿里收购饿了么,最终让外卖市场形成饿了么和美团“两分天下”的局面。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开始整合,从T型战略逐步转向餐饮、酒旅、综合三大业务架构。几次调整后,到店餐饮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餐饮生态平台被统一归进餐饮平台,总负责人仍然是王慧文。

2017年12月,美团再次调整架构,王慧文担任大零售事业群总裁,统筹生鲜零售、外卖、配送、餐饮B2B等业务。同时,王慧文还负责出行事业部,正式和滴滴展开竞争。

至此,美团点评已经构建了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和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王慧文是其中两大事业群的“统帅”。

王兴曾撰文回忆说:“2010年12月,老王携团队参加草创时期的美团,成功会师,协助公司从‘千团大战’中锋芒毕露;2013年,老王开创美团外卖,从开端只要两个人开端一手缔造了今日公司的中心支柱。”

加入美团十年,每一场关键战役、每一个重大时间节点,我们都可以看到王慧文的身影。他既运筹帷幄,亦冲锋陷阵,功勋卓著。

对于在美团十年取得的成绩,王慧文曾自我评价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古人对这句话的批注是“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者之胜也,无奇胜,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胜,胜已败者也。”

简单说就是:善于用兵打仗的人,都是在敌人已经处于可能为我战胜的情况下取得胜利的。所以,善于用兵打仗的人,他们打了胜仗也没有令人惊奇之处,也没有料敌制胜的名声和勇武威猛的战功。他们获取战争胜利而不出任何差错,是由于他们所采取的制胜措施都是建立在必胜的基础上,只是战胜了必败的人而已。

对于王慧文来说,亦是如此。但这一切的基础,是他多年沉淀的务实风格所致。

2013年美团开拓外卖业务时,王慧文曾拉来亿欧网创始人黄渊普一起做研究工作。虽然共事时间不长,仅有一个多月。但这一个多月的经历,却让黄渊普始终难忘——他后来曾对外界表示:王慧文是一个满脑子idea的拼命三郎,而且一定是单身,因为“这种人似乎只适合单身”。

一位美团前员工回忆王慧文的种种,曾有如此评论:“老王可能是我见过在互联网行业,大佬级别中所谓比你聪明还更拼搏,并且会关注很多业务细节的人。”

美团内部,上至王兴下至员工,似乎都愿意称呼王慧文为“老王”,称王兴是“兴哥”。这似乎也影响了其它互联网企业,使这种又亲切又不官僚的风气成为了一种文化。

但工作起来,老王的拼搏精神令比他年轻的人都畏惧三分。

据美团前员工回忆:每周六下午,是其大团队的业务管理会,每个分支业务的负责人要详细地讲解业务进度,用数据说话,以结果为导向,绝对不让周报变成“流水账”。在这个过程中,王慧文会非常认真地听每个人的讲解,绝不走过场,绝不讲废话。

该名员工举例说:“某个员工在周报中提及‘某个数据变化属于正常波动’,这是产品负责人没有特别认真思考或经验欠缺、全局感不强而惯用的一个理由,特别是在数据变化不大的情况下。而此时老王会一针见血地指出是因为什么问题、什么原因导致的数据变化,让你心服口服。”

“996”好还是不好?我们无法评判。但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企业的高管自己倒是一直践行着这种工作风格。对于王慧文来说,周六全天开会,周日半天高管会,每周留给自己的时间或许只有一个下午而已。但王慧文向外界和美团内部员工展现的,永远是一副精力充沛、充满激情的样子。

这就像将军带兵打仗,“跟我上”和“给我上”,一字之差,战斗力可能有天壤之别。

王慧文曾说过,自己信奉曾国藩的名言:“练强兵、结硬寨、打呆仗”。诚然,古来善将兵者,总能把队伍的基本功练扎实,把每件事的准备工作做充分,把每个人的心思捏成一股绳,从而遇到什么样的环境和变化,往往都能逢战必胜。

王慧文这种拼命三郎的劲头,让黄渊普会认为他一定是单身。但王慧文早就有了自己的家庭,只是这么多年的拼搏,他确实对家庭有些亏欠。

王慧文在美团的内部信中曾说过:“一直以来,我都不能很好的处理工作与家庭、健康的关系;也处理不好业务经营所需要的专注精进与个人散乱不稳定的兴趣之间的关系;不热爱管理却又不得不做管理的痛苦也与日俱增;我也一直担心人生被惯性主导,怠于熟悉的环境而错过了不同的精彩。”

拼搏之余,王慧文或许更期待前方有新的挑战。他信奉孔子说过的一句话“君子不器”——君子不要把自己搞成一个器皿、一个工具。人不能自我定义、自我设限并抗拒变化。

2019年中开始,王慧文已经退出相关业务的具体管理,为离开做铺垫。美团也为此做了相关准备,如建立领导梯队培养计划,推动公司人才盘点、轮岗锻炼,为下一个十年人才梯队培养提供组织和制度保障。

在王兴和王慧文合力做美团的上半场,美团已经成为当前中国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

但未来是变化的,美团和互联网行业的未来需要新探索。

事实上,美团内部也是不断变化的。美团每年都会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王慧文负责的工作也在不断变动。但他觉得,这种变动也有不少好处:比如跟一个领导几年后,能学的东西都教会了,换一个领导就可以学一点新东西;做一个业务几年后,该贡献的思想、方法都贡献了,可以换个业务也许就能再贡献点新东西。

带着这种思维,王慧文注定将在新的领域开辟属于他的“下半场”。

卸下阿里重担的马云现在做回了一名“教师”,而王慧文在谈及对未来的规划时,也透露过“想做教师”的想法。

王兴似乎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在美团给他留下了“互联网+大学”特别讲师的职务。

总之,王慧文的下半场,留给我们无限遐想。

8月5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7月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报告显示,7月“电诉宝”(315.100EC.CN)共计受理121家电商用户海量投诉,其中,15家入选消费评级榜。报告披露了35起典型案例:(1)零售电商:卷皮网、好食期、E宠商城、闲鱼、好乐买、微拍堂、绿森商城、小米有品、微店、中粮我买网、国美、蘑菇街、i百联、未来集市、当当、抖音、快手;寺库、波罗蜜、洋码头;(2)生活服务电商:58同城、鲁班到家、美团、嗨学网、尚德机构、学慧网、赛优教育、环球网校、大塘小鱼、帮考网、去哪儿、飞猪、走着瞧旅行、爱订不订、旅划算。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