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进口电商>趣店的故事 万里目讲得圆吗?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趣店的故事 万里目讲得圆吗?
王倩商学院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7日 10:25:15

(网经社讯)趣店奢侈品电商的故事又添了“新料”。

6月3日,趣店集团( NYSE: QD)宣布将以至多1亿美元的价格认购寺库至多1020万股股新发A类普通股。交易完成后,趣店将持有寺库约28.9%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这也是趣店自3月份上线定位于奢侈品电商的万里目之后,继续在电商领域发力。

在趣店相关负责人给到《商学院》记者的新闻通稿中,趣店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罗敏表示,“我们相信此次合作会给寺库与万里目的用户带来更好的购物体验,为全球奢侈品电商行业带来更多改变;我们相信,这一战略投资将为两个平台的全球扩张和成功提供更多体会。”不过,这一“加持”的故事背景是趣店遭遇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趣店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趣店该季度总营收约9.58亿元,同比下降54.3%,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趣店一季度净亏损约为4.87亿元,去年同期,趣店净利润约为9.5亿元。这是趣店在纽交所上市以来第一次亏损,也是首次单季度亏损。

已经多次转型的趣店急于再次转型。这次重仓奢侈品电商,“转”对了吗?

重仓奢侈品电商

这不是趣店首次转型。在经过多次失败的转型尝试之后,趣店选择了奢侈品电商万里目项目。

2020年3月,趣店旗下定位于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的“万里目”正式上线。彼时,趣店方面表示,带来的变革主要有两点,一是拿出百亿元补贴,二是融合社交电商的玩法。

“趣店几乎是用人海战术,非常辛苦的方式做了万里目平台,并且找了一票明星来代言、站台、背书,但是也遭到了很多质疑,所以趣店还是想通过多元化的方式来做好奢侈品电商。”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说道。

6月3日,趣店宣布将以至多1亿美金加持寺库。为什么选择寺库?趣店与寺库的抱团取暖,能否承担起趣店的期望?对此,《商学院》记者采访趣店方面,但对方并未明确回应。

“牵手寺库,可以弥补它本身的短板。”在丁道师看来,目前趣店的短板有两个,一个是货源;另一个是在奢侈品领域的口碑。丁道师认为,趣店希望尽快塑造在奢侈品领域的口碑,而寺库是目前国内奢侈品电商领域的一个标杆,并且寺库足够便宜。

寺库历年财报显示,2016年~2019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5.94亿元、37.40亿元、53.88亿元、68.69亿元,同比增长为48.8%、44.21%、44.04%、27.48%;2016年-2019年,毛利分别为4.0亿元、6.12亿元、9.59亿元、11.97亿元,同比增长为84.33%、52.95%、56.82%、24.72%。

数据显示,寺库的营收增速以及毛利增速均有所放缓,盈利能力疲软态势初显,寺库也急需注入新的力量。

一方是已经巨亏的趣店,一方是增速放缓的寺库,那么趣店与寺库还能产生1+1>2的效用吗?

丁道师并不看好两者的结合。

根据贝恩咨询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奢侈品市场规模将萎缩15%至35%,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奢侈品市场整体销售额下降25%至30%,个人奢侈品消费市场也将下降15%至35%。

奢侈品电商,这个硬骨头并不好啃。“今年以来不利因素很多,尤其是疫情以来,奢侈品消费更加疲软,这个时候发力奢侈品前景并不明朗。”丁道师说道,“一般来说,我们都认为越是在这种疫情之中,越应该在一些基础服务项目上着重发力。”

“比如京东拼多多淘宝都在‘618’推一些非常便宜、亲民的产品,而寺库和趣店此时反而要加码奢侈品。”丁道师认为,“或许他们想现在以相对低的价格来入局,等疫情过后,消费恢复,他们就可以享受更多的产业复苏带来的红利,这种逻辑没有问题。但是复苏的红利最终是被他们享受,还是被阿里和京东所享受,这个问题也需要来考虑。”

首现亏损

被称为“最会赚钱的互金公司”之一的趣店遭遇上市以来首次“滑铁卢”。趣店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趣店该季度总营收约人民币9.58亿元,同比下降54.3%,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趣店一季度净亏损约为4.87亿元,去年同期,趣店净利润约为9.5亿元。

这是趣店在纽交所上市以来第一次亏损,也是首次单季度亏损。截至美东时间6月23日,趣店收盘价为每股1.89美元,总市值4.8亿美元,较上市时已经跌去近九成。

曾经,在趣店上市后罗敏放出豪言:“在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之前,不再从公司领取一分钱薪水和奖金。”彼时,趣店上市的市值为113亿美元。

如今,在资本市场起伏的趣店,市值已经仅仅徘徊在4亿美元。罗敏距离他的千亿美元市值的梦想越来越远。

如果说,之前罗敏想的是如何让趣店越来越好,那么现在的趣店,应该是如何活下去。

《商学院》记者就业绩下滑相关问题采访趣店方面,但是截止到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应。

虽然趣店将2020年一季度亏损的主要原因归于疫情这只“黑天鹅”,但事实上其业绩巨亏早有迹象。

趣店2019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显示,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趣店该季度单季净利润约为1.57亿元,同比下降79.9%,环比下降85.2%。这也就意味着趣店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就已经出现业绩的下滑。

趣店一直希望,能通过自身积累的数据进行变现。无论是之前的大白汽车,在线学习项目还是如今新开的万里目,趣店都希望之前的数据能够得到转化。但是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趣店的一些关键数据在下降。

财报显示,一季度趣店未偿还借款者数量为570万,环比下滑7.1%;未偿还贷款余额总数为153亿元,同比下滑32%;开放平台服务的未偿还贷款余额为132亿元,同比下降15.6%。在交易量方面,相对于2019年第四季度,趣店贷款业务交易量环比下降52.8%,开放平台服务交易金额环比下降68%,为26亿元。

从业务来看,趣店一季度金融业务收入6.23亿元,同比下降38.4%;贷款撮合及其他业务收入4.22亿元,同比下降34.47%;开放平台业务收入为-1.5亿元,同比下降194.34%;销售佣金收入为3371.3万元,同比下降75.19%;销售收入1705.6万元,同比下降87.55%。

与此同时,趣店在本季度的D1逾期率(即某一天到期未还的本金及服务费金额,除以当天到期的所有与本金及服务费金额)却被推高至20%。

对于本季度亏损,趣店在财报中给出解释,主要是鉴于当前疫情对宏观经济及行业环境的影响,趣店和其合作方将会继续收缩业务规模,加速去杠杆进程。

值得注意的是趣店开放平台业务的亏损。从2018年第三季度开始,趣店启动开放平台战略,按照趣店公开的口径,坐拥千万用户,一边是需要消费场景和流量的数百家持牌金融机构,另一边是拥有TOP100的互联网流量场景APP,开放平台能够为两方提供标准化解决方案。

用通俗的话解释,趣店就是在贩卖“流量”,本质上则是“助贷”,即机构本身不直接发放贷款,而是为借款人撮合匹配资金方,以实现资金的通融。曾经助贷业务一度成为互金平台转型的主要方向。

开放平台业务,也的确为趣店带来营收。2019年趣店开放平台业务一季度收入1.59亿元,占比7.6%;二季度开放平台业务收入3.98亿元,环比增长150%,收入占比为17.9%;三季度开放平台到达业绩的顶点,收入达9.93亿元,环比增长149.5%,收入占比达38.3%,并贡献了9成利润,约9亿元。

转折从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该季度财报显示,开放平台业务当期收入为6.48亿元,环比下降34.6%,2020年一季度,该业务非但未贡献利润,反而呈现亏损状态。

一个背景是,根据《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简称175号文件),互金机构可向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以及持牌金融机构导流方向转型。

然而,有业内人士介绍,目前相关部门要求银行不得接受助贷机构私下的坏账兜底承诺,银行不得将核心风控环节外包等等,目前平台与银行、信托机构之间只能低调合作,甚至在合同协议上都不能明确“助贷”二字。

2019年11月26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下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简称83号文件),用词从此前的网络小贷公司到小额贷款公司,同时极少数具有较强资本实力,满足监管要求的机构,可以申请改制为消费金融公司或其他持牌金融机构,“助贷”一词再未出现。

“助贷”曾经是互金平台的香饽饽,但是随着监管态度的逐渐趋严,平台们开始逐渐淡化“助贷”一词。

这也就不难解释,趣店的开放平台业务业绩下滑。

转型前路几何?

周旋于资本市场,需要不断地给投资人讲故事。然而罗敏的资本故事,却不是那么好讲。2017年10月18日,趣店上市,市值突破百亿美元,然而同年11月24日,趣店收盘价报价12.22美元每股,市值跌至40.31亿美元。

趣店的高光时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当时对于趣店的质疑,更多地聚焦于以校园贷起家的趣店,是带有“原罪”的。

在校园贷被监管之后,趣店从趣分期改名为“趣店”,瞄准白领一族的现金贷。现金贷的确为趣店带来了新的盈利能力。其上市招股书显示,2016年,其营收达到14.34亿元,同比增长514%,净利润达到5.77亿元。但是伴随着趣店的是其现金贷业务超过监管36%红线的质疑声。

2017年,监管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趣店再次面临转型。2018年蚂蚁金服终止与趣店合作,彼时,虽然趣店称与蚂蚁金服的合作终止不会影响现有业务,但是根据媒体报道显示,趣店活跃用户从最高时的750万人缩水至400万人。

2018年趣店推出大白汽车项目,但是以租代售的重资产模式,并没有让大白汽车走太远,加上内部管理混乱,关店、裁员的消息不断,最终被搁浅。后来,趣店又陆续试水在线学习、家政等业务,但最终都是昙花一现。

迫于业绩压力,趣店于2020年3月上线奢侈品项目万里目,试图通过万里目向资本讲述新的故事。

万里目定位于全球跨境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上线,吸引了不少关注。为了达到良好的宣传效果,万里目签约郑凯、贾乃亮、赵薇、雷佳音、黄晓明作为万里目的品牌代言人,在短视频平台进行直播。

在一季度财报中,有关于万里目项目的描述:“万里目项目将产生一定的采购成本、营销费用。”

根据万里目方面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5月1日,万里目在抖音直播间的首秀,交易金额超过3250万元。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从5月1日正式在抖音直播开始,到6月2日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在黑猫投诉上关于万里目的投诉达到355条,多聚焦于假货、无法退款、不发货等投诉。

根据万里目公开披露的信息,万里目目前与宁波鑫海通达贸易有限公司在跨境电商全球供应链领域全面合作,为万里目全球供应链环节提供正品保障。

但是,万里目除了要面对“假货”争议外,它需要面对的还有天猫、京东、寺库等平台的竞争,万里目又胜算几何呢?

也许是知道万里目的故事不好讲,趣店投资者关系副总裁祝祺表示,“鉴于疫情引发的对经济的持续影响,趣店二季度仍然继续保持审慎态度;另外,万里目项目将产生一定的采购成本、营销费用。在近期较为严峻的市场环境下,趣店将继续坚持审慎原则,一方面保全公司净资产,另一方面也储备资金用于探索新的增长机会。”

兜兜转转的趣店,似乎仍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在转型道路上越走越远的趣店,何处是归路?

8月5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20年7月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报告显示,7月“电诉宝”(315.100EC.CN)共计受理121家电商用户海量投诉,其中,15家入选消费评级榜。报告披露了35起典型案例:(1)零售电商:卷皮网、好食期、E宠商城、闲鱼、好乐买、微拍堂、绿森商城、小米有品、微店、中粮我买网、国美、蘑菇街、i百联、未来集市、当当、抖音、快手;寺库、波罗蜜、洋码头;(2)生活服务电商:58同城、鲁班到家、美团、嗨学网、尚德机构、学慧网、赛优教育、环球网校、大塘小鱼、帮考网、去哪儿、飞猪、走着瞧旅行、爱订不订、旅划算。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