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夺命外卖”的背后:饿了么五分钟、美团外卖八分钟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夺命外卖”的背后:饿了么五分钟、美团外卖八分钟
有局儿GPLP犀牛财经发布时间:2020年09月27日 09:40:25

(网经社讯)9月8日,一篇名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公众号文章对骑手的日常工作状态进行了深刻剖析,指责外卖平台“残忍”的算法体系在压榨骑手的时间和生命,文章一出引发了轩然大波。

次日,美团外卖和饿了么迅速做出回应,美团外卖表示会给骑手“8分钟弹性时间”,饿了么表示推出“再等五分钟”功能,让消费者决定骑手是否超时。两家的回应本是为了让舆论不再继续发酵,然而却掀起千层浪,成了被指责的靶子。

为啥?

本质原因是外卖崛起的背后是外卖骑手“拿命”在搏。

漩涡当中的外卖行业:平台、骑手、用户

“美团的送餐系统会特别关注骑手的上下楼时间,甚至专门研究骑手去低楼层和高楼层时的时间速度。”文中美团外卖算法总监的一句话道出了骑手的工作压力,原来骑手的每一步都在平台的算计中,只增不减。

根据美团研究院及中国饭店协会外卖专业委员会发布的《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中国外卖产业发展报告数据,截至2019年年底,中国外卖消费者规模约4.6亿人,较2018年年底同比增长12.7%。

2016到2019年间,美团外卖平台要求的送餐时间从3公里1个小时,缩减到了3公里38分钟。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单均配送时长比3年前减少了10分钟。

此前,美团点评(03690.HK)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财报显示,二季度实现营收为247.22亿元,同比增长8.9%;期内溢利为22.10亿元,同比增长152.4%。

其中,餐饮外卖业务有所回暖,营收同比增长13.2%至145.44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58.83%。

财报还中显示,二季度天气状况良好,向骑手支付的补贴减少,加上运力(从事运输的机械设备和人员调配)较为充足,因此每笔订单的配送成本降低,令餐饮外卖业务的毛利率有所提高。

不难看出,美团点评二季度餐饮外卖经营利润的增长主要来源于外卖骑手成本的降低。

可见,不论是缩时还是强化算法,平台的目的都是获取更多利益。

然而,在美团外卖盈利的背后,则是被生存驱动的骑手拿命换取生存的悲哀——在外卖骑手热度居高不下的话题下,一波又一波惊人的数据铺开在受众眼前:

2017 年上半年,仅仅是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 5 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

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上海公安交警部门官方微信发布,今年以来,上海公安机关共查处快递外卖骑手各类交通违法行为4.3万余起。

而每一起违法案件的背后,都有一个很纯粹的目的:准时送达。

在准时送达的评价体系之下,不超时比什么都重要,所以骑手只得通过超速来防止超时,有时甚至冒着交通事故的风险。外卖员骑着标志性的电动车,频繁穿梭在大街小巷,本来就处于交通危险之中。怕超时、怕差评,怕投诉,怕扣钱,长期沉浸在这样的工作氛围里,更是增加了交通事故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在适者生存的外卖行业中,竞争不仅仅发生在平台之间,也存在骑手与骑手之间。准时送达的越多,奖励越多,赚的就越多。

外卖因此变成了高危行业。就像最近很热门的一句话:外卖骑手就是和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外卖平台追求更高速度,更低成本,更大的市占率和更多的利益,所以用算法控制了骑手,用惩罚代替管理,让超时变成了一种生命“魔咒”,可以说,外卖就是一个畸形的行业,让骑手想拒绝很难。

充当“推手”的用户

吃瓜也不耽误点外卖。

随着“万物皆可送”的理念深入消费者心理,外卖配送的范围早已超出了单纯的餐饮范畴,零售、医药等多个领域为外卖带来新的消费红利。 从简单吃饭到日常生活,外卖已经向全时段、全品类的新零售时代转变。

那么用户在这其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可能更像是一个推手。

截至2020年一季度,美团和饿了么的用户粘性均达15%以上。据iMedia报告预测,2020年中国在线点外卖人数将达到4.77亿人,较2019增长14.7%。

同时,还有一组数据,Trustdata数据显示,外卖永辉点餐时间越来越省时,2020上半年美团外卖用户的平均点餐时间净不足1分钟。

点餐时间的减少和用户人数的增长无非会得到两种结果:平台招揽更多骑手抢占市场规模;让现有的骑手送更多的单。无论是哪种都在无形中加大了骑手的生存与工作压力。

美团和饿了么的公关败笔

目前,舆论的热度还未消散,平台将骑手困在了系统里,同时也困住了平台自己。

舆论的热度真的单纯是靠一篇文章炒热的吗?显然不是,真正的原因更是外卖骑手这一工作性质本身长期处在舆论高压下的强烈反弹和消费者情绪的扩散。

2020年9月9日,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先后给出自己的回应,表示愿意给骑手更多的时间,但回应多少有点危机公关意思在里面。同时也遭到媒体和网友的一众讨伐。

然而,即便如此,2020年9月8日、9日,美团点评的股价连降两日,跌幅分别为4.11%和2.52%。

打出“五分钟情感牌”的饿了么境况更是糟糕,官方微博已然被网友攻陷。

网友的话更是犀利,“价格歧视完了,开始时间歧视,你们明明知道造成骑手大量违规的根本原因不是这个”、“平台不愿意多给自己的员工增加时间,却要消费者买单”诸如此类评价都在诉说消费者的不满。

不满的原因很简单,平台看不到自己的问题,用算法系统吞噬了骑手的时间,现在却要消费者买单。还利用同情心进行道德绑架,不体谅骑手的辛苦反而成了消费者的错误,根本是在变相的推卸责任。

对此,白岩松对这一热点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希望外卖平台能真诚地不把骑手当机器,而是当成人,去做真正的改变。”

可以说,对美团外卖和饿了么而言,这真的是一次失败的公关。

或许,只要还有商家卖,有用户点,有骑手接单,舆论就永远不会消散。

那到底什么什么才是外卖行业的正解?算法或许不近人情,连每单电梯的层数都想掌握在算计之中,但平台不是,管理者也不是,如果不能正视骑手这个职业、不认可正是由于骑手的努力成就平台本身、不能保障好骑手生命安全,多给几分钟都是徒劳。

近日,国内首份《中国社交电商合规研究报告》,并公布《社交电商“涉传”争议网络舆情排行榜》,包括全球时刻、有好东西、云集、千团、环球捕手、云集品、有品有鱼、花生日记、未来集市、聚多佳品、每日拼拼、洋葱海外仓、达令家、淘小铺、斑马会员、贝店、大V店、粉象生活、芬香、爱库存、云品仓、达人店、甩甩宝宝、蜜源APP、楚楚推、素店、万色城、蜜芽plus、喜团、单创30家平台上榜。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