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老牌玩家易果生鲜黯然出局 绝处逢生的生鲜电商或再迎洗牌期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老牌玩家易果生鲜黯然出局 绝处逢生的生鲜电商或再迎洗牌期
刘敏娟蓝鲸财经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0日 09:10:52

(网经社讯)作为国内老牌的生鲜电商企业,易果生鲜近日因破产重组一事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坊间传闻,易果生鲜、云象供应链和安鲜达这三家关联平台背后的运营公司均已进入破产重组阶段。天眼查数据显示,上述三家公司已于7月30日进入自愿 破产重组。一位曾在易果生鲜工作的人士对记者表示该情况属实;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过度依赖天猫超市,实际上易果生鲜早在一年前就不行了。

成立于2005年的易果生鲜曾多次获得来自阿里及阿里旗下云锋基金、天猫的投资,此后拿下天猫生鲜的独家运营权,一度被视为阿里“养子”,在生鲜电商中占据第一梯队的位置,一时间风头无两。如今,头顶光环的易果生鲜却黯然出局,令人唏嘘不已。

此前,生鲜电商在2019年下半年陷入寒冬后,又在2020年的疫情影响下“绝处逢生”,迎来发展契机。易果生鲜在行业形势向好之下折戟,对行业而言无疑是一个坏消息,再度引发人们对生鲜电商这一垂直赛道的担忧。

易果生鲜倒在寒冬前,官网仅保留五六个品类

近日有消息称,易果生鲜(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及旗下的云象供应链(上海云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和安鲜达(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已于7月30日进入破产重组。

据记者查询了解,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7月30日裁定受理上海安鲜达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云象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易果电子商 务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三案,并于2020年8月31日指定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两家社会中介机构组成联合管理人。2020年 9月4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公告,确定本案债权申报截止日期为2020年10月19日。

记者联系到一位曾在易果生鲜工作的人士,对方表示情况属实。易果生鲜CEO张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消息,但其并未透露更多细节。

同时,记者注意到,易果生鲜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于今年7月10日更新后,一直没有新的动态。而易果生鲜官方微博@易果网的最新动态还停留在2019年1月14日。

截至发稿,易果生鲜PC端及移动端仍能正常打开并下单,但只剩大概60个单品。而且,易果生鲜移动端仅保留肉类、水产、粮油杂货、食品饮料及礼品礼券这五个品类,PC端虽较移动端虽多出一个“方便速食”品类,但并无商品可选。

天眼查信息显示,易果电子成立于2007年2月,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易果生鲜网CEO张晔。在股权结构方面,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为易果电子最大 股东,持股16.56%;张晔为第二大股东,持股13.94%;Alibaba.com HongKong LImited及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1.83%、6.92%,分列第三及第六大股东。经股权穿透,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总股权比 例为22.52%,疑似为易果电子实控人。

在融资历史方面,易果电子累计获得7轮融资,曾多次获得阿里及阿里旗下云锋基金、天猫的投资。具体而言,其A轮、B轮、C轮及D轮融资均有阿里系的身影,且后者均为领投方。换言之,易果生鲜是不折不扣的阿里旗下生鲜品牌。

颓势有迹可循,易果生鲜在一年前就已陷入困境

实际上,易果生鲜的颓势早已有迹可循。据知名电商战略分析师、海豚智库创始人李成东透露,“由于过度依赖天猫超市,实际上易果生鲜早在一年前就不行了,只不过现在才被知道而已。”

早在2019年7月,就有消息称易果生鲜下属企业安鲜达发布风险提示函称,其与菜鸟和天猫共建的生鲜冷链业务合作已终止。彼时,易果生鲜方面回应称,函件内容并非安鲜达官方公示,“终止合作”等信息不准确,该公司与菜鸟、天猫仍在多项业务上合作,未来也将继续合作。

四个月后,坊间又有消息称,安鲜达或于2019年10月底开始全面解散,大量员工于已办理离职手续。安鲜达对此回应称“只是阶段性调整”。

官网资料显示,安鲜达成立于2015年,依托易果集团“线上+线下+新零售”全渠道业务布局及食品供应链优势,打造全链路全场景食品冷链物流服务解 决方案。记者发现,当时安鲜达官网仍保留着“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全国性冷链物流专网”的介绍;但时至今日,安鲜达官网已不见任何有关阿里的背景信息。

在安鲜达陷入舆论争议后 不久,易果生鲜也很快曝出负面消息。根据天眼查信息,易果生鲜的运营主体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于2019年12月12日被上海长宁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 行人,执行标的为1411.02万元。易果生鲜方面对此解释称,因所涉及的业务标的较为特殊,履约方式等商务细节安排尚未达成一致才被列为被执行人,但双 方的商务细节谈判已初步达成共识,会尽快解决该事项。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易果电子全资控股的另一生鲜电商平台“我厨”也被曝出已暂停服务。当时,“我厨”的官网及APP均无法正常打开,再度让人质疑易果生鲜的现状。

进入2020年后,易果生鲜的颓势仍在延续。天眼查信息显示,易果电子价值1029.72万元的股权、其它投资权益被冻结,执行法院依旧为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冻结期限自2020年1月14日至2023年1月13日。对此,易果生鲜方面并未作出回应。

在李成东看来,易果生鲜可谓是“成也阿里、败也阿里”。在屡次获得阿里投资后,易果生鲜进一步获得了天猫超市的生鲜运营权,安鲜达及云象供应链正是 在此契机下由双方组建而成。但在阿里孵化出盒马鲜生后,易果生鲜的价值便所剩无几,只能被边缘化直至被放弃。此后易果生鲜虽不得不转型做B端,但它在供应 链层面并无优势,缺少阿里的资金和流量支持后只能倒下。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也表示,从易果生鲜的破产重组可以看到其转型的失败。易果成立之初本是一家提供生鲜食材的 TO C公司,在经过快速发展及数轮融资之后,阿里完成对易果生鲜的掌控,其定位逐渐发生转变,最终成为一家为盒马等服务的TO B公司,专注供应链服务。这就导致易果生鲜此前形成的优势与口碑发挥不了作用,而供应链也不是其最擅长的领域,加上其团队自身存在问题,这些都加速了易果 的倒下。

生鲜电商绝处逢生,或再迎洗牌期

过去数年,生鲜电商这条赛道因相对较低的线上渗透率,常被视为电商领域的最后一片蓝海。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行业研究报告》(下称“报告”),2015年-2019年,国内生鲜电商行业市场规模从497亿元增长 至2796亿元,预计2020年将增至4047亿元,几乎翻倍增长。同期,生鲜电商在网络购物的渗透率仅在1.3%-3.6%之间。

在较为可观的发展前景下,不断有新的玩家涌入生鲜电商这条赛道。经过近几年的野蛮生长后,生鲜电商行业已经历数次洗牌,出局者与入局者轮番登场。

时间回溯到一年前,生鲜电商平台妙生活、吉及鲜、呆萝卜接连折戟,曾引发外界高度关注。先是妙生活被曝关掉所有门店、抱憾离场,其官方APP已无法 提供服务、官方微信小程序也无法正常打开;随后吉及鲜被曝出现资金问题,最终因融资失败而宣布停止运营;而曾屡次被曝出资金紧张的呆萝卜也终因烧钱过快而 陷入资金泥潭,不得不缩减一些失血的业务线。

进入2020年后,突发的疫情让许多传统行业“停摆”,但生鲜电商却逆势翻盘。根据上述报告,2020年疫情的突发事件使得大量用户涌进入鲜电商平 台,让行走在困境边缘的生鲜电商绝处逢生,生鲜电商迎来了发展契机。但随着疫情好转并趋于稳定,生鲜企业仍需回归产品本身,只有深耕供应链、提高配送能力 才能保障产品质量,形成强有力的竞争壁垒。

莫岱青表示,从去年开始,生鲜电商频频倒下,众多生鲜电商平台在产品种类、服务体验以及配送方面的特点并不突出,并且始终处于烧钱培养市场、消费习 性的阶段,这种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模式,无法持久延续。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有保证的供应链渠道,发力高质量资源配置,才能让消费者买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商 品。

业内普遍认为,行业玩家的密集退场,表明生鲜电商行业再次经历了洗牌期,对剩余玩家则提出了更为严峻的考验。而在行业趋势向好的环境下,易果生鲜黯然出局,或许意味着新一轮的洗牌期即将到来。

网经社连续第六年启动“直击黑五”大型策划,通过媒体评论、全媒体发布、滚动播报、专题直击、投诉维权、快评评论等多元化、立体化方式对黑五持续播报、监测、评论,对天猫国际、京东国际、苏宁国际、洋码头、小红书、亚马逊海外购、蜜芽、考拉海购、速卖通、跨境通、敦煌网等平台,展开持续跟踪、监测、研究、评论、评测、监督,为您带来跨境电商版的“双11”大促全貌。(查看专题)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提交申请

请输入姓名! 请输入公司名称! 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 请输入正确的邮箱!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