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数字零售>职业打假人“反被打” 王海“瞄准”疯狂小杨哥胜算几何?
职业打假人“反被打” 王海“瞄准”疯狂小杨哥胜算几何?
龙 菲中国美妆网发布时间:2022年11月17日 10:55:31

(网经社讯)曾因“燕窝事件”将辛巴推上风口浪尖的职业打假人王海,这一次“瞄准”了@疯狂小杨哥。

近日,知名打假人王海发布视频称,@疯狂小杨哥(以下简称小杨哥)三只羊直播间售卖的金正破壁机和绞肉机均为虚标功率。据悉,破壁机标注功率为300W,实际仅为105W;绞肉机标注功率300W,实际功率为120W。而在今日(11月15日),王海再发微博称,该破壁机不仅虚标功率,还是假冒3C认证的伪劣产品。据悉,链接产品页面标注退一赔三,按照售价399元,售出6.8万台计算,退款赔付总金额将高达一个亿。

image.png

与此同时,一份落款单位为河南省驻马店市遂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红头回复在网上流传。该局率先表明立场:欢迎职业打假人投诉举报,认真核查举报内容后,该立案的立案;但若职业打假人想借此谋利,根据上级规定一律不予支持。王海也转发此条微博称:“建议去外县打假”。

从“打假”到“被打”,号称帮助消费者“维权”的职业打假究竟还能走多远?

01 双11掀打假高潮

在刚过去的双11期间,伴随着持续走高的销售额,投诉举报问题更是层出不穷。每年的11月,也由此成为了职业打假人大展拳脚的“高光时刻”。为人熟知的辛巴“燕窝糖水”事件就发生在2020年11月。

而今年,王海将矛头对准了因“花1亿巨资买下商业大楼打造电商基地”喜提热搜的小杨哥。星图数据显示,今年双11,小杨哥以4.5亿元的带货成绩位居抖音第三,仅次于广东夫妇和东方甄选。

而“死磕”超头,历来是王海的作风。美妆网记者发现,这并不是其首次“打假”小杨哥。早在9月19日,王海就发文称,小杨哥直播间46号链接卖的洗头水赠品是没有强制3C认证的三无电吹风,因赠品属于商品一部分,购买的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三起步价500元。只不过彼时并未引起风波。

据悉,王海视频中出现的“金正小家电旗舰店”已将该产品下架,客服称“暂时无货”,并表示电机功率与产品整机功率不同,产品符合国家标准。

image.png

而在快手,千万粉丝大主播“瑜大公子”则遭到了来自品牌方的打假。11月10日,其在直播间带货“Whoo后”旗下的天气丹产品时,宣称产品系“京东美妆官方旗舰店,官方授权,正品保证”,并向观众展示了《正品证明》。但“Whoo后”国内品牌运营方称,未出具任何官方授权文件给“瑜大公子”,要求平台下其直播间内该产品链接,并下架店铺内所有与whoo相关的产品链接。

每年双11期间暴增的订单量,也随之带来了一系列的售后问题,而在市场的教育下,许多消费者也不会选择就此“隐忍”。《2021年双11消费投诉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10月20-11月20日,全网相关“双11电商平台投诉”的信息量超150万条。其中,商家虚假宣传以27%排在首位。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职业打假人此时的挺身而出,更容易得到消费者和舆论的支持。

02 职业打假反被打?

就在王海于微博连转10条与小杨哥相关的微博,呼吁维权者与其联系时。一份落款日期为11月4日的红头回复在网上流传,而落款单位为河南省驻马店市遂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

“你为一己之私到我县购买商品,搜集你获利的证据,本局对你的行为不予支持。”直接表明了该局对于职业打假人的态度:欢迎职业打假人投诉举报,认真核查举报内容后,该立案的立案;但若职业打假人想借此谋利,根据上级规定一律不予支持。

image.png

遂平县官方人士介绍,11月2日,文件中的程某某买了三瓶进口啤酒,认为上面没有生产日期遂投诉,并申请举报奖励。接到投诉后,执法人员调查期间发现,程某某为职业打假人,投诉的目的是拿奖励,遂作出上述回复。

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黄梦奇律师、陈蒙律师告诉美妆网,职业打假行为与普通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存在明显区别。从主观目的而言,职业打假人购买商品的主要目的是获取惩罚性赔偿、举报奖励、商家的协商赔偿金额等,并非基于消费的需要。从维权角度而言,职业打假人明确知晓相关法律规定、救济流程、赔偿标准等,熟悉各类诉讼、信息公开、投诉举报途径,并逐渐形成一套维权流程。从购买方式而言,职业打假行为在选择购买商品时的方式、手段更专业化,针对购买的商品主要选择在产地、标签、标识、保质期等方面存在问题的产品,且会不断反复大量地购买。

而上海则更早释放了“反打假”信号。8月1日正式施行的新修订版《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首次明确了要依法规范职业打假行为。其中第八十三条第二款明确规定,非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不适用本条例;第六十六条第二款明确,要建立投诉举报异常名录,依法规范牟利性职业索赔。可以看出,市场对于知假打假行为的保护正在逐步限缩。

虽然职业打假人的存在能够给市场带来一些相对正面的影响,但不可否认,某些恶意索赔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营秩序。对此,黄梦奇律师认为,对于职业打假人的行为不能一刀切判定,若是涉及通过媒体曝光、向商家恶意勒索的方式索取赔偿,则属于过度维权,严重者可能涉嫌敲诈勒索罪。

早期在直播电商野蛮生长阶段,这个暴利的行业往往充斥着大量的“三无”产品,一定程度的“打假”有利于商家主播自查,构建严格的选品机制。但职业打假绝非最优手段,只是法规不健全下的次优选择。直播电商作为近几年的新兴产物,成为打假重点对象也是因为相关规范条例仍未健全,普通消费者维权渠道没有彻底畅通,职业打假人仍有存在的现实基础。但对于恶意打假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今后肯定将被进一步遏制。

浙江网经社信息科技公司拥有17年历史,作为中国领先的数字经济新媒体、服务商,提供“媒体+智库”、“会员+孵化”服务:(1)面向电商平台、头部服务商等PR条线提供媒体传播服务;(2)面向各类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培训机构、电商平台等提供智库服务;(3)面向各类电商渠道方、品牌方、商家、供应链公司等提供“千电万商”生态圈服务;(4)面向各类初创公司提供创业孵化器服务。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注册免费体验全部)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投诉曝光】 更多>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小程序
        小程序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