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数字零售>默认售假?小杨哥“收买”打假人王海
默认售假?小杨哥“收买”打假人王海
Hiu互联网品牌官发布时间:2023年04月17日 10:58:10

(网经社讯)一

“职业打假第一人”王海,自去年9月盯上小杨哥后,一直对其穷追猛打。

半年内,王海发布了90多条关于小杨哥带货产品的微博,指出近10款产品的问题。

上个月疯狂小杨哥直播间销售的一款婴幼儿面霜,更是被王海实锤了,被市监局认定存在虚假宣传,并处以5.64万元罚款。

image.png

 图源:红星新闻/受访者供图

然而,前几天发生了一件魔幻的事情。

这么两位看似水火不容的人物,竟然在直播间连上麦了,场面还异常的和谐…

小杨哥一口一个“海哥”的喊着,表示“公司才一年,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海哥得指导指导”。

献殷勤的劲儿溢满屏幕,在线表演了一出“如何拍得一手好马屁”。

小杨哥甚至没把网友当外人,当众“收买”王海,还提出要上播为王海引流,给他甩十万加过去。

image.png

▲ 图源:抖音@王海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是冤家不聚头,正面刚不过索性做低服软,他们就这样相杀相爱啦?

看到有些文章还以“世纪大和解”为标题,来形容王海与疯狂小杨哥的这场连麦。

不至于哈。他们两人倒不至于有什么“血海深仇”,只是职业身份注定两人站在对立面罢了。

这个标题更适用于隔壁互掐的两大巨头抖音与腾讯。

腾讯视频前脚还在就版权问题打官司,要求抖音赔偿数千万元,后脚就握手言和谈起了合作,一旁看戏的快手和B站直接蒙圈了。

回到王海的直播间,在线看戏的网友也蒙圈了,“你俩这是和解了?”。


打假是一门产业,王海是靠打假吃饭的。

早在1995年,国内的仿货泛滥,当时只有22岁的王海,用两副假冒索尼耳机一打成名。

以打假人“出道”的王海,在第一年就赚到了第一桶金。

次年,王海因首个“职业打假奖”获得者的身份,成为央视《实话实话》第一期节目“谁来保护消费者”的嘉宾。

image.png

▲ 图源:bilibili

在那个年代,王海被民间誉为“打假英雄”,几乎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从那以后,王海真把打假当饭吃。

时至今日,他在全国开设了四家职业打假公司,主要经营“帮消费者维权打假、找假货获得索赔、替企业打假”这三块业务。

可以说,王海开辟了中国的职业打假行业。

有人指责王海打着帮助消费者维权的幌子,实则就是为了赚钱。

媒体报道,王海在20多年里,靠着打假赚到了千万身家。

王海谈起这个也毫不避讳,他表示在打假的过程中,一直把利益看得很重要。

确实如此,打假也是要成本的,背后还有一支专业团队等着吃饭,谁会只为伸张正义把自己弄得倾家荡产。

如果无利可图,职业打假必然不能长久。

打假是为了盈利,但是盈利可以与正义共存。

王海也并非完全逐利。像早些年,他曾以公司的名义揭露莆田系涉嫌医疗诈骗的内幕。当年引起了卫生部的重视,要求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整改,取缔各地游医机构


话说回来,今日的王海能被广大网友熟知,与直播带货的兴起脱不开干系。

2020年的“糖水燕窝”事件,让网红辛巴一度跌落神坛,而在微博上晒出实锤证据的王海,彻底火遍全网。

移动互联网时代,造假和卖假的形式更加新颖。

监管没能及时跟进,确实留下了很大一片打假空间。

除了手撕辛巴、拳打小杨哥之外,罗永浩、李佳琦等大V的直播间商品都曾出现在王海的打假名单之列。

如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售卖的假羊毛衫、李佳琦带货涉嫌虚假宣传误导的初普美容仪、散打哥售卖用PU材质宣传真皮的腰带…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快手曾经的“网红一哥”,散打哥被王海“点名”后,没有正面硬刚,而是主动示好。

表示把二层牛皮宣传为真皮,是自己的口误。还不忘拍马屁,“互联网需要王海这样的角色,来监督我们这些网红”。

不过,王海对散打哥的说法一点都不买账,还在微博上讽刺“把PU说成真皮要么傻要么坏”。

image.png

▲ 图源:微博@王海




算是热脸贴着冷屁股了。

如今,直播间里的小杨哥重复着散打哥的那一套,“溜须拍马”的功夫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这效果恐怕也是一样一样的。

不信,你听:

是否就此与小杨哥和解,王海的回应是“纯胡扯,一码事归一码事”。

当然啦,具体还得看王海之后是否会继续打假小杨哥。

目前,王海的微博置顶依然是小杨哥带货的毒童鞋。

image.png

▲ 图源:微博@王海

去年要小杨哥赔偿1个亿的破壁机虚标功率事件,即使过去近半年了,王海团队还在跟进。

这是一场持久战。从盯上一个产品到最后索赔成功,往往要耗费数月到数年不等。

打假,任重道远。

对于屡禁不止的假冒伪劣产品,需要王海这样的职业打假人,背后有专业机构提供理据支撑,能跟造假者和售假者正面对抗。


对于蹭流量这一说法,王海坦陈:“不光是这两年,我们自1995年开始就专业蹭流量。我反而觉得是个好事,会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欺骗行为,避免受骗。”

无可否认,打假是一门生意,不是慈善事业。

做生意的没有不爱流量,不追逐流量的,因为流量能转化为金钱。

在接受海报新闻采访时,王海表示在打假产品的选取上,他们团队是以全网销量“TOP10”作为门槛。

“谁卖假货卖的多打谁,毕竟我们前期需要投入,也面临成本与收益的双重考验。如果打假没钱赚,就打不下去,这就属于打假行业的一个风险。”

此外,职业打假这一行当,自诞生以来就饱受争议。

确实有这么一批人,以打假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的行为。

但从整个大环境来说,职业打假还是有利于净化市场的。

众所周知,普通消费者维权实非易事。

在与商家对峙的过程中,消费者属于弱势的一方,商家常会利用信息不对称等因素误导欺骗消费者。

缺乏法律知识储备以及维权成本过高,迫使很多消费者在买到问题产品时,很多时候都只能自认倒霉,充其量也是选择退货退款。

还有更过分的一种情况,消费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买到的是假货。

没有人发声,没有闹出大动静,造假者便越发猖狂,造假售假的风气越刮越盛。

我们总不能只寄希望于一年一度的315晚会,仅靠官方的权威打假是远远不够的。

俗话说得好,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同样的,王海打假,不管是为了蹭流量赚钱,还是为了社会正义,只要能揭露一宗又一宗制假造假事件,他就是广大消费者维权的开路先锋。

假货乱象丛生、招摇撞骗招式层出不穷,王海打了28年假,依旧阻拦不了这片土壤疯长的“有心之人”。

还是那句话,中国消费者需要王海这样的专业打假人,把那群疯狂割韭菜的制假售假者一网打尽。

所以,小杨哥与其认怂求和,不如先做好自己直播间货品的品质鉴证官吧。

浙江网经社信息科技公司拥有17年历史,作为中国领先的数字经济新媒体、服务商,提供“媒体+智库”、“会员+孵化”服务:(1)面向电商平台、头部服务商等PR条线提供媒体传播服务;(2)面向各类企事业单位、政府部门、培训机构、电商平台等提供智库服务;(3)面向各类电商渠道方、品牌方、商家、供应链公司等提供“千电万商”生态圈服务;(4)面向各类初创公司提供创业孵化器服务。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注册免费体验全部)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投诉曝光】 更多>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
        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小程序
        小程序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