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经社吕友臣:跨境电商刷单不是仅仅靠补缴税款就能万事大吉的
网经社吕友臣:跨境电商B2B出口新政仍有诸多问题待解
网经社吕友臣:将奶粉移出跨境电商商品清单的建议不可取
吕友臣:跨境电商进口商品是终端消费品不允许境内再次转售
吕友臣:行邮税下调和跨境电商真的有关系吗?
吕友臣:政策不成熟为跨境电商的发展带来不确定
吕友臣:2018年跨境电商的政策发展出乎很多业内人的意外
吕友臣:《电商法》中跨境电子商务的规定留有极大的空白待日后逐步完善
吕友臣:绝大多数跨境电商都游离在政策文件限定的范围之外
吕友臣: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商品继续按个人自用进境物品监管
吕友臣:本次政策调整的最大惊喜是单次限额的提高
吕友臣:单次限额的提高 有利于奢侈品类的跨境电商
吕友臣:政策提高单次限额有利于奢侈品类跨境电商发展
吕友臣:行邮税只针对进境物品征收我国出境物品不征收
吕友臣:行邮税税率会影响跨境电商的运营成本
吕友臣:《电商法》在立法中还存在思考不周全 比较粗糙的地方
吕友臣:美国电商征税背景下,中国卖家面临若干问题
吕友臣:美国开始电商征税,中国卖家面临几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