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外卖 大市场”规范外卖行业迫在眉睫
外媒:Uber收购外卖平台Grubhub 正就大额“分手费”谈判
外卖新战场:趣头条、爱奇艺、顺丰纷纷杀入企业团餐
两会代表喻春梅:建议将外卖骑手群体纳入当地工伤保险覆盖范围
Fastdata极数:《2020年1-4月中国本地生活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PPT)
助力外卖安全 上海启动升级版“食安封签”项目
美团外卖的C位 正在被取代
市场监管部门约谈美团、饿了么、旅划算等外卖平台
推出“丰食”入局外卖 顺丰的外卖新战事
丰巢风波后 快递系、外卖系抢着投放智能柜
Uber和外卖平台Grubhub接近达成收购交易
【电商榜单】《2020年4月在线外卖APP用户活跃TOP5榜》发布
顺丰试水团餐外卖 将布局外卖市场与美团饿了么三分天下?
顺丰分食Uber加码 外卖行业“真香”?
Uber收购Grubhub:网约车和外卖的结合有没有春天?
网经社陈礼腾:餐饮外卖市场用户流量见顶 顺丰难破局
顺丰不做餐饮 团餐不是外卖
商家涌入但几无订单 顺丰外卖的正式推广期或在五月下旬
订单大增盈利仍艰难 Uber外卖急寻出路
网经社陈礼腾:外卖配送边界在不断拓展
商家涌入但几无订单 顺丰外卖的正式推广期或在五月下旬
顺丰强势入局 外卖市场两强争锋或变三足鼎立
顺丰要做外卖 单挑美团饿了么?能吃到10元外卖吗?
顺丰染指“外卖”背后:通达系的挤压与多元化的顿挫
顺丰“搅局”外卖:瞄准“七寸” 出手即杀招
顺丰上线丰食外卖 来势汹汹“杀入”外卖市场
顺丰回避与外卖正面交锋:目前供内部员工订餐
网经社陈礼腾:顺丰入局餐饮外卖市场有助于市场激活
顺丰回应进军外卖市场:“丰食”目前仅在内部推行
市值2000亿顺丰杀入外卖 美团 饿了么慌不慌?
顺丰正式送外卖 单挑美团饿了么?
错位试探外卖市场 顺丰想要“虎口夺食”
图书外卖来了 权宜之计还是长远之策
Q1外卖业务同比增长超50% 疫云笼罩下“单腿跳”的Uber能走多远?
高端酒店与外卖平台 谁在带谁破圈?
【电商榜单】《2020年3月在线外卖APP用户活跃TOP20榜》发布
菜鸟、美团、饿了么纷纷踏入 外卖自提柜有前途吗?
餐饮业与美团等外卖平台间的“佣金大战”
餐饮业与外卖平台间的“佣金大战”
美团佣金风波启示:外卖平台的纯佣金模式会终结吗?
【曝光台】在线外卖“红与黑” 美团 饿了么 口碑 幸福西饼“上榜”
美团外卖佣金调查:商家如何沦为平台竞争的工具
图书也能“点外卖” 30家新华书店入驻饿了么
美团外卖佣金调查:商家如何沦为平台竞争的工具?
外卖新平衡 佣金那点事
送外卖、取快递、在线办公 非接触经济“疫”外升温
外卖佣金争议背后 又一次“农夫与蛇”的魔幻剧?
快递外卖人员可进小区“无接触”配送
深圳市消委会向美团等外卖服务平台发出调查函
快递外卖人员可进小区“无接触”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