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超强:预付式消费陷阱频发主因是缺乏对应规范
方超强:万色城上市失败的三点原因
方超强:万色城模式近似于“拉人头”的传销模式
方超强:万色城畸小的市场份额影响其持续发展
方超强:万色城业务合规性、稳定性和发展预期是IPO失败主因
方超强:万色城上市失败的三大原因
方超强:电商平台漏洞导致信息泄露缺乏判断标准
方超强:网络运营者有义务保个人信息安全
方超强:电商平台有义务保障用户信息安全
方超强:电商平台获取个人信息同时有义务保护信息安全
方超强:互联网运营商有义务保护用户信息安全
方超强:《征求意见稿》是对现有法律的细化完善
方超强:虚假刷量行为会降低小红书数据真实性的评价
方超强:《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充分回应了网络交易中的客观现状
方超强:电子商务信用评价体系建立也应加快脚步
方超强:社交电商要彻底与传销切割干净有很难操作性
方超强:“退一赔三”的责任对二手电商平台或并不适用
方超强:部分二手车电商的”居间商“性质决定其责任承担
方超强:二手车电商“居间方”性质决定其责任承担
方超强:西安奔驰车退一赔三前提是消费欺诈而不是质量瑕疵
方超强:社交电商商业模式要彻底与传销切割干净很难
方超强:虚假刷量是对小红书商业模式的侵权损害行为
方超强:小红书种草笔记决定其能否继续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方超强:虚假刷量是对小红书商业模式的侵权损害行为
方超强:社交电商分销层级没到三级不构成传销
方超强:社交电商裂变的模式容易成为传销”高危地带“
方超强:社交电商自认为做了有效规避措施
方超强:社交电商商业模式要彻底与传销切割干净比较难
方超强:花生日记在层级架构、报酬计算上是典型的传销
方超强:“三级传销”是刑法上判断传销的标准
方超强:花生日记的层级架构等是典型传销活动
方超强:注销账户与注册账户相比不应当有显著的不便利性
方超强:社交电商频频触传销红线的法律原因
方超强:上市不是花生日记的避风港
方超强:社交电商对层级的割裂规避措施是无用功
方超强:社交电商要彻底与传销切割干净较难
方超强:APP注销与注册相比不应当有显著的不便利性
方超强:由平台漏洞导致的用户信息泄露平台需担责
方超强:拼多多被“薅羊毛”的损失在法律上不存在追回障碍
方超强:拼多多被“薅羊毛”的损失在法律上不存在追回障碍
方超强:拼多多可直接关闭优惠券下单通道有效止损
方超强:注销账户与注册账户想比不应当有显著的不便利性
方超强:平台账户注销只要确定“一端注销即两端注销”即可
方超强:从犯罪构成要件看“黑产灰团队”涉嫌盗窃罪
方超强:黑灰产团伙是主动寻找系统漏洞而非进行系统破坏和篡改
方超强:拼多多对选择继续订单的消费者自行补足差价
方超强:注销账户与注册账户相比不应当有显著的不便利性
方超强:朋友圈代购手绘图代替产品实为规避监管
方超强:代购们转变为“灵魂画手”并不能逃避监管
方超强:代购化身灵魂画手其网络销售的本质没有改变 承担的责任也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