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超强:“刷单”行为屡禁不止的几个原因
方超强:选择资质合法、规模较大的网约车平台
方超强:建议选择资质合法、规模较大、有一定口碑的新网约车平台
方超强:企业以不合理低价开展竞争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方超强:电商平台在获取个人信息的同时有保护个人信息的义务
方超强:电商平台有保护个人信息的义务
方超强:因存在漏洞而导致用户信息泄露 平台得要负责
方超强:企业不合理低价开展竞争是不正当竞争行为
方超强:短视频平台用户售假需承担连带责任
方超强:“杀熟”是否涉嫌违法应具体分析
方超强:大数据“杀熟”是否侵犯消费者权益应具体分析
方超强:商家利用大数据实际上是一种“价格歧视”
方超强:网络餐饮监管有利于规范第三方平台
方超强:“实锤”性质负面消息影响三只松鼠上会结果
方超强:小蓝单车破产按费用优先原则清偿
方超强:用户押金只能在剩余财产中按债权比例受偿
方超强:趣店需为用户信息泄露买单
方超强:电商平台有保护个人信息的义务
方超强:小蓝单车与拜客出行合作或将起死回生
方超强:共享单车破产很可能难以获得全额清偿
方超强:刷单行为实质上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
方超强:电商平台竞争不应让消费者遭殃
方超强:电商平台有义务保护用户信息安全
方超强:捆绑消费行为不单单是携程一家“独创”
方超强:法律明确规定禁止“二选一”行为
方超强:ODM模式电商傍名牌或形成不正当竞争
方超强:用户隐瞒真实信息世纪佳缘有违约责任
方超强:苏享茂之死不应归咎于网站未尽实名认证责任
方超强:苏享茂自杀不全归咎于世纪佳缘
方超强:京东有权自主选择自身的合作伙伴
方超强:平台“掐架”不应让消费者遭殃
方超强:拒收现金实质是商家设置了不公平交易条件
方超强:平台“掐架” 不应让消费者遭殃
方超强:支付方式的变革应当是潜移默化
方超强:互联网法院设立对互联网案件审理具有积极意义
方超强:京东有选择合作方的自由
方超强:电商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是违法的
方超强:电商“二选一” 商家维权应当明确主体
方超强:网易严选ODM模式或存侵权隐患
方超强:ODM模式存在信息不对称下的侵权风险
方超强:电商平台竞争不应让消费者遭殃
方超强:消费者遇电商掐架影响利益的可维权
方超强:“刷单”实质上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
方超强:“刷单”既是侵权行为也是违约行为
方超强:互联网法院对互联网案件审理有积极意义
方超强:电商“二选一”不能侵害消费者利益
方超强:可以追究阿里云的侵权责任
方超强:电商平台“掐架”消费者可维权
方超强:电商平台掐架不应让消费者遭殃
方超强律师解读《高德诉滴滴不正当竞争索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