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进口电商> 曾碧波难解增长之困:平台监管缺失、假货丛生 洋码头“求生”直播电商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曾碧波难解增长之困:平台监管缺失、假货丛生 洋码头“求生”直播电商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8日 08:41:06

(网经社讯)编者按:自2017年后,跨境电商平台洋码头于2020年1月完成了数亿元D轮融资,投资方为新浪微博。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认为,于新浪微博而言多了一条变现之路,对洋码头来说多了一个引流渠道。

  事实上,尽管海淘用户规模呈现连年上涨趋势,但随着阿里、京东等巨头的纷纷入局,让这个赛道一再重现马太效应。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原本排名行业第五的洋码头,市场份额不断降低,从5.9%跌到了1.5%。行业格局隐忧的背后,是洋码头难解的假货丛生、平台监管、获客等难题。

  深陷假货疑云:买手资质造假 店铺可买卖

  公开资料显示,洋码头创立于2010年,开创了电商行业内“买手制”的贸易模式。目前,洋码头平台上已经有集中在全球约80多个国家的将近6万名买手商家团队。

  不可否认,“买手制”曾是洋码头迅速占领市场的有力武器,但随着时间推移,“买手制”的弊端逐渐凸显。实际上,洋码头本质上是一个代购平台,平台上所谓的“买手”均为代购者,但洋码头却频频被媒体曝出“买手资格作假、平台假货频发、屡遭用户投诉”等乱象。

  根据洋码头官方买手注册流程,买手需要提供海外合法身份和居住信息,洋码头也会通过贝海国际追踪货源地。但在此过程中,却暗藏了很多“猫腻”。

  早在2017年7月9日,新京报报道称,4月初,记者通过一位澳大利亚的朋友在洋码头注册了海外买手账号,通过审核后开了一家专营澳大利亚代购的网店。随后,记者从国内快递了一个价格为400多元的高仿手包到澳大利亚,并在注册的洋码头网店挂出,随后记者以7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在网店拍到这个包,并于7月9日在国内收到货品。去掉各环节成本,理论上买手一单就挣了6000元左右的利润。这个过程中,代购平台洋码头所设立的监管程序如同虚设。

  此外,洋码头买手店铺还可以进行买卖。2019年7月,根据北京商报报道称,在第三方网购平台存在公开售卖洋码头买手店铺的现象,一家买手店铺资格售价为1.5万-2.5万元不等。商家表示,只要付出“足够”的费用,就能购买到任何国家“包年审”的洋码头店铺,缴纳完店铺保证金后就能与正常官网注册的店铺一样可以直接进行售卖交易,并且后期还能购买“刷粉”和“运营指导”服务。


曾碧波难解增长之困:平台监管缺失、假货丛生 洋码头“求生”直播电商

  目前来看,上述乱象问题仍未完全得到妥善解决,通过在闲鱼等第三方平台上搜索“洋码头店铺”关键字,仍然存在洋码头店铺和买手账号买卖的情况。受此影响,洋码头的信任危机正在显现。


曾碧波难解增长之困:平台监管缺失、假货丛生 洋码头“求生”直播电商

  网经社电子商评级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洋码头综合指数排名已经滑至第40名,被评为“谨慎下单”级别。而根据315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最近7天收到的用户维权案例显示,“洋码头”存在假货、商品久未发送、虚假物流,洋码头客服不作为等问题。类似问题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高达441条。


曾碧波难解增长之困:平台监管缺失、假货丛生 洋码头“求生”直播电商

  天眼查资料显示,洋码头主体运营公司为上海洋码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曾碧波对其持股48.68%,为法定代表人。根据风险提示信息内容,洋码头法律诉讼有16条,其中广告合同纠纷有5条,买卖合同纠纷有3条,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也有3条。此外,洋码头因“广告等虚假宣传”曾2次被上海静安区市场监管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距离最近的一次行政处罚是2019年9月12日。

  败退社交电商 直播电商“求生”路是否顺畅?

  实际上,2019年之前,洋码头一直亏损,曾碧波也说洋码头此前在社交电商上试错,是找错了方向。

  据了解,洋码头的“会员制”玩法是用户通过购买399元~9999元不等的“全球优选”的礼包成为会员,会员可以将商品或服务链接分享给其他人,如果成功引导他人至平台购物消费,就能获得5%~55%的“返利”。不仅如此,洋码头还推出了合伙人制度,会员达到平台考核标准后,将有机会成为平台合伙人,甚至成为股东之一。

  然而这种“返利”的模式类似之前陷入“传销”风波被杭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开下958万元处罚单的云集,这也给洋码头带来了不少风险和负面评价。此外,在电商“会员制”这条赛道上已经相当拥挤,后入局的洋码头很难复制前辈的成功。

  曾碧波曾在2020洋码头跨境电商全球买手峰会上表示,社交电商是不成逻辑的伪命题,直播电商才是未来。与此同时,洋码头制定了颇具野心的新目标,未来3年增长10倍,月流量过亿,成为过千亿的品牌,成为不烧钱、高增长的电商平台。

  放眼整个行业,根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跨境进口零售电商市场季度监测报》数据显示,该季度天猫国际排名第一,份额为33.1%;网易考拉排名第二,份额为25.4%。2019年9月,阿里收购网易考拉后,在中国跨境电商市场的份额占比超过50%,跨境电商寡头格局已经形成。

  另外,京东全球购业务也在进行组织升级;拼多多则上线“全球购海外站”与国外大型供应链直接合作,又与亚马逊联手进军“黑五”海淘市场,而苏宁海外购也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在此背景下,留给洋码头的试错时间和机会还有多少,成为曾碧波无法回避的命题。

  已经十岁的洋码头以“买手制”为根基一路开拓至今,假货泛滥、平台监管缺失的老毛病正让其不断陷入质疑中,而曾碧波选择在此时更换赛道,也注定举步维艰。洋码头最终能否在直播电商这条路上实现曾碧波的新目标,还尚待时间验证。(来源:和讯科技 文/罗语嘉)

在疫情“笼罩”的当下,电商企业又将迎来一次大考。2020年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如期而至,在这特殊时期,电商消费市场更应经得起考验。在此背景下,网经社“电诉宝”发起“战疫3·15 提振电商消费信心”的3·15主题活动,通过系列数据报告发布辨别电商“红与黑”、打造“云315”平台为全国电商用户“保驾护航”、媒体联动舆论监督倒逼用户有效维权、律师团“坐堂”提供法律援助、持续开放“绿色通道”对接近千家电商等多种形式,倡议广大电商遵守法律规范约定,依靠优质的服务赢得信赖,让消费者畅享网购。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