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一年只赚了2000万 做直播工会长太累了!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一年只赚了2000万 做直播工会长太累了!
电商君电商报发布时间:2021年04月14日 11:12:27

(网经社讯)01

PC直播的黄金时代过去了!

不管你爱,或是不爱,PC直播的黄金时代过去了!

2012年,当时的主播还不叫主播,叫网红小姐姐、网红小哥哥,就是这些奇形怪状的网红们,催生了中国经济史上最独特的经济奇观:网红经济。

时光回到2011年,我的主业还是在深圳炒股。那一年,我用10万块炒了差不多一年,到年底变成了100万——那一年,全年股市涨了近60%,就算是一个坐在电脑前的瞎子,只要他有野心,也能满载而归!

有一天遇到一个“玩娱乐圈”的同学,他对我说:不要再流连虚高虚胖的股市了,听老哥一句劝,明年的风口一定是网红经济,现在入场,回报是你炒股的10倍还不止!

于是,我在深圳龙华租了一间4室一厅的房子,还将客厅隔成了四间房子,加上两间办公室,一共搬进来10台电脑,搭建起了8个直播间。

我做的是娱乐直播,因为当时我没有预料到电商直播的发展趋势,就算我预料到了,也可能因为看得太早而伤痕累累。

我找了8个小姐姐,每个小姐姐开的工资是3000元。要知道当年深圳市人力资源市场给出的全市工资指导价位的平均数是3892元,很多人被平均后的实际月薪还没有达到2000元。

在3000元月薪的诱惑下,小姐姐们的工作还是很勤奋的,直播一个月后,意外的回报让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前面说过,当时电商直播还没有兴起,做直播的收入途径很单一,就是小姐姐们在直播间陪客人聊天、唱歌、跳舞,然后客人们给她们打赏。

开业一个月后,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当月的收入为100万。也就是说,我用3000元月薪招来的小姐姐们,每个人一个月都为公司带来了超过10万的收入!

深圳,果然是全中国最有钱的城市!深圳人,果然是全中国最有钱的人!

那么,这些一边看直播一边孜孜不倦的打赏主播的用户都是哪些人呢?很多人就像2011年的我一样,通过炒股发了一些小财。当然,这些人之中有很多人都是金融和财经专业出身,硕士或教授的比率很高,行情好的时候,这些人一天的收入就是几十万。

有一个客户,他每天在我们直播间的消费是4万元。对普遍人而言,4万一天的消费可能太多了,但是,对于一个一天能挣几十万的金主而言,4万元的消费就相当于工作累了后在外卖平台点了一杯下午茶!

可惜,随着智能手机和线上电商的发展,网红经济说没就没有了!

02

一年只赚了2000万,

做直播工会长太累了!

2015年开始,我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安:愿意打赏的人还在增加,打赏的金额也越来越大,但是,直播间的空气也越来越不正常,我敏感的意识到,国家对那些不按规则出牌的直播平台的打击可能会殃及到池鱼。

到了2016年,另一个新的情况出现了: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做直播的门槛大大降低,我身边的很多人都开始电商直播带货。

这时候,我没有丢掉时代给我的机会,成了直播工会长。

直播工会长是干什么的?就是直接对接经纪人和工作室,将经纪人和工作室手中的主播集中起来分配给一些直播平台,自己靠拿佣金和管理费取得收益。

我能成为直播工会长最主要的原因,是入行很早。在这个行业打拼了这么多年,一些该打通的资源都打通了;而一般的经纪人和工作室就算他们想在直播上有所作为,但是因为自己手里的主播相对较少,一般都在10人以下,直播平台并没有太分散的精力对接他们。

这样看来,直播工会长是不是有点高大上?

其实并不然!

整体而言,我的工作环境一般,就是在上梅林租了一个办公用的房子,一年的租金20多万,然后请了5个人帮我做事,给他们开出的月薪在1.5万左右。

当然,平时这个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个人,其他5个人一般都出去跑业务了。也就是说,我的这5个员工本身就相当于纪经人,他们手上也握有不少的主播资,通过对接品牌和直播平台,他们也会获得公司给的分成。

作为直播工会长,我现在手上大约有2000个主播,每个月的流水差不多2亿多。

但是,最后分到我手上的利润还是越来越低,一年下来只有不到2000万!做个直播工会长,太累了!

03

想入行做直播?记住这几点!

也许有人质疑:通过上面的介绍,我们公司的租金只有20几万,除了人工成本,几乎没有其他的成本消耗,为什么最后几亿的流水到直播工会长手里只有2000万?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的主业不是做直播,而是拿服务费和佣金,当然直播我也是作的,规模不是很大。

下面跟大家汇报一下做直播工会长最大的损耗:商务费用。

想一想,我手上有2000个主播,对接的品牌和平台也是天南海外的。特别是要开发新的品牌时,都需要我们6个人亲自跑过去和品牌方谈业务啊,有时一个品牌开发下来,加上商务费、差旅费、住宿费什么的,投入方面差不多就是几十万,请注意,一个品牌的投入就是房租成本的几倍以上!

其次,转型时交了一定的学费,转型后还只能仰人鼻息。

前面说过,我之前做的是娱乐性质的直播,但是越做到后来,我越是对这行没有信心了。后来,终于痛下决心做电商带货,但是因为两者在运营思路、变现模式等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前期还是交了不少的学费。等到自己终于大致了解到电商直播的规则和玩法后,淘宝抖音、快手等直播平台已经起来了,所以现在我的真实处境是:即使是作为直播工会长,这些大的直播平台打一个喷嚏,我都会马上感冒!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你手上有主播,可以进来创业吗?

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引路人,基本没戏!

其实,直播并不是一个新的行业,从之前的电视导购,这东西就已经存在了,可见,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努力的转型,换一句话说,这个行业的套路一直都在,这个行业的水一直都很深。

如果没有一个带着你避坑的人,任何一个新人进入这个行业,很大的机会就是倒地不起!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样的电商工会长必须存在的道理,毕竟这个行业就这么大,而且基本上已经被瓜分完了,你作为一个新人一上来就想咬上一口,平台不答应、电商直播工会长不答应、经纪人和主播们也不会答应!

最后,作为一个直播工会长,我最后也谈一点自己的真实想法:直播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一个传统行业了,这个行业会一直存在,当然它也会不断上演“变形记”,以迎合市场的发展。而且,从发展的眼光来看,这个行业的整体份额、每年的收益也是在不断上升的,所以,每年想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但至于你到底能不能吃到这碗饭,就是一个算法问题了。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Document
免费提交申请
×
行业

请选择行业!

姓名

请输入姓名!

部门/职务

请输入部门/职务!

公司/平台

请输入公司/平台!

地址
邮箱

请输入正确邮箱!

手机

请输入正确手机!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您申请电商人精英俱乐部后,视为您同意网经社通过邮件/短信方式向您推送的相关资讯,我们将严格保护您的权益及个人信息,如您不需要此服务,可以联系我们取消。

【关键词】直播电商股市
【原创报告】 更多>
《2020年度中国互联网大健康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
《2021年4月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数据报告》
《2021年3月电商APP月活数据报告》
《2021年Q1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报告》
《202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用户投诉监测报告》
【最新原创】 更多>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