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在线教育>政策里的教育密码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政策里的教育密码
微信公众号“ 一路晨昕”发布时间:2021年04月30日 23:04:44

(网经社讯)该怎么普惠,该怎么经营,这是个问题。


教育是国之大计,是民生大事。在两会谈及教育的时候,人们带着各自的眼镜和期待从头审视着这足以「改天换命」,影响人一生的领域。为政者看重公平,为师者担忧成绩,为商者忐忑机会,只有那天真烂漫的「孩子们」在社会各界的关注下,被制度安排着、被评论热议着。十四五的教育行业发展要走向何方?民间教育从业者的机会和风险还有哪些?咱们一点一点说。


图片

2021《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进一步提高学前教育入园率,完善普惠性学前教育保障机制,支持社会力量办学。而两会期间,人大代表的提案,跟了我们一些学前领域的改革参考方向。四川雅安的一位校长建议将 0-3 岁托儿纳入学前教育体系;华南师大的教授建议:将学前幼儿园( 3-6 岁 )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


全国政协委员刘文贤还建议:试点推进早教机构向托育机构转化,探索托幼一体化建设,利用现有幼儿园的管理资源、场地资源、师资资源举办托育班。整合社区服务体系,引导有条件的社区开展托育服务。同时,鼓励企事业单位采取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形式设立托育点,满足职工托育需求。不断创新,形成全日、半日、计时和临时等多元化的托育服务方式。


从需求端来看,托育确确实实是很多家庭的刚需,伴随着二胎的开放和后续的人口政策趋势,一个家庭可能会有更多的孩子,而养育照顾一个孩子,需要双职工家庭中有一人能全情投入,或者有家人可以帮忙带孩子。需要安全、优质、可信任的托育教育机构。


但从供给端来看,一些大城市虽然有托育机构,但是管理与托育质量参差不齐,且收费较高;小城市现在几乎没有大型的成规模的托育机构,只有一些家庭式托育所。托育领域供需问题日益严峻。而 0-6 岁这个年龄段的教育和监管问题目前政策方面只是初步提及,在多地都没有落实。


图片

比如咱们单从 0-3 岁的托育来说。其实从 2018 年开始,四川校长所提到的问题就有相关文件。


为了推动二胎政策,四川省卫健委就连动发改委、教育局等多部门制定了《关于加快推进 3 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的意见》(下称《意见》)。对托育机构的规模、服务、安全定了标准,引导了方向。


《意见》规定了托育机构标准和要求。除了基本的机构资质和人员资质外,总体场所规模不能少于 300 平米,入托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少于 4 平米。全日制、半日制机构 7 班为限,人数不超过 140 人; 计时制托育机构 4 班为限,人数不超过 80 人,其中:0-12 月班每班人数不超过 15 人; 12-24 月班每班人数不超过 20 人; 24-36 月班每班人数不超过 25 人。保育员与婴幼儿人数之比为: 0-12 月龄段 1:3 ; 13-24 个月龄段 1:5 ; 25-36 个月龄段 1:7。


孩子的安全高于一切,所以各种政策都会以安全为前提来设置红线和门槛,这就给「规范」的托育行业设置了规模扩张的天花板。入托幼儿人均建筑面积不少于 4 平米,以 300 平米的机构来说,招生上限为 75 人。一线城市 300 平米的场地租金在 65w/年左右,三四线城市价格约在 30w/年。按照《意见》要求的保育员比例,整体人数按照 20 人计算,人员成本一线城市大概在 200w/年左右,三四线价格约在 80w/年左右。


也就是说,要想开一家托育机构,在只算人员和场地成本,不算营销费用等各种杂七杂八的成本前提下,一线城市托育机构的单价要在约 2944.4 元/月;三四线城市的价格要在 1222.2 元/月以上,才能保证支付成本大头。如果要是算上销售费用的话,这个价格要翻 2-3 倍。


注意,以上价格我并没有算利润,只是估算了一下成本。


这个只是四川的文件,全国各地其实都有类似的文件,以安全和标准为前提为托育领域指引方向,但是说实话,利润有限,在规范的前提下,社会力量办学还需要靠政策扶持,税收减免和补贴肯定必不可少。


某研究机构曾经估算了一下一些早教托育机构的单店模型,总体来讲看似挣钱,但销售费用过于乐观,利润率不容乐观。


图片

(数据来源于网络)


与此相比的是社会上无数无资质、不正规的家庭日托在承担者违规风险,降低成本默默吃肉。监管上有关部门可以查封,但是没法完全禁止。


3-6 岁的幼儿园其实也是一样,目前 3-6 岁的幼儿园相对正规的比较多,也有多家规模化公司、甚至上市公司。但从国家倡导普惠性幼儿园以后,民办幼儿园从价格上被强制限制,由政府根据实际情况来补贴,补贴政策好的民办幼儿园会有比较好的盈利和发展,但是补贴小于限价损失的幼儿园就举步维艰了。


图片

中国托育行业发展空间较大,中国婴幼儿入托率仅 4.3%,与 OECD 国家 33.2% 的平均入托率仍有较大差距。


根据 OECD Family Database 的数据,OECD 成员中 3 岁以下儿童入托率平均值为 33.2%。有 10 个国家 3 岁以下儿童入托率超过 50%,其中最高的丹麦达到了 61.8%;东亚地区的韩国和日本分别为 53.4% 和 22.5%。


图片

从市场需求和增长规模来看,我国学前领域的发展还是有很大机遇的,但是入场做的话还需要考虑好成本控制,并对投资回收期有一定预期。


这个领域最大的成本就是政策成本。


无论是普惠还是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要想大力发展学前教育领域,还是需要政府的政策调整。


首先,需要从政策上调整解决,让政策为社会办学倾斜,人员、场地等成本得到扶持,有肉吃的地方,自然会有钱和资源涌入。


其次,需要注意适当普惠,不以普惠为目标限价,不仅在价格上对家长孩子普惠,还要在场地限制和要求上对机构普惠。


当然,市场问题其实还是需要市场来去协调和解决,不能所有事情都由政府来买单,但是需要分层次管理。国外英美等发达国家的保育教育体系目前已经市场化操作,法国婴幼儿托育服务类型还有育儿助手、日托机构、住家托育等多种托育服务模式。


对于入局者来说,需要关注以下几个问题:


1. 成本控制:选址方面聚焦社区等低成本区域;产品类型可借鉴法国的托育服务类型,标准化育儿助手、日托机构、住家托育等场景,提供对应的服务人员和服务项目。


2. 政策关注:不要期待「普惠」,普惠代表着政府等投入,也代表着价格限制带来的营收天花板。普惠性发展对于行业的价格限制和要求,跟实际收益不一定能打平,需要根据区域政策来综合考量。


3. 营收模式:走品牌化规模化路线,以低幼托育为主业,但不以其为唯一盈利项目,针对用户需求拓展周边实物产品、育儿指导、素质辅导等多种品类。


4. 风险控制:只想偷偷挣钱可以考虑小作坊,小作坊挣钱。但是并不鼓励,关停风险和安全风险巨大,需兼顾人员资质、机构资质才可长久。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Document
免费提交申请
×
行业

请选择行业!

姓名

请输入姓名!

部门/职务

请输入部门/职务!

公司/平台

请输入公司/平台!

地址
邮箱

请输入正确邮箱!

手机

请输入正确手机!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您申请电商人精英俱乐部后,视为您同意网经社通过邮件/短信方式向您推送的相关资讯,我们将严格保护您的权益及个人信息,如您不需要此服务,可以联系我们取消。

【原创报告】 更多>
《2020年度中国互联网大健康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
《2021年4月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数据报告》
《2021年3月电商APP月活数据报告》
《2021年Q1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报告》
《202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用户投诉监测报告》
【最新原创】 更多>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