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频受质疑的嘀嗒出行二度递交IPO申请 业务单一或成掣肘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频受质疑的嘀嗒出行二度递交IPO申请 业务单一或成掣肘
龙敏《中国科技投资》发布时间:2021年05月07日 09:35:43

(网经社讯)

前后两次递交招股书,嘀嗒出行能否成为“共享出行第一股”?

近日,北京畅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的“嘀嗒出行”重新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二度冲刺上市。嘀嗒出行曾于2020年10月8日首次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但一直未获批复,目前该申请显示已“失效”。

另外,嘀嗒出行所面临的可谓“内忧外患”。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企业“杀入”网约车领域,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另一方面,今年以来,嘀嗒出行被曝光车主临时加价、与乘客发生争执、侵害消费者隐私等社会事件,令其安全合规资质多受质疑。

业务单一或成掣肘

嘀嗒出行成立于2014年,前身为专注私人小客车合乘、车主和乘客顺路搭乘的“嘀嗒拼车”,2018年品牌升级为“嘀嗒出行”。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的营收主要来自三块:顺风车服务费、出租车服务费、广告及其他服务。目前,嘀嗒出行的业务板块主要包括顺风车和出租车,其中顺风车作为主打业务,占据了收入大头。

2018年-2020年,嘀嗒出行广告服务收入分别为3966万元、4099万元、4693万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逐年下降,分别为33.7%、7%、5.9%;顺风车收益分别为0.78亿元、5.33亿元及7.05亿元,占同期总收益的66.3%、91.9%、89.2%。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出行的顺风车规模为全国最大,占据66.5%的市场份额。截至2020年,嘀嗒出行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平台,拥有约2070万名注册私家车主,包括约1080万名认证私家车主。

然而,上述“漂亮”的数据是发生在滴滴等企业因安全事故下架顺风车业务的背景下。如今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并同步推出了“花小猪”打车业务;“哈啰出行”除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外,还有顺风车、出租车等业务。另外,首汽约车、曹操出行等平台均布局了顺风车业务。

相较其他平台,嘀嗒出行只有顺风车和出租车,业务模式略显单一,且收益或难以覆盖不断上涨的成本。为了保持市场占有率,嘀嗒出行加大了对顺风车用户的补贴。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2020年对顺风车用户的补贴费用达1.35亿元,占其销售费用的比重由2019年的7.7%增至17.1%。

同时,嘀嗒出行的服务成本呈逐年上升趋势。招股书显示,服务成本主要包括付款处理成本、第三方服务成本、保险成本、提供予私家车主及出租车司机的补贴等。2018年-2020年,这一板块的支出分别为4867.9万元、1.19亿元、1.31亿元。

另外,相较于网约车,顺风车是“薄利”业务。一位嘀嗒出行顺风车司机李立(化名)告诉记者,“顺风车(平台)的抽成一般在10%左右,而网约车一般能达到25%,过度依赖顺风车业务会给嘀嗒出行的盈利能力带来挑战。”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表示,顺风车存在法律空白地带,易出现诉讼纠纷,可能很难完全覆盖所有潜在风险,只能依靠获取市场最大份额来降低概率,但是现在嘀嗒出行在市场竞争中有强大的对手,想要快速扩展份额并不容易。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告诉记者,自滴滴顺风车业务下架后,嘀嗒出行强势崛起,坐上了顺风车的霸主地位,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当前滴滴相对于嘀嗒出行和哈啰之间的竞争比较弱势,而嘀嗒出行和哈啰之间处于竞争非常激烈的状态,“顺风车业务是平台型经济,只有拉到更多车主,或者有更多愿意给顺风车提供服务的人才,才能有比较好的服务体验。”

安全性与合规性受质疑

顺风车业务面临各地交通主管部门的多重限制,嘀嗒出行始终需要面对政策调整带来的各方面影响。

今年以来,嘀嗒出行被曝光顺风车车主临时加价、车主与乘客发生争执将后者腿夹伤、侵害消费者隐私等社会事件。根据招股书披露,嘀嗒出行顺风车平台累计收到77宗行政罚款,每宗罚款由5000-30000元不等,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共计为207万元。

对此,嘀嗒出行也在重新递交的招股书中指出,今后监管机构可能会提高对顺风车平台的监管审查水平,嘀嗒出行可能无法及时有效地适应该等变化,且可能在此过程中产生大量合规成本。

目前,顺风车收入是嘀嗒出行的主要收入。但已有多个城市出台顺风车相关政策,要求每位车主每日顺风车载客次数不超过2次。这和嘀嗒出行依仗的顺风车模式有较大冲突,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表示,无法保证完全遵守该等地方规则,且已经及可能继续面临申索、诉讼、仲裁、行政诉讼、政府调查及其他法律及监管程序。

根据交通运输部办公厅及公安部办公厅于2018年9月10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和私人小客车合乘安全管理的紧急通知》,顺风车平台应根据出租车司机背景调查及监督的相关规定对所有私家车主进行背景调查。具体而言,在完成背景调查前不得向私家车主派发订单,并须在订单匹配前应用人脸识别等技术检查汽车与私家车主之间的一致性。

对此,嘀嗒出行在招股书表示,其设有全面的安全限制,以建立用户之间的信任及确保安全水平,包括进行背景调查以筛选现有及潜在私家车主、出租车司机及其车辆,以辨别不符合平台使用资质的私家车主和出租车司机。

江瀚则表示,“当前的政策限制实际上对于规范顺风车市场发展有积极意义,毕竟顺风车平台出了很多问题,所以市场规范就显得比较重要。对于顺风车平台而言,要学会在规范的市场上实现合规发展。当前顺风车平台的主要困境包括如何进一步市场合规,努力避免政策风险。”

而对于司机资格认证流程和标准的问题,顺风车司机李立也提出了疑问。李立告诉记者,“自己三年前通过提交身份证、驾驶证等资料给嘀嗒出行平台,认证成为顺风车司机。但近期想新加一辆车牌号更新资料时,却未获审核通过,原来车辆的资质也被驳回了。”

李立联系客服,仅被告知是背景审核未通过,“为何在我运营的这三年没有审核出来,具体是什么背景没通过,审核的流程是怎样的?”随后,李立又向其他顺风车平台提交资料,均顺利通过。

此外,据艾媒咨询2020年5月发布的《2019-2020年中国顺风车专题研究报告》显示,滴滴、哈啰出行、曹操出行、嘀嗒出行四家平台,顺风车业务的安全指数为分别为4.7分、4.4分、4分、3.8分(满分为5分),嘀嗒出行排名倒数第一。

针对于顺风车业务,监管并未出台正式文件。“政策空白对嘀嗒出行业务发展具有不确定性,一旦出台相关规定,可能是抑制市场空间、也可能是增加运营成本。顺风车对公众安全具有很大影响,越是规模大、发生风险的可能性就越高,但是不做大规模又无法弥补抽佣率低的风险敞口”,沈萌进一步分析道。

记者就上述问题致函嘀嗒出行,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近日,网经社启动“第12年直击618特别策划”(www.100ec.cn/zt/2021618),通过滚动播报、专题报道、现场直击、社群直播、快评发布、媒体评论、数据发布、消费预警、投诉维权等方式,重点关注京东、淘宝/天猫、苏宁易购、拼多多、快手、抖音等各电商动向,为您带来618年中大促狂欢盛宴。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Document
免费提交申请
×
行业

请选择行业!

姓名

请输入姓名!

部门/职务

请输入部门/职务!

公司/平台

请输入公司/平台!

地址
邮箱

请输入正确邮箱!

手机

请输入正确手机!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您申请电商人精英俱乐部后,视为您同意网经社通过邮件/短信方式向您推送的相关资讯,我们将严格保护您的权益及个人信息,如您不需要此服务,可以联系我们取消。

【原创报告】 更多>
《2021年4月电商APP月活数据报告》
《2021年5月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
《2021年5月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报告》
《2020-2021年度中国电子商务法律报告》
《202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人才状况调查报告》
《2020年度中国电商上市公司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社交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母婴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社区团购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数据报告》
【最新原创】 更多>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