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在线教育>受谴责与被追捧:整顿之下的教培行业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受谴责与被追捧:整顿之下的教培行业
哲颉微信公众号“ 校长邦”发布时间:2021年05月14日 11:42:56

(网经社讯)· 整顿教育培训机构,教育焦虑开始“减缓”。

· 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并不能改变家长学生的培训需求。

· 追捧与谴责并存,究竟要如何消除焦虑之痛?


01

  整顿教育培训机构

  教育焦虑开始“减缓”

四月末,北京市场监管局对跟谁学、学而思、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作出顶格罚款50万元。
在这一震惊全行业的新闻发生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5月10日,北京市场监管局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再次作出顶格罚款250万元。
近日,“顶格罚款”这四个字在行业内随同各篇新闻不断出现,与之一同出现的,是行业内各家头部“老大哥”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新闻刷屏,声浪震耳,行业难以平静。
2021年注定将是教培行业动荡的一年。
从年初的疫情打击,到三月开始的政策整顿,如今在来自四面八方的舆论声浪之下,在线教育也正式进入了治理阶段。
与身边的教培机构校长们谈论起这件事时,大家纷纷表示出对于未知未来的不确定。“2021年还未过半,我们这个行业就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接下来的日子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测。”
彼时,在各大红头文件频繁下发的时期里,教培机构们急于应对,身心俱疲。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舆论浪潮中,教培机构们也被指出是“煽动教育焦虑的罪魁祸首”,“取缔”“关停”“彻底停业”的声讨在网络上不绝于耳。
那么,在针对教培行业的整顿政策推行后的近几个月内,我们身边的“教育焦虑”是否有所减缓呢?
无奈的是,我们在后台依旧不断地收到这样的留言。
“一直在减负,但是一年级小朋友的考试内容却越来越难......”
“现在的学生们,太辛苦了!!!家长也很辛苦,老师们也不轻松,竞争太过激烈,大家都很累!!!”
“教培机构也不让留作业了,丝毫没感觉到减负,反而是心慌,我们家长反而需要支付更多的成本与精力,操更多的心。”
......
 

图片

图片

图片

02

  整治校外培训机构

  并不能改变群众培训需求

所以,教育之中的焦虑与空缺到底该如何解决?教培机构在整个教育行业的大环境下,又处在怎样的位置?
近日,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此展开了观点表述。他首先提出观点:培训机构至今依然还存在着一些违规的做法,这些违规的做法当然需要处罚,然而,处罚培训机构是不能够改变家长和学生有培训需求的。
储朝晖研究员进一步指出,如今在升学的环节,依旧要以考试分数作为重要依据,这是导致了现在教育问题出现的关键原因之一。另外,学校之间的不均衡也是关键因素,不论在哪个教育阶段里,都存在着好的学校和相对来讲较为不好的学校,在这种情况下,每一位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进到好学校里面去。
“在这个机制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不管是哪个培训机构,它都有可能在过程中参与到满足家长和孩子需求的这样的活动当中去。”储朝晖研究员表示道。
2021年,是行业备受政策打压的一年,但同时,我们也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培训行业在家长孩子们心目中所处于的刚需位置。
在培训行业处于政策管制、各家机构被强行关停整顿期间,大量家长曾提出“希望尽快恢复机构课程”的需求。
“孩子上小学,下午15:30就放学,哪个上班族能下午15:30去接孩子?15:30孩子放学了不送去校外机构,难道要带着继续回去上班吗?”
“其实适当布置作业还是很合理的啊,如果机构真的不布置作业了,那我们怎么去检验和查收孩子的学习进度和水平呢?本来在学校就已经摸不清位置了,如果机构再弄减负,最后受苦的就是我们这些没有任何教学能力的家长啊!”
“千万不要弄成最后机构也开始大批量减负,变成一节课讲原理,一节课做练习,一节课讲练习,减负的目的没达到,家长反而需要支付更多的成本!这与我们报班的初衷也是背道而驰了!”

03

  追捧与谴责并存

  究竟要如何消除焦虑之痛?

在视频平台里,距离这部独播的《小舍得》电视剧完结已经有近半个月的时间了,然而,至今它仍然一直排在热播榜榜首,霸榜1个月。

图片

这部“三世同堂见证孩子成长”的电视剧中,用了大量片段围绕如今家长和孩子的学习生活展开。网络上,有不少观众批判这部剧引发了“没来由”的“教育焦虑”,而广大有了孩子的妈妈爸爸们,则默默在弹幕区里表示,这部剧剧情的真实感一直在引发着他们无奈的共鸣。
家长们为何如此追捧校外培训机构?教育焦虑带来的压力又应该如何缓解?
“取缔和关停教培行业,并不会消除我们的教育焦虑,”来自上海的李女士对笔者坦诚道,“相反,如果校外培训机构都关停了,我作为家长,大概不会感到解脱,反而会感到更大的更未知的压力。孩子的教育问题,是一门大课。”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一直反复在强调一个观点:在义务教育阶段,国家规定课程的学习时间最多能够占学生学习时间的60%,要把剩下的40%的时间空出来,由学生自主的去学习、去选择活动、去安排自己的生活,这其实是保障学生自主性的一个重要前提。
但是目前,大量的家长和孩子把所有的时间都填在了考试比拼上去了,这对于孩子们来说,其实很容易养成一种被动型人格。储朝晖研究员认为,这种被动型人格所受到的伤害,极有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的终生的成长发展。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整个社会来改变观念,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从社区到社会组织,再到社会上的广大教育培训机构等等,我们大家都得参与进来,为学生的多样性发展提供基本的条件,这才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储朝晖委员的这段话带来更多的思考。是的,与其说教育焦虑来自于分数焦虑,来自于比拼焦虑,以及来自于升学焦虑,其实更需要家长们重视的,则是与孩子们身心及发展健康息息相关的“成长焦虑”。
而教育焦虑的产生,也绝不仅仅来源于一处,更不能用较为极端的措施与导向去评判和制裁整个行业。消除教育焦虑,需要我们全社会共同努力,共同改变观念,优化体系。教育焦虑之痛,需要大家一同承担与克服。

近日,网经社启动“第12年直击618特别策划”(www.100ec.cn/zt/2021618),通过滚动播报、专题报道、现场直击、社群直播、快评发布、媒体评论、数据发布、消费预警、投诉维权等方式,重点关注京东、淘宝/天猫、苏宁易购、拼多多、快手、抖音等各电商动向,为您带来618年中大促狂欢盛宴。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Document
免费提交申请
×
行业

请选择行业!

姓名

请输入姓名!

部门/职务

请输入部门/职务!

公司/平台

请输入公司/平台!

地址
邮箱

请输入正确邮箱!

手机

请输入正确手机!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您申请电商人精英俱乐部后,视为您同意网经社通过邮件/短信方式向您推送的相关资讯,我们将严格保护您的权益及个人信息,如您不需要此服务,可以联系我们取消。

【原创报告】 更多>
《2021年4月电商APP月活数据报告》
《2021年5月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
《2021年5月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报告》
《2020-2021年度中国电子商务法律报告》
《2020年度中国电子商务人才状况调查报告》
《2020年度中国电商上市公司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社交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母婴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社区团购市场数据报告》
《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数据报告》
【最新原创】 更多>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