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分销返佣电商平台蜜芽也涉嫌传销?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on_new}}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较昨日{{dailyNew.wjw_addsus_new}}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death_new}}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较昨日{{dailyNew.addcure_new}}

分销返佣电商平台蜜芽也涉嫌传销?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1日 10:32:24

(网经社讯)蜜芽,在大家印象中这是一个母婴用品的电商平台,但是近日,关于该平台涉嫌传销的说法却不少,有网友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做蜜芽的亲人行为的疑惑之情。近日,记者进入该平台销售体系内,感受到了群里“热烈”的气氛,同时请反传销专家解析,蜜芽的三级销售体系,到底是一种什么模式?

同学拉我做会员这是传销吗?

成都一所大学的大四学生小汪最近在黑猫投诉上提交了生活中遇到的一件事。小汪在隔壁学校认识了一位朋友小A,小A成为了蜜芽plus会员以后,每天都跟身边的人介绍蜜芽,还在微信上让同学都扫他的二维码,交399元成为会员,小汪对此没有兴趣,一直没有答应。

3月的一天,小A特意叫小汪出来吃饭,对他说:“这399元我来出,你只要用你的手机信息扫我的二维码注册就行。”

小汪碍于情面只好答应,他扫描小A出示的一张二维码图片,下载了蜜芽App,还购买了一款超过399元的商品,因此成为了Plus会员。

untitled.png

(扫码后看到的画面)

可小汪越想越不对劲:“既然让我注册会员,还说我买东西能打折,他为什么还要给我钱?而且我一注册,他就能获得一百元佣金,他的上级应该还能分更多,这不就是传销吗?”他搜索蜜芽信息发现,该平台曾被中消协通报涉嫌销售假货。


1313.png

(扫码成功后式样)

小汪告诉记者,小A打算大四实习期就专心做蜜芽,好好挣大钱,以后就能够“躺着挣钱”,说不定还可以不必找工作。但是据小汪观察,小A的群里只有零星十几个人,距离他所谓的升级“培训师”还有很大距离。

会员、培训师、服务商一人入会三层收钱

像小汪一样,广东人范先生被同学推荐蜜芽时也特别警惕,他告诉记者:“我的一个大学校友向我推荐蜜芽,我当时一眼就看出是传销性质,所以婉拒。”6月初,记者通过扫描范先生的朋友、蜜芽plus会员B先生的二维码,正式加入了蜜芽plus会员。引荐人B先生是一名40余岁的广东人,目前主业从事保险业,他告诉记者,他从事蜜芽已经两个月,他的妻子也经他引荐成为会员,但他目前还没有满足20个直推的条件,不符合培训师的标准,不能“躺赚”。

蜜芽最新的Plus会员制度中,进入会员体系的人被分成了3个等级:Plus会员、铂金培训师、钻石服务商。

成为Plus会员的条件是在小程序中购买399元的商品。会员邀请一个人来开通会员,可获公司奖励100元。

当会员本人业绩达到6万元,而且直接邀请成为会员的人数达到50个,或者直接邀请至少20人、间接邀请80人成为会员,就升级为铂金培训师。成为铂金培训师之后,团队每进一人,公司奖励120元;直邀加入一人,可得220元奖励,并可获得其销售利润15%的提成。

如果一个团队产生了10个铂金培训师,其中至少5个是直接培育出来的,团队会员的人数达到1000个,业绩达到100万元,本人就可以升级为钻石服务商。钻石服务商直邀一人,就得到280元奖励;没有达到铂金培训师级别成员的团队进一人,本人得到180元奖励。

记者卧底蜜芽群引荐人催开“亲情单”

记者发现,想要加入蜜芽会员跟普通的电商网站升级会员不同,如果没有人指引,直接下载蜜芽app是不会出现plus会员字样的,必须要扫描其他plus会员的二维码才能成为会员。加入会员以后,每个商品的价格旁边就会提示可以赚多少钱,为会员返利。加入会员以后,蜜芽的会员后台信息就会出现名为“树苗商学院”的栏目,栏目中会详尽地介绍如何向客户介绍蜜芽,如何发布蜜芽相关的朋友圈内容,以及每天推荐哪些商品适合发布给自己的客户。

fsd.png

(会员看到的蜜芽app每件商品都标有返佣金额)

记者加入会员后,B先生立即把记者拉入了三个群,其中两个是团队群,名为蜜芽plus精英群和xj蜜芽团队会员群,这两个群每天都有人分享课程,以及自己升入培训师的成功经验,而剩下一个则是商品的分享群,每天都有人在里面分享蜜芽app上的打折商品。

fhsd.png

(群主一直在发布呼吁会员开单的内容)

B先生告诉记者,他从属于一个非常庞大的团队,该团队的队长是佳璘,也叫JL。根据佳璘的业绩截图可以看到,她截止5月31日,已经推荐了11610个plus会员,收益达到680919.91元。B先生说,佳璘是开整形医院和服装店的,拥有上万人的团队,每个微信群都爆满。还告诉记者,很多大咖本来就是成功人士,住别墅开豪车的。

adhadh.png

(群内宣传佳璘的销售业绩)

B先生建议记者先从亲戚朋友下手,先开“亲情单”。还建议记者尽快开通20个直推,可以赶快“躺赚”。记者研究模式发现,会员引荐的下级会员消费金额直接跟会员的收入相关,因此记者多次表示,家人不支持自己做蜜芽,而且没有信心将蜜芽的货品销售出去,对方表示:“最好的办法就是做成功给他们看”,“蜜芽针对的肯定不是低端用户群体,你要一个一个来,先直推20个,再裂变100个。蜜芽的业绩累计计算,不清零,爬都能爬进培训师。”

fgsdfhs.png

(群里的宣传)

在B先生发给记者的学习材料里,有不少音频材料,其中南方口音的男子自称老狗,分享了一个名为“卖面子推荐法”的方法,非常详细地教会员如何完成“20个直推”,方式无非是从朋友圈里找有可能发展的人,挨个打电话,将同意注册会员的人拉进一个微信群,然后每天在群里发布蜜芽的商品信息和宣传内容。

“裂变”真的有这么轻松吗?

在音频教程和B先生口中,“裂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所谓的裂变指的就是,努力让通过自己的二维码拉来的会员再自主地去拉其他会员。中国反传销网负责人王先生告诉记者,很多传销商家会提醒下线一定要注意裂变,裂变即为几何倍增,有别于正常的会员制度,而是变成一变二、二变四的几何倍增。

6月12日开始蜜芽在重庆某地标做了大幅广告,xj群的群主一直要求群里在重庆的人都穿上统一的白上衣黑裤子去跟地标合影。不久,他发来了多张手拿蜜芽品牌商标的会员合影。而精英群的群主也经常分享一些刚刚坐上培训师位置的人对蜜芽的“热烈之情”。然而成为蜜芽的培训师真的这么轻松吗?

老狗在分享的课程中提到,实际能够成为活跃的下一级会员的往往仅有10%左右。

北京总部:禁止员工成为培训师

6月6日,记者走访了蜜芽电商平台的注册公司北京花旺在线商贸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的联美大厦。大厦的门禁极严,需要刷卡进入,不持有门卡者需跟所在楼层的工作人员联系,由对方带领入内。一些大厦其他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知道蜜芽公司在此办公,对其的了解仅为一个互联网电商平台。

gadg.png

(蜜芽北京总部)

记者从大厦租售部门了解到,北京花旺在线商贸有限公司位于大厦的8至9层,每层面积约为1500平米。记者走进位于大厦8层的该公司,开放式的整层被分割成几个大房间,员工在格子间各自办公。在公司的一角,陈列着蜜芽电商平台上销售的商品样品。临近“618”,公司到处悬挂着激励士气的横幅,例如“自有品牌不放松,拼尽全力破年中”“咬定青山不放松,誓夺大促开门红”等,公司超过18时依然有大量员工留在工位工作。


dfa.png

在公司走廊里公布的一则告示则表示,禁止员工成为培训师和服务商,员工与会员的接触需报备,员工不得收取任何会员的金钱利益,直接接触用户的岗位不得发展Plus会员等。

shgsh.png

(本部张贴公告禁止员工成为培训师)

反传销专家解析:判断传销与否关键看它的奖金制度

当记者询问引荐人B先生“为什么公司这么像传销”时,对方甩来一大段对话,内容包括蜜芽的资质、融资和广告历史。

中国反传销网负责人王先生告诉记者:“公司有什么资质,融资多少,或者限制不限制人身自由都不能成为判断传销与否的依据,真正要看的还是他的奖金制度,根据蜜芽这种三级分销的制度,初步可以判断为传销。”

sdhfs.png

(群里传播的蜜芽会员制度详细描述如何分级提成)

反传销网王先生告诉记者,这些是最常见的传销忽悠,类似一些微商会宣传公司老总和地方领导合影,是传销的手段,而且很多传销公司也上过一些大媒体,企业通过这些方式为信用背书,但是并不能证明其没有违法

王先生介绍,现在的很多传销组织,很有迷惑性和隐蔽性。比如从亲友下手,也就是所谓“杀熟”,是为了规避风险,如果向亲人朋友推荐,有亲情和友情担保增加了信任,如果发现遭遇传销,也会碍于亲友的关系不愿意报警。而一般在传销的微信群里常常出现一些“成功”的案例,月入上万,或者成为更高级别的服务商以后,向一般会员展示努力发展下线的成果,激励会员。

母婴电商平台怎么突然开始拉人卖货了?

蜜芽原名蜜芽宝贝,成立于2011年,是中国早期的跨境母婴品牌限时特卖商城。Analysys易观数据显示,从2014年1月至今,蜜芽、宝宝树孕育、柚宝宝孕育三个App的用户活跃度在2016年上半年处于快速增长期,2017年初出现衰退后开始慢慢回升,但并未回升到最高峰值。这与“二孩”政策引发的整个社会热度起伏基本相符。

更有分析人士指出,母婴App是面向特殊年龄特殊需求的用户,运营难度要大过其他互联网产品,获客成本相对较高,这就导致了用户活跃度起伏较大。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蜜芽也于2018年7月,正式开始推广Plus会员制度。反传销网王先生分析,如果一个运营多年的成熟电商平台突然开始尝试“分销返佣”,一定程度上证明该电商平台当前的业绩一般,用户在流失,需要用模式获取流量并急迫变现,给投资人一个交代。(来源:中国经济网)

微信图片_20190806090350.jpg

近 来,社交电商火爆发展,然而多级分销、拉人头等涉嫌传销的质疑从未中断,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据了解,目前云集、环球捕手、贝店、花生日记、达令家、大V 店、万色城、甩甩宝宝、全球时刻、达人店、楚楚推、洋葱海外仓、有好东西、好衣库、闺秘mall、斑马会员、未来集市等社交电商均被传出“涉嫌传销”的质 疑声。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发起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社交电商“涉传”,深度剖析社交电商模式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如果您有相关线索,请提 供给我们!

基于“电数宝”(DATA.100EC.CN)电商大数据库,网经社发布《2019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在线旅游市场交易规模约10059亿元,同比增长14.96%;用户规模达4.13亿人,同比增长5.35%。头部玩家有:(1)旅游订票类平台:携程、美团旅行、马蜂窝、去哪儿、飞猪、途牛旅游、穷游网、同程艺龙、驴妈妈、欣欣旅游、遨游网、侠侣网、春秋旅游、途风旅游、要出发、6人游、拼途网、梦想旅行、面包旅行、世界邦等;(2)旅游短租类平台:途家网、爱彼迎、一家民宿、小猪短租、木鸟短租、我行我宿等。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