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数字零售>【电商快评】反垄断高压下 腾讯 阿里开启“破冰”之旅 中国互联网有望真正“互联互通”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电商快评】反垄断高压下 腾讯 阿里开启“破冰”之旅 中国互联网有望真正“互联互通”
网经社发布时间:2021年07月15日 17:06:17

(网经社讯)7月14日晚,消息称阿里巴巴和腾讯考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双方都在制定放松限制的计划,从双方可能的举措来看,此次相互开放的程度很高(详见网经社专题:腾讯阿里“破冰”之旅启程?传相互开放生态系统)。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快评予以解读。

【观点一:腾讯和阿里选择互相开放 是反垄断背景下的“姿态”行为】

对此,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认为,腾讯和阿里的生态互相开放,一方面是反垄断和制止不正当竞争的正当需要,换言之,从市场经济的角度而言本就应当开放;另一方面应该也有监管层的意思或者说是监管层推动的,因为从双方内部而言,看不到可以短时间内推动相互生态开放的内因和动力。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如果真的是出于各自企业利益的考虑,或者用户体验的考虑,腾讯和阿里应该是早就争相开放了,早就握手言和了,但他们之间仍然是不兼容,这个肯定不是他们两家的初心,而是由外而内倒逼出来的,换句话说,是迫不得已,也是给政府和外界做一个姿态。尤其在反垄断的浪潮下,在强有力的监管部门和舆论压力下,他们的合作并非发自内心的“本心”。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员、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认为,腾讯和阿里的生态互相开放当然是一件好事,是中国强化反垄断形势下,互联网巨头最新的举措。不过是主动还是被动,觉悟和行动肯定是有了一定的进步。值得表扬;但是,还远远不够。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宁波新东方工贸有限公司CEO朱秋城则表示,目前中国的互联网,反垄断是新形势和大势所趋,也是互联网真正的未来方向。在目前这样的大背景下,腾讯和阿里选择开放、共赢、资源互补是最佳的方式,不仅仅是“规避垄断”处罚的最佳方式之一,而且真正活跃、繁荣中国的互联网生态,有利消费者和市场发展。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表示, 在反垄断的“高压态势”之下,阿里腾讯的相互开放可能已成为了必然选项。阿里腾讯以求通过相互开放生态的方式,做到从形式上的联合,避免各自行业垄断,但后续是否会强强联合,排挤其他竞争者,还是打算真正的开放,目前还未可知。

【观点二:或将从关注度高 舆论压力大的平台开始开放】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郭涛表示,腾讯和阿里巴巴开放生态系统涉及到流量推广、移动支付、即时通讯工具及各类平台等领域,影响数亿的网民和数千万商家,需要充分评估用户体验和用户隐私保护等,生态开放应该是逐步开放的过程,从非核心业务到核心业务,核心业务的开发预计还需要较长的时间。

“阿里巴巴和腾讯考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阿里巴巴的初步举措可能包括将腾讯控股的微信支付引入淘宝天猫;阿里方面的初步举措可能在淘系电商平台将微信支付纳入进来,制定一些针对放松限制腾讯的计划,而腾讯或将允许淘系电商内容在微信内进行分享,将进一步放开对淘系电商内容分享的限制计划,同时在未来微信用户也可能通过小程序使用阿里的服务。”朱秋城称。

曹磊认为,他们对此是非常谨慎的,肯定不会全方位、底层数据的真正意义开放与互通,应该是有限的局部的开放,比如说会拿一些非主要的、舆论压力大的、用户关注度高的一些平台和产品进行开放,如果阿里把淘宝和天猫全方面开放,也慌的,这是我的一个基本判断。

【观点三:腾讯阿里:互开利弊双关 双赢挺难 阿里则坐收“渔利”】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赢动教育CEO崔立标表示,互相开放是在反垄断的大背景下政策驱动的开放,所以这种开放并非自愿的和利益驱动的,这种开放也必定是最低程度的开放。在这次开放中,阿里巴巴应该收益最大,因为腾讯这边有阿里梦寐以求的流量资源,但腾讯这边对阿里巴巴的资源则没有那么迫切的需求,最多是对微信支付有些帮助,因此阿里巴巴收益更大些。这只是互联网生态开放的开始,随后字节跳动也会加入开放的,其实大家互相提防和觊觎的,都是对方的流量,没有竞争关系,业务互补,大家双赢。问题是,国内几个大厂,都有各自的生态,互相都有业务在竞争,双赢挺难的。哪怕在政策的压迫下,被迫开放,也会小动作不断,毕竟都不想做赔本的生意。

李旻表示,阿里腾讯相互开放对各自的意义,谁是赢家谁是失败方,不能一概而论。此次的互相打通,是更深层次的互动,对双方而言,却是有利有弊。阿里可以借用腾讯庞大的社交流量,对于天然依赖流量的电商业态来说,微信平台无疑是巨大的潜在转化途径。但是,在移动支付方面,微信支付可能借此剥夺支付宝的份额。对于阿里来说,无疑是两难的选择。

曹磊认为,对于阿里和腾讯两家来说,从表面看,有得有失,有利有弊。所得就是有新的用户新的流量,各自的用户体验也更方便,也能获取到对方的数据,当然也包括交易行为和用户画像的行为数据。其次对阿里系来讲,将能接入十几亿级的用户规模,比如说在微信和社群里分享淘宝商品链接就更方便了。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丁梦丹表示,腾讯和阿里生态互相开放,这一信号无疑是利好的,但如何开放,开放到何种程度,这一点更值得关注。

【观点四:互联网巨头相互开放是大势所趋】

方兴东表示,无论是基于全球各国的反垄断法,还是基于全球互联网共同的价值观,以及实际产生的社会后果,互联网巨头最终都得实现全面的开放,否则就将迟早遭遇法律的惩处。所以,我们乐见阿里和腾讯相互开放,是拉开序幕。腾讯生态向字节开放,也是势在必行。平台之间相互开放,未来必须是标准,是常态。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郭涛表示,近几年来,反垄断调查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对互联网巨头在收购、合作、结盟方面的竞争行为展开反垄断调查已逐步成为常态,对巨头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竞争心态和手段进行遏制,腾讯、阿里巴巴作为互联网龙头商业的模式由垄断竞争向合作共赢转变,有利于互联网行业的健康长远良性发展,让企业真正实现做大做强。

方超强认为,腾讯与阿里的“和解”,有规范竞争秩序的内在合规要求,也有监管层的推动,对于字节而言,个人认为也一样,只是时间问题。

同时他还表示,在过去的几年中,头部互联网企业一直都在“跑马圈地”,通过不断投资、并购等方式,来丰富自身的业务板块,构建所谓的“闭环”。这种构筑“闭环”的竞争思路,从现实情况看,已经导致互联网企业个体之间的竞争变成阵营化的竞争,造成不同阵营企业之间的合作障碍,导致资源利用和配置不充分,人为限制合作共赢的空间。

曹磊认为,当下互联网巨头之间,不仅是腾讯跟阿里、字节跳动竞争,还有与百度系、360系、京东系、拼多多等巨头生态之间的竞争。字节跳动系作为当下互联网第三大派系及后起之秀,跟腾讯系有着较大的全面竞争。今年2月份发生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腾讯垄断的诉讼,此举可以看出垄断行为发生在各大互联网巨头之间。

李旻表示,我认为互联网行业巨头抱团取暖,一起度过“行业寒冬”的可能性非常大。目前字节“抖音”已经是最大的短视频平台,其庞大的用户流量注定要被国家着重监管。在反垄断强压下,多领域开放已成必然。

丁梦丹表示,从互联网发展背景而言,在开展强监管,打击互联网行业垄断的背景之下,两家互相开放,各自拥抱,帮助构建公平、公正、健康良好的竞争秩序,也会引导各大互联网企业向着开放包容、良性竞争的方向发展,使得流量与数据良性流动。

“平台不开放,就不可能互联,就不再会有真正的互联网。无论阿里还是腾讯,它们今天的成就都是互联网开放的成果,是最大的受益者,也是它们未来发展的基石。它们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利,而把互联网这扇最大的门,给关闭。所以,不断纠正它们过去错误的行为,必将是大势所趋!现在这一步垄断的,仅仅是开始了松动而已,任重道远。”方兴东说道。

【观点五:互联网领域被迫“站队”局面或将得到根本性改变】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郭涛表示,在反垄断常态化和长期化的大背景下,未来1-2年内,腾讯生态与字节跳动生态有望互相开放,将有利于促进内容创造者的积极性,进一步提高创作收入,从而吸引更多人参与内容创作,行业迎来井喷式发展高峰。

“近年来,国家有个部门对平台强制“二选一”等破坏公平竞争、扰乱市场秩序的违法行为依法严惩,已形成有力震慑。腾讯和阿里巴巴互相开放生态系统将打破原有封闭的生态体系,中小企业拥有等多的自主选择权,受制于某个巨头而被迫战队的局面将得到根本性改变。”郭涛称。

朱秋城表示,腾讯和阿里目前的情况可以用“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作为案例参考。竞争的最高层级其实是共赢合作,开放意味着共赢,优势的更优势。这个现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形势会发生变化,一定时间内会隐形,但是最终会被开放合作和繁荣取代。反垄断的核心是建立更开放,活跃的市场,让新业态,新创新更好的绽放。站队的模式未来最终会因为,生态的活跃开放最终成为历史。

李旻认为,反垄断的实质是“保护竞争”,避免“排除、限制竞争的行为”。对于互联网初创团队来说,他们往往没有选择的权利,相关产品或多或少的都会涉及到阿里腾讯领域。但是若阿里腾讯联合,针对初创团队来说不必为阿里腾讯两家公司设计专门符合他们各自要求的产品,直接采用同一套在它们之间流通,对其可以解决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丁梦丹表示,从法律法规的角度而言,具有竞争优势的平台领域经营者亦不得达成横向垄断或纵向垄断,利用平台规则、技术手段、数据和算法等限定交易,设置限制性条件。部分业态的相互开放,也会为依附某一平台业务的经营者提供更广阔的市场和竞争机会,但同样也会面临流量更分散,行业内卷与竞争更激烈,也更能够相互角逐,优胜劣汰,对净化互联网生态环境有一定影响。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注册免费体验全部)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原创报告】 更多>
《2021年(上)中国母婴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2021年(上)中国社交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2021年(上)中国二手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2021年8月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
《2021年8月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数据报告》
《2021年(上)中国汽车电商市场数据报告》
【最新原创】 更多>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