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案例】小猪短租:分享住宿“头号玩家”如何炼成?
【共享案例】凹凸租车:共享租车“大逃杀”
【共享案例】滴滴:出行背后的秘密
【共享案例】哈罗单车:共享单车领域的土创者
【共享案例】“逆袭者”哈罗:从弃子到宠儿
【O2O案例】住百家:连续三年亏损 “共享住宿第一股”盛衰记
【法律案例】共享充电宝专利再起纷争 街电赔偿来电200万当庭上诉
【共享案例】学霸君:AI加持 玩转共享经济新模式
【共享案例】烽鸟出行打造共享汽车的“轻玩法”
【共享案例】摩拜:一局未赢下的比赛 与一个未结束的故事
【法律案例】“共享单车第一案”又有最新进展 消委会申请强制执行
【共享案例】衣二三:“共享衣橱” 就是现在
【共享案例】疯狂鼹鼠:打开珠宝共享新市场
【共享案例】蹭个车:利用“社交化”的共享出行平台
【O2O案例】神州租车:从重资产到无车车生活共享平台
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出炉 美团点评科技创新案例入选
【共享案例】Airbnb:用宗教式思维做公司
【共享案例】优拜单车:“区块链+共享经济”
【法律案例】共享经济“红人”杨志伟涉嫌传销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共享案例】ofo:从全民到全球 小黄车的高速成长之路
【B2B案例】汽配猫:线上共享平台提供交易服务
【共享案例】ZHO共享纸巾:双风口下持续发力
【共享案例】共享停车“好车位”:半年从0到1盈利 靠的什么?
【O2O案例】纳什空间:“共享+独享”玩出新花样
【法律案例】广东消委会发起全国首起共享单车公益诉讼
【O2O案例】云尚电:做小区“电源共享使用”平台
【共享案例】滴滴出行:5年内估值500亿美金
【共享案例】躺躺:以“分钟计费+共享”的模式切入市场
【失败案例】被抓进看守所的共享单车创始人:我已一无所有
【海外案例】Union Station:“共享经济+伴娘团”撬动租赁电商市场
【共享案例】觅跑:共享健身仓能代替小区单杠吗?
【共享案例】共享医院:颠覆传统医院 实现医疗资源共享
【共享案例】共享别墅Ten Fold:红遍英国社交媒体的网络众筹神产品
【共享案例】“全民媒婆”:婚恋交友里的共享经济
【共享案例】衣二三:时尚女装搭配共享衣橱
【共享案例】Airbnb:共享住宿先行者 估值有望超过1亿
【共享案例】共享猫咪:“扫码立即用猫”
【共享案例】共享衣橱"多啦衣梦":用“租租租”代替“买买买”
【共享案例】摩酒:半年占领北京1千家餐馆
【共享案例】共享珠宝“一起戴” :千亿市场中占一席之地
【共享案例】WiFi万能钥匙:从共享WiFi到信息流平台
【O2O案例】“共享床位”真的来了 “同住拼房”更刺激
【O2O案例】乐刻:共享经济下的健身场景革命
【法律案例】共享单车行业的首例身故保险理赔案
【O2O案例】“共享男友”APP真的来了 上线3天注册用户破百万
【O2O案例】融资750万共享外教 让萌宝跟着机器人学口语
【法律案例】共享单车乱停 物业起诉摩拜
【O2O案例】共享经济本身就是租赁 市场下一个机会在奢侈品和农村?
【物流案例】云鸟科技:同城物流如何借力共享经济
【法律案例】摩拜单车陷“专利侵权门”:共享单车要成创新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