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C案例】奢侈品电商Farfetch:上市背后的诱惑与困惑
【B2C案例】寺库:作为奢侈品电商的焦虑与出路
八大典型案例解读奢侈品电商 中国市场迎发展新机遇
【B2C案例】寺库:奢侈品电商VS高端零售
【法律案例】阿里巴巴因假货问题被奢侈品集团历峰告了
【B2C案例】寺库: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如何炼成
【O2O案例】共享经济本身就是租赁 市场下一个机会在奢侈品和农村?
【海外案例】The Artling:艺术奢侈品电商化
【海外案例】Luxury Closet:迪拜奢侈品在线购物网站
【O2O案例】一人宴:把盒饭做出奢侈品气质
【B2C案例】真的:关注二手奢侈品的流通和服务
【B2C案例】胖虎:二手奢侈品电商如何月销千万元
【海外案例】The RealReal:二手奢侈品寄售网站的玩家
【B2C案例】Roseonly:互联网品牌如何做奢侈品的生意?
【APP案例】悦商:奢侈品微商交易平台
【海外案例】Material Wrld:以旧换新盘活二手奢侈品市场
【B2C案例】美西时尚:高端时尚奢侈品电商的媒体思路
【B2C案例】珍品网:五年磨一剑的奢侈品电商
【B2C案例】拍大牌:一元竞拍切入二手奢侈品交易
【O2O案例】名创优品:十元店做跨境还插足奢侈品
【APP案例】胖虎App:想通过服务走通二手奢侈品交易的电商之路
【B2C案例】魅力惠:几位法国人玩转了奢侈品电商
【法律案例】女子网购奢侈品调包拒收 忽悠淘宝退货骗款被判刑
【C2C案例】爱丁猫:要做二手奢侈品市场的领头喵
【海外案例】Farfetch:集合奢侈品牌和买手店的电商平台
【B2C案例】魅力惠:会员制时尚奢侈品闪购网站
【B2C案例】爱丁猫:掘金二手奢侈品市场
【法律案例】女子谎称白富美 从微商处骗奢侈品获刑
【海外案例】Net-A-Porter:何以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电商?
【法律案例】微信朋友圈卖假奢侈品年入10万被判刑
【海外案例】HUGO BOSS:中国冒险之路给奢侈品电商的启示
【营销案例】H&M:从“Wang的盛宴”看奢侈品营销重建
【海外案例】亚马逊:瞄准奢侈品电商
【B2C案例】亦居Yicasa:做毛巾中的奢侈品牌
【法律案例】微信上卖高仿奢侈品,两女子被刑拘
【法律案例】女子微信朋友圈卖假奢侈品一年赚26万被抓
【营销案例】YOOX:奢侈品尾货傲娇卖
【海外案例】Reebonz:销售打折奢侈品的电商网站
【海外案例】Luisa Via Roma:让奢侈品拥抱互联网
【法律案例】奢侈品牌Gucci领头状告阿里巴巴售假
【海外案例】Bob’s Watches:如何在线卖奢侈品?
【海外案例】By Creations:借电商塑造轻奢侈品
【海外案例】Net-a-Porter:全球化奢侈品网上专卖店
【海外案例】Yoox:奢侈品电商突围战
【海外案例】Reebonz:印尼奢侈品电商是怎样招客的?
【海外案例】TheRealReal:美国二手奢侈品寄售网站
【法律案例】四女子开淘宝网店经营海购奢侈品涉走私受审
【法律案例】瑞士奢侈品企业状告巴基斯坦电商Tradekey.com售假案
【海外案例】1STdibs:美国奢侈品购物网
【O2O案例】寺库:奢侈品电商的商业方法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