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经社赵占领:李国庆、俞渝与儿子之间的股权代持协议应该会存在很大争议
网经社赵占领:微信读书、抖音一审对互联网用户具有积极意义
网经社赵占领:伊对等婚恋交友平台 需构建全面的用户身份认证体系
网经社赵占领:宜买车销售特斯拉汽车并不代表一定会构成侵权
网经社赵占领:整治直播平台庸俗低俗内容需提高主播的准入门槛
网经社赵占领:打假直接关系到电商平台的发展根基
网经社赵占领:垃圾短信属于社会顽疾 根治难度大
网经社赵占领:李国庆能否“夺权”成功取决于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
网经社赵占领:直播带货主播角色性质有多种可能 法律关系比较复杂
网经社赵占领:腾讯与老干妈事件目前还存在着很多疑点
网经社赵占领:腾讯与老干妈事件目前还存在着很多疑点
网经社赵占领:直播平台一定程度上也是“数据泡沫”受益者
网经社赵占领:李国庆此前股东会决议很可能会被法院认定为无效
网经社赵占领:若可以撤销赠与孩子股权 那么仍属“庆渝”夫妻共同财产
网经社赵占领:当当不能依据公章挂失程序将公章作废
网经社赵占领:李国庆“夺权”涉及到公司法和婚姻法复杂问题
网经社赵占领:李国庆能否“夺权”成功取决于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
网经社赵占领:李国庆“夺权”关键在于表决权的比例多少
网经社赵占领:外卖平台与商家应本着互相谅解原则 共同应对经营困难
网经社赵占领:直播带货中主播推卸责任都是不合法的
网经社赵占领:社交电商目前还是游离于监管的“灰色地带”
网经社赵占领:考拉海购红包优惠券使用规则要提前告知消费者
网经社赵占领:个人UP主若未经授权使用他人作品构成著作权侵权
网经社赵占领:消费者一般难以OTA平台退款超时责任
网经社赵占领:“共享员工”解决了疫情期间的现实问题
网经社赵占领:在线教育机构未主动公示平台及教师资质属于违规
网经社赵占领:统一采取微盟提供的赔偿标准未必合理
网经社赵占领:员工确诊说明当当网疫情防控措施不当
网经社赵占领:当当网对密切接触者员工的处理存在较大风险
赵占领:淘集集破产清算是不得已的选择
赵占领:涉嫌违法采集个人信息APP仍存 个人信息保护意识不高
赵占领:若有品有鱼采取拉人头等方式获客被认为传销可能性较大
赵占领:打击网络诈骗犯罪尚需深入
赵占领:消费者可以要求飞猪平台出票故障承担责任
赵占领:索要好评不违法 消费者有决定权
赵占领:此前电商“二选一”处罚力度不高 威慑力相对有限
赵占领:“薅羊毛”过了界限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赵占领:店铺经营者作为主播直播宣传等同于广告
赵占领:消费者可以要求飞猪平台出票故障承担赔偿责任
赵占领:直播电商中存在的问题适用于现有的法律
赵占领:消费者可以要求飞猪平台出票故障承担责任
赵占领:网约车领域可引入失信人筛查机制审查车主信用信息
赵占领:滴滴顺风车限制女性用户乘车时间不违法
赵占领:滴滴禁止女乘客晚8点后乘顺风车主要基于安全考虑
赵占领:电商平台不得要求商家限定交易行为
赵占领:电商“二选一”给品牌商家造成了多方面的负面影响
赵占领:格兰仕诉天猫一案这两点“界定”成胜诉关键
赵占领:网红主播虚假宣传是不正当竞争行为需承担法律责任
赵占领:炒盲盒是通过理念和价值观去引发消费者的需求
赵占领:网络服务提供者未尽义务可能构成刑事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