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离“超级物种”的永辉超市半年考:净利13.69亿 同比增近47%
永辉超级物种被资本抛弃 “伪场景”模式难以真盈利
【零售案例】超级物种:遭遇转折期 三年亏十亿?
超级物种在宁波第六家店开业 占地总面积400多㎡
超级物种关店 是谁戳破了餐饮新零售的泡沫?
新零售行业集体陷入焦虑 超级物种如何破局?
超级物种再次关店 盒马已领先一步?
云阳子:对于超级物种而言 未来或将面临大转变
超级物种门店再调整 永辉新零售现拐点
疯狂的“独角兽”:超级物种北京门店 首次关门了
超级物种机场业态日渐成熟 重庆机场店将开业
剥离掉超级物种的永辉 正在丧失最后的创新窗口
超级物种 盒马鲜生 美团小象部分关店 新零售企业转型迫在眉睫
对标盒马、超级物种 为何顺丰优选只剩下“一地鸡毛”
【零售研究】从盒马、超级物种关店 探讨中小零售商最佳新零售模式
探访盒马、七鲜、超级物种:是真革命还是赚吆喝?
盒马、七鲜、超级物种探访:部分商品落灰 都在赚吆喝?
新零售急刹车 永辉超级物种模式正在被资本抛弃?
云阳子:盒马之后超级物种上海关店 生鲜新零售已三分赛道
盒马之后超级物种上海关店 生鲜新零售进入调整期
分析:“盒马、超级物种相继关店 新零售“打喷嚏”还是“感冒”?
超级物种接连拓展机场业态 全国第三家机场店开业
从上市公司剥离、关闭超级物种门店 永辉云创开始思考盈利问题
盒马、超级物种、苏宁小店 谁能率先突破新零售瓶颈?
分析:超级物种关店 新零售怎么了
超级物种连开三店 永辉云创新零售布局加码
永辉超级物种围剿盒马 半个月连开三店
超级物种上海首店关闭 新零售开始“挤泡沫”?
关店、动刀:盒马与超级物种为何同时换挡?
超级物种上海首店关闭 生鲜电商盈利且行且难
超级物种关店 新零售填坑?
超级物种上海首店关闭 生鲜电商盈利之战已打响
超级物种:“鲜”发制人
超级物种首试大店型 差异化竞争求破局
新零售战场转移到机场?超级物种抢“一亿人”的流量生意
首试大店 永辉超级物种“逆行”
超级物种入驻深圳机场 永辉拓展新消费场景
分析:新零售混战 盒马鲜生 超级物种谁站C位?
云阳子:腾讯对超级物种等业态的创新 未能提升门店运营效率
艰难的传统商超 失意的“超级物种”
超级物种叫板盒马鲜生 永辉超市的生鲜梦是否破碎?
永辉超级物种 是否走到了十字路口?
永辉向左 超级物种向右
曹磊:以超级物种为代表的新零售转型 还在改造过程中
【零售研究】永辉超市超级物种研究报告
“超级物种”两年亏损近9亿元 永辉超市兄弟两人”分家“
【零售案例】永辉超市:新零售的超级物种
超级物种亏了10亿、D5厨房关店 餐饮新零售有没有未来
永辉超市让渡超级物种控制权 为新零售单独上市铺路?
超级物种上海世茂滨江店开业 全国门店数达59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