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曹磊:抓取、抄袭和造假已成为很多电商平台成长“捷径”
曹磊:抓取、抄袭和造假已成为很多电商平台成长“捷径”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30日 09:11:31

(网经社讯)摘要:近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爬虫”抓取、抄袭和造假已经成为很多平台屡试不爽的一大“捷径”,尤其是处于初创期的中小平台,很容易选择评论造假以吸引融资或引入流量。

1535187402531105 (1).jpg

以下是报道原文全文:《数据造假背后的“生意经”》

最近,旅游社区平台马蜂窝遭遇风波。这家以用户分享旅行攻略起家、主打UGC(用户生产内容)的平台,被曝点评内容抄袭、造假。

10月20日,一家媒体发文,质疑马蜂窝平台上点评、问答等数据抄袭、造假。由此,双方你来我往已“战了几回合”,一方表示证据确凿,一方认为“明显抹黑”。10月23日,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罡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马蜂窝认真进行了自查,“核查结果显示,马蜂窝在餐饮等点评数据方面存在部分问题,但远没有外界所表述的那么夸大。马蜂窝已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整改,并重新梳理工作流程,堵住漏洞。”同一天,马蜂窝副总裁于卓在澳门出席活动表示,此次事件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希望未来两三年内完成IPO(首次公开募股)。

戏剧性的是,那些据称被该平台“抄袭”了数据的企业却一言不发,记者就此事联系相关企业,都表示“不适合这时候发声”。

“行业中如果大家都这样做的话,就变成一个潜规则,没人去讲这个事,这个问题就大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如果该事件能让行业中的企业提高自律,那也是一件好事。只是目前,如何治理行业中的数据抄袭、搬运、造假等问题仍没有答案。

数据造假是“多赢”?

互联网行业中的数据造假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2018年7月,小红书(一家分享生活平台)发微博称,有大量用户反映,大众点评疑冒用小红书用户名称账号,批量建立虚假账号,抄袭及搬运用户在小红书发布的原创笔记。

2014年,陈罡曾在微博上公开炮轰在线旅行网站去哪儿网花钱雇人为酒店写“正面评价”,并认为只有真实评价才能帮到用户,这是他们行业生存的根基。

时隔四年,当初被其认为动摇生存根基的的火烧到了陈罡自己身上。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表示,互联网公司利用爬虫技术,从其他平台抓取数据的行为很常见,类似的案例在行业中屡见不鲜,“诸如58同城抄袭韩国招聘网站、大众点评抄袭小红书等。”从其他平台抓数据是为了制造流量很大的假象,既给用户看、商家看,更是给投资人看。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进一步补充,他们做的研究显示,“爬虫”抓取、抄袭和造假已经成为很多平台屡试不爽的一大“捷径”,尤其是处于初创期的中小平台,很容易选择评论造假以吸引融资或引入流量。

几位专家在分析中,都谈到了企业数据造假和投融资的关系。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田鸿飞承认了这一点,“大家都刷你不刷,那投资人可能会觉得你的数据不好。”田鸿飞说,数据是判断一家企业价值很重要的指标,如果一家企业把数据刷得很好看,另一家拿出了真实的比较“难看”的数据,投资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数据“难看”的企业做得不够好,而不会去验证真实性。“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创业者(数据造假)有很强的动机。”

远瞻资本合伙人秦岗对于企业“数据造假”持比较谨慎的态度。他认为,从具体情况出发,这得分作假程度的轻重。如果是完全不好的产品又把数据刷得很高那肯定不对,但如果产品不错,市场上如果普遍又都在刷数据,那企业如果是较少量数据的行为,也可以理解。“包括企业资金的使用程度,企业如果花了大量资金来刷单的话,我们不会继续跟踪下去,但是假如企业更多的精力花到产品打磨上面,我们还是会继续关注。”

此外,从产业链的角度,“数据造假是种多赢的行为。”田鸿飞表示,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抓别人的数据或是找“水军”去造数据很划算,骗了用户也能骗投资人,投入产出比低;对于部分投资人来说,被投企业数据好看了也方便后期的投资进入接盘;“水军”商家们也能从中牟利。

在某购物网站上,输入“点评”“推广”等关键词,就会跳出几十家刷点评的店铺,以某旅游平台的刷单为例,商品“代写游记攻略推广、维护,目的地客栈推广、点评”的标价为10元。此前,有媒体采访相关店铺商家,商家给出的价格就是“游记一篇500元,阅读量保1万以上,点评20元,攻略点赞一次0.2元,分享一次0.25元。”

多方共赢,这其中利益受损的是用户和最终的接盘者。而在互联网平台上,用户数据重叠十分正常,用户也不会追究这些,这种情况下很少会出现纠纷。

“最好的办法就是重罚”

在数据造假环节中,企业融资的考量成了其中关键一环,田鸿飞对此颇感无奈,“投资人都是想躺着赚钱的,我们当然不希望被骗,企业提供的数据越真实越好,这样投资人也不至于和创业者合谋去骗下一轮的投资人。”

田鸿飞说,数据造假的存在给投资方也造成了很大的负担,对于一些金额较大的投资,投资方对数据都会很谨慎,一般都会聘请第三方机构去做数据验证,这部分成本也要几十万元,还要大量的时间。

秦岗举例,远瞻曾经为了一个项目,几位合伙人一条一条去翻产品的评论,然后打电话给一些用户调查,这是严谨的调研流程,费时费力。他希望行业能够自律,这对于整个生态来说都是好事,也不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

“最好的办法就是重罚。”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互联网专家刘兴亮对于企业数据抄袭、造假的行为态度很鲜明,他觉得在这种利益纠葛较为复杂的生态下,光靠行业自律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就得靠法律去严惩。

目前,类似的严惩案例已有不少。2016年大众点评诉百度地图不正当竞争案,是一起典型的因“搬运”点评信息引发的诉讼。最后法院判决百度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大众点评网的经营者汉涛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及为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23万元。

2017年“奋斗在韩国”网诉58同城不正当竞争案也是如此,最后法院判决58同城在“58同城”网站首页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赔偿“奋斗在韩国”网运营者韩华公司经济损失600万元及合理开支共计601万元。

针对企业数据造假事件,朱巍撰文指出,对于以UGC内容为核心竞争力的机构来说,非法抓取他人内容是非常严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既损害被侵权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公众认知的混同,也侵害了被抓取者的市场信赖度。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刷用户点评信息这种行为直接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和《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的规定,属于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同时,也违反了即将从2019年开始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第十七条的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全面、真实、准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务信息,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电子商务经营者不得以虚构交易、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不过对于数据抄袭、造假的行为,通常情况下确实比较难以取证,因为行为往往比较隐蔽。工商部门一般是因有人举报,并提供相应的证据或者线索而启动调查。”赵占领表示,如果受侵害的平台不准备主张自己的权利,法院也不能主动审理,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来源:中国青年报 文/张均斌)

近年以来,以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达令家、达人店、爱库存、好衣库、洋葱海外仓、好物满仓、楚楚推、有好东西、全球时刻、闺秘mall、脉宝云店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商分销模式快速崛起,也吸引了包括网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东“微选”、唯品会“云品仓”、寺库“库店”等“头部平台”均已入场。同时由于野蛮生长、层级不清,导致良莠不齐,也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乃至工商千万元行政处罚(详见独家专题http://www.100ec.cn/zt/sxcx/)。网络传销因手段隐蔽、涉众群体广、标的虚拟化、违法成本低、首脑高智化等特征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近十年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一直坚持通过发布预警案例披露热点评论媒体曝光调查报告工商培训咨询诊断等多元化方式,为电商行业激浊扬清,为国民保驾护航。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