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数字零售>文玩电商假货泛滥 “微拍堂”“闲鱼”等“鱼目混珠”

全国疫情数据

{{dataList.mtime}}
  • 确诊

    {{dataList.gntotal}}

  • 疑似

    {{dataList.sustotal}}

  • 死亡

    {{dataList.deathtotal}}

  • 治愈

    {{dataList.curetotal}}

文玩电商假货泛滥 “微拍堂”“闲鱼”等“鱼目混珠”
北方网发布时间:2021年09月06日 17:24:40

(网经社讯)在“万物皆可电商”的时代,伴随“新国潮”的兴起,古董、文物通过电商渠道成功“破圈”,走向大众视野。尤其是近两年来,在直播带货热潮席卷下,文玩电商也随着迅速壮大,一些头部平台创下了年销售额破400亿元的纪录。

狂飙突进的同时,文玩电商江湖也是故事不断,有的人从中淘到了宝贝、增长了才识,也有很多人遭遇涉嫌售假、鉴定难、货不对板、退货难、客服不作为等多个难题,不少消费者沦为了“韭菜”,被假文玩给“玩”了。

现象一:玩家云集 资本迅速前来

文玩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行业,从没像今天这样被放大到随时随地可以触及每一个网民的程度。而江湖上因各种机缘巧合购得宝贝一夜暴富的传说,又激励着越来越多怀揣梦想的人投入其中博弈。嗅觉灵敏的资本也迅速前来,近两年来对该领域青眼有加,融资频频。

据胡润研究数据,目前国内文玩市场投资规模接近万亿元大关,未来10年更有望突破6万亿元。当前经济态势下,这片天地会不会成为“一片蓝海”,自然是见仁见智。据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显示,即便在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文玩电商头部平台“天天鉴宝”“玩物得志”“至尊宝物”皆喜获融资。其中,“玩物得志”接连拿下两轮千万级美元融资,且两轮融资仅相差半年;珠宝文玩电商直播平台“至尊宝物”获12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文玩珠宝直播电商平台“天天鉴宝”也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B2轮融资。

成千上万的玩家爱好者被阵阵收藏香风吹向了各大平台。公开资料显示,文玩电商的头部平台“微拍堂”,2019年取得超400亿元成交金额的抢眼战绩,累计用户超7000万;“玩物得志”App于2019年3月上线,一年时间注册用户数有1500多万,月活人数超300万,累计交易额已超20亿元,目前单月交易额在5亿元左右;“天天鉴宝”App于2019年3月上线,目前注册用户超2000万。

跟其他类型的电商一样,文玩电商按平台也可分为综合平台类和垂直平台类。在综合平台类里,“阿里拍卖”“京东拍卖”“苏宁拍卖”等,都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垂直平台里,“微拍堂”“天天鉴宝”“玩物得志”“古玩鉴宝”“文玩世家”“藏宝文玩”“拍品汇”等,都是买卖活跃之地。“闲鱼”等二手电商平台,也是这个江湖里分量不轻的存在。

现象二:新业态 乱象依然存在

卖品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买者有“捡到漏”的,也有“打了眼”的。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蒙慧欣看来,伴随电商直播、网络拍卖等新业态、新产业不断涌现,过去存在于古玩市场的“地摊经济”也已经变身成“云逛”文玩,可鱼目混珠、假货泛滥等顽疾依旧存在。

比如,商品“货不对板”槽点多, 用户深陷退款难──

在“电诉宝”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上,文玩电商平台所售商品“货不对板”“退款难”的投诉就从来没有断过。

今年5月18日,一位买家投诉“微拍堂”,自诉其于今年3月25日、4月2日通过微拍堂直播间购买山西老货瓷器3件,主播介绍说是康熙葫芦瓶、清代中晚期福寿纹罐、光绪冰梅赏瓶,价格分别为7282元、1792元、2370元。商家承诺“永久保老保真”。他经懂行人鉴定,这3件疑似赝品!他赶紧通过微拍堂客服提出售后申请,要求退货。当时客服说需要到“北京铜博艺术品鉴定有限公司”鉴定后依据结论提出售后申请,如果是赝品不但无理由退货,还要对商家进行处罚。

“我于4月25日联系‘铜博鉴定’,这时微拍堂专员打电话说他联系了商家,商家愿意协商解决,瓷器不必再鉴定了。”这意味着商家对知假售假心知肚明。接下来的退款索赔又如何呢?“经过多次与商家交涉,商家只愿意退还7000元,其余货款包括鉴定费共5000元不退。”这位消费者又多次跟微拍堂专员联系,要求冻结商家货款和保证金,可微拍堂专员无法协调解决。无奈之下,他被迫同意接受7000元退款,5000元损失算是白白打了水漂。

又比如,商品鉴定形同虚设,正品难保证──

去年10月6日,潘先生在微拍堂购买了第三套人民币,已鉴定疑似假币,金额1380元,面对售后申请,平台只愿意退款,不做任何赔偿,找了无数遍客服,客服根本就不能强行介入,只能私信催促……

蒙慧欣指出,目前,对文玩电商的监管比较松散,再加上平台审核系统并不完善,故而售假、贩假、以次充好的事件频出。尤其对于文玩物品,尽管平台提供检测鉴定服务,但结果不准确的现象仍大量存在,消费者收到伪劣假冒商品后维权通常会困难重重,“最核心的问题就在于缺少监管。”

藏家:被割“韭菜”,多么痛的领悟

家住天津市河西区的市民白女士讲述了她老公网购高古玉(通常指汉代以前的玉石器)的故事──

半个月前,如果不是因为老公何先生要去东北出差十来天,她还不知道老公已经在高古玉上投入了这么多。

何先生出差前一天的晚上,神秘地打开一个小箱子,里面十来件形态各异的玉件,个个样子古古的。何先生压低声音告诉白女士:这些宝贝一定要珍藏好……“都是你从网上买的?多少钱?假的吧?”何先生听不得这个“假”字,急着拿出几本图书,翻开图谱,取出微距镜,给白女士指点迷津,“在谱的!看这玻璃色,看这工痕……”

白女士更关心他花了多少钱。何先生不耐烦地说十来万元吧,是这两年的积蓄,“这样的宝贝在苏富比拍卖,一件几十万元,还保守说了。”

白女士无法淡定了:“既然这么金贵,卖主傻啊,为啥不自己留着?”何先生笑了:“这你就不懂了,高古玉出不去,国家不允许。”白女士退了一步,让老公想办法找明白人鉴定一下。何先生却严肃地告诉她:最好别让别人知道,这可是文物。

白女士越琢磨越不对劲。她想,网络时代信息高度透明了,买家知道的古玩价格信息,卖家不可能不知道,卖家怎么会把这么香的“馅饼”抛给买家呢。等何先生出差回来,她软磨硬泡让他拿其中一件找个典当行或古玩商铺的师傅给掌掌眼。何先生老大不乐意地答应了。等他揣着“宝贝”再回家,白女士看到了一张沮丧的面孔。

白女士追问“宝贝”都是从哪个平台买的,何先生回答是从“闲鱼”等二手平台网购。白女士说找平台试试看能否退货。何先生叹了口气:通过平台认识后,交易都是彼此私信进行的。白女士好奇为啥不通过平台交易呢,且还多少有个保障?何先生说“因为如果是真品,可能违法”。

“线上古玩鉴定难、维权难,水深、坑大,若无专业知识,仅凭一腔‘鸡血’的发烧友,请慎入。”何先生在痛悟之后提醒。

“掌眼师傅”:高仿造假产业化了

“如果脱离这个市场两个月,再接触,连我都会产生几分困惑:这高仿作伪的手法竟然又突飞猛进了!有的几乎快以假乱真了。”天津也是华北地区首家典当行──恺丰典当行的一位退休“掌眼师傅”对记者说。

作为一名在珠宝古玩鉴定一线干了几十年的资深“掌眼师傅”,这位老先生对于这个市场的鱼龙混杂感触颇多。他感叹说,近些年古玩高仿作伪已俨然产业化了,甚至从技术、制作到销售构成了完整闭环的产业链。从业者制作手法越来越高明,他们把文博图谱吃透嚼烂,然后以图为本,尽力接近图谱样貌,做出沁色、锈色等等,图上说某个器件在古墓里是裹着朱砂的,他们就“做旧”且挂上朱砂;图上说因为当时生产力低下工具简陋所以做工朴拙,工痕不规整,他们就做出妥妥的朴拙的感觉来……

他又举例说,那些动辄称自己的宝贝是夏商周时期的,您可以在脑子里先画个问号:从商周时期古墓里挖出来的宝贝,究竟能有多少?那时候的工艺究竟达到什么水平?出土的多数软玉历经三千多年岁月的侵蚀,品相好的又能有多少?

也有古玩爱好者请教,如果多去博物馆观摩、多看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图谱,是不是就能熏陶出判断真伪的“火眼金睛”?这位不愿具名的退休“掌眼师傅”说,观摩学习是必要的,“但不单单只指用眼睛看,最主要的还是要上手”,在一次又一次的把玩中形成整体感觉,要懂历史,会推理分析……

老先生最后语重心长地说,如果您对这个市场没有深入的了解,还是不要冒失入市,因为学费将是昂贵的,且很可能还是白交。

资深藏友:不见面难免“打眼”

在古玩圈子里,北京一位因曝光一起古玉诈骗事件而备受关注的资深藏家,对于“互联网+古玩”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两年前,一场轰动一时的曝光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好奇的读者现在还可以搜索“稽古藏兵”公众号,这位资深藏家在那篇“古玉劫──诈骗实录”的长文中,非常详尽地记录了他与一位骗子长达半年的交往过程。那位女骗子线上线下费尽心机,从下饵到收网,极尽移花接木、声东击西、虚张声势、演戏加码之能事,一次诈骗不成就二次布局,机关算尽仍执迷不悟……她甚至还跟他玩起了暧昧,可惜这位资深藏家不吃那一套。这一事件的真实情节比影视剧还跌宕精彩。在他撰写的那篇文章中,有聊天记录截屏,有该女子的头像视频,还有她的真名、化名银行账号等等,属于旗帜鲜明的打假。记者忍不住问,曝光以后,这位女骗子现在怎么样了?回答是:她去了她应该去的地方。

说到互联网+古玩的乱象,这位不愿具名的资深藏友说:线上交易因为买卖双方不见面,相比那种面对面的线下交易,买家如果遇到能忽悠会表演的卖家,更容易上套。

有人说目前我国收藏大军多达八九千万人,给人的感觉是市场很大、“钱”景丰满。这位市场人士不认可这个数据。他说,那可能把部分搞简单收集的人群也算在里面了,他理解的收藏是高价值的珍稀品收藏,“收藏的‘藏’字跟宝藏的‘藏’同一个字,收藏人士收藏的应该是高价值的宝贝。这一直是个小众市场。”

很多买家为“市场水深、真假难辨”而郁闷,该藏友却认为对于真正懂行的人,“不存在这个问题。只要你愿意学愿意研究,你还是能辨别出真伪的──不管仿造的手法有多高超。说到底,主要还是考验你的眼力水平。”

他接触的收藏者中,有人对古玩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却不去深究,只凭“感觉”,有时就免不了‘打眼’,“古玩投资其实需要非常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

有线上卖家宣称某件宝贝是文物、无法送到香港苏富比拍卖,并以此为由要求交易私下化,这说法靠谱吗?这位资深藏友的回答是:只怕是假货,苏富比不接收吧!

记者观察

规范化,永远在路上

日前,记者在天津鼓楼、文化街的一些古玩店铺以及多家典当行采访时,了解到圈内人士对于古玩电商都并不排斥,有的甚至线上线下都有店。遇到的一些古玩爱好者、收藏者也表示,古玩借助互联网“破圈”,打破了传统文玩市场价格不透明容易被忽悠挨宰的尴尬局面──在电商平台上,商品价格明确,甚至有平台担保,价格也更为透明,买起来还更放心一些。

在多个线上社交平台上, 也有相当多的消费者对文玩物品的鉴定难、维权难感受深刻。他们吐槽说“以假乱真”仍是整个文玩电商的最大痛点,在暴利驱动下,不少伪劣假冒商品混迹其中,作为普通爱好者,常常很难辨别真伪。有的平台虽然提供鉴定,但对文玩物品的鉴定标准、鉴定师资质等方面又把关不严,维权也是耗时费力。

近两年来,直播成了电商的标配。文玩电商平台上,直播也成了最靓的风景之一。很多消费者也是边看直播边下单。需要指出的是,只要是在电商平台交易,一旦遭遇假货,维权也并非束手无策。今年春天,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安部、商务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发布《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该办法5月25日起正式施行,算是给网络直播带货戴上了“紧箍咒”。办法对谁直播、谁带货、谁运营、谁管理,都划出了道道。一旦出事,板子打谁头上相对清晰了。对于直播间运营者、直播营销人员,《办法》则画出了八条红线,首当其冲的,就有“发布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信息,欺骗、误导用户;营销假冒伪劣商品”。

“规范化是文玩电商的立足之本。” 电商分析师蒙慧欣说,就平台而言,真的需要花更大的成本和技术去规范平台商家,确保消费者的利益不受侵害。“这不仅仅是停留在用户体验层面的问题,而是上升到了相关法律政策的问题。”

业内人士特别指出,买卖双方脱离平台(跳单)私自线下交易的,一旦出现纠纷,维权难度很大。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DATA.100EC.CN,注册免费体验全部)基于电商行业12年沉淀,包含100+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数据,150+独角兽、200+千里马公司数据,4000+起投融资数据以及10万+互联网APP数据,全面覆盖“头部+腰部+长尾”电商,旨在通过数据可视化形式帮助了解电商行业,挖掘行业市场潜力,助力企业决策,做电商人研究、决策的“好参谋”。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相关阅读】
【原创报告】 更多>
《2021年双11期间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数据报告》
《2021年11月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数据报告》
《2021年Q3中国电商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
《2021年10月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
《2021年10月中国电子商务行业投融资数据报告》
《2021年(上)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报告》
【最新原创】 更多>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